一瓶自制藥,代購售價卻高出近3倍 記者調查院內制劑灰色利益鏈

  戶外時間不夠,阿托品來補——這是北京“雞娃傢長”李浩過去一年的選擇。為瞭盡可

一瓶自制藥,代購售價卻高出近3倍 記者調查院內制劑灰色利益鏈

  戶外時間不夠,阿托品來補——這是北京“雞娃傢長”李浩過去一年的選擇。為瞭盡可能保障兒子的學習時間,李浩很少帶兒子開展戶外活動,但為瞭防止兒子日後的眼鏡度數成為“酒瓶底”,李浩瞄準瞭阿托品滴眼液,隔三岔五通過互聯網醫院購買。

  可最近,這款“近視神藥”卻在一片質疑聲中“倒下”瞭。數傢眼藥公司紛紛宣佈,阿托品滴眼液暫停網售,不過仍然可以在線下實體醫院開處方。

  有業內人士稱,該藥物尚未在國內通過嚴格的臨床試驗獲批上市,就通過“互聯網醫院渠道+院內制劑資質”的方式銷售,可能存在處方審核不嚴、擴大使用范圍、加大隨訪觀察難度的風險。

  李浩這才明白,原來自己經常購買的“神藥”屬於院內制劑,即醫院自己研制的制劑。後怕與焦慮隨之而來:沒有獲批上市的藥物,是不是真的,安全性如何保障?

  像李浩這樣在不知情狀態下隨意購買院內制劑的人並不少。有人臉上長瞭痘,便去社交平臺上買“祛痘神藥”;有人受傷後留下後遺癥,便去買“國傢運動員專用創傷乳膏”;有人患胃炎,便去買“××醫院研發的胃炎克星”……

  有需求就有市場。一些商傢抓住商機,通過網絡下單郵寄的方式,做起瞭代購生意。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北京、南京、上海等地醫院的自制藥劑正在網上賣得火熱。

  那麼,這條院內制劑灰色利益鏈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藥品質優價廉

患者趨之若鶩  

​白色的瓶裝藥劑,瓶身處除瞭紅色的說明內容外再無他物,這款由北京某三甲醫院皮膚科醫生開具的痤瘡擦劑,被北京居民賈肖琦視為“祛痘神藥”。

  今年年初,賈肖琦的臉上突然大面積長痘,不僅又紅又腫,而且長時間不退。去上述醫院問診後,醫生很快打好瞭藥品單,並告訴賈肖琦,其中有兩款是醫院自制藥,不走醫保,並告知其使用方式。

  賈肖琦著重留意瞭醫生所說的兩款自制藥,分別是外敷的痤瘡擦劑和內服的痤瘡顆粒。兩款藥都不貴,隻有幾十元,共同點是外包裝極其簡陋,底部還著重突出瞭醫院字樣。按照醫囑用藥一段時間後,賈肖琦的面部皮膚有所好轉。

  “對患者來說,隻要藥有用,就肯定會回購,尤其是這些自制藥背後往往有醫院名氣烘托,更加令人信服。”賈肖琦說,一些自制藥有點像“神藥秘方”,嚴禁外傳,除瞭購買有點難度外,看不到其他缺點。

  據中國衛生法學會副會長鄭雪倩介紹,院內制劑是特殊時代的產物,新中國成立之初,由於我國制藥工業落後,藥品的生產和供應無法滿足社會需求,因此國傢鼓勵醫院根據臨床需求,自行研發調制醫院內部使用的藥物,以填補市場空缺。此舉促進瞭院內制劑的發展,很多醫院的制劑在這一時期形成。

  “與此同時,部分醫院制劑室也存在品種多、劑型雜、制劑質量標準粗糙、檢驗設備落後等問題。”鄭雪倩說,院內制劑隻能由患者自費購買,不能通過醫保報銷,“因為院內制劑是為瞭方便醫師給患者治病,達到更好的診療效果,不是為瞭在市面上推廣,所以其定價不以營利為目的,有專門的定價公式,由醫療機構送到國傢物價管理部門報備,不存在零差價問題。”

  盡管有瑕疵,但院內制劑仍然因價格低廉、有醫院“背書”而成為新“頂流”,擁躉不少。

  記者調查發現,在各社交平臺上,像賈肖琦一樣推崇院內制劑的大有人在。以“醫院自制藥”“醫院 神藥”“院內制劑”等關鍵詞進行檢索,可以看到大量網友分享相關就診經歷、推薦院內制劑的帖子,其中不乏互聯網大V宣傳“明星醫療機構制劑”“好用的醫院自制藥”。這些帖子的評論區,有不少網友都在“求推薦”“求購”。

  北京居民晏蓓熱衷於在社交平臺上搜羅各種醫院皮膚科研制的“神藥”。她向記者展示其藥品“種草”截圖,其中有一款由北京某三甲醫院皮膚科研制的用於急性滲出性皮炎或濕疹的外用藥,“這個藥膏隻能通過這傢醫院皮膚科開藥獲得,每次隻能買一個,單價6元”。記者註意到,該藥品標簽上標明瞭“本制劑僅限本醫療機構使用”,其批準文號為“京藥制字”。

  “在社交平臺上,這種‘小藥’的分享博文特別受歡迎,幾乎每篇都有不少用戶‘求代購’。”晏蓓告訴記者,除瞭線下就診,代購也是購買這類院內制劑藥膏的辦法之一。

​​需求催生市場

代購隨意定價 

按照規定,院內制劑隻能在研制醫院內購買,但巨大的需求量催生瞭一條線上售賣鏈條。

  記者搜索發現,在一些提及院內制藥的帖子、博文下方,不時有網友詢問“能否代購”,大部分博主都會回復“可代”。

  “有時在社交平臺上看到有人推薦一些皮膚科用藥,我會去電商平臺上搜這個藥的名字,就看到有代購在賣這些藥。”晏蓓說。

  記者在某電商平臺上搜索晏蓓提及的藥膏名稱,發現的確有從事代購的商傢,且北京幾所知名三甲醫院的藥品都在其代購范圍內。

  還有商傢為瞭規避風險,在社交平臺上做起瞭代購生意,宣稱“售賣各大院內制劑”“提供各類醫療服務”等。

  記者聯系上一位代購,添加其私人聊天賬號後,對方表示“北京市內三甲醫院的院內制劑均可購買到,市外醫院也有途徑,不過時間要久一些”。其朋友圈發佈瞭不少醫院的自制藥,文案花樣百出,比如“當紅創傷乳膏,送父母最好的禮物!××醫院明星產品!如今這個季節,腿疼、胳膊疼的人特別多,抹上效果超棒!國傢運動員專用藥”“亞洲最大中醫院鎮院之寶,復方酸棗仁膏,失眠人群的救命稻草”“各種胃炎的克星,胃舒膠囊,××醫院30多年臨床試驗科研成果,為無數胃病患者解決瞭病痛”……

  問價之後,記者發現其所售賣的院內制劑價格均高出原價一倍多。以痤瘡擦劑為例,醫院官網上明確標價30元一瓶,其售價為80元,不包郵費。關於定價,這名代購解釋稱,其手上所有的藥品都是掛號開出來的正規藥品,在原價基礎上加瞭掛號費、人工費、跑腿費等。

  隨意定價、漫天要價等問題在院內制劑代購者這裡並不是新鮮事。

  記者從一位能買到南京某醫院自制藥的代購處發現,其每個月會發佈一次自己在該院排隊掛號買藥的視頻,每個視頻中處方箋的就診人信息不同,但有三四個人的姓名反復出現,診斷一欄顯示的基本都是“炎癥後色素沉著”“濕疹”“脫發”等常見皮膚癥狀,平均單次購買相應的3至5種藥膏,有的藥膏一次開2支,有的可以開10至20支。

  在記者與這名代購的交流過程中,對方表示藥膏不限購,最終記者購買的“煙酰胺凝膠”的成交價為社交平臺上部分用戶所說價格的4倍多。購買所得的藥膏外封上同樣顯示“本制劑僅限本醫療機構使用”,批準文號為“蘇藥制字”,保質期不足1年。

  還有一名代購向記者推薦瞭一套改善皮膚的院內制劑,稱其藥品均是通過醫院掛號拿到的,“絕對靠譜”。相關藥品醫院原價為55元一套,加上掛號費與跑腿費,代購售價為120元一套。

​代購跑口作業

藥品真假難辨  

​值得註意的是,記者調查發現,院內制劑的代購幾乎已成“集團化”。

  通過檢索,記者添加瞭幾名院內制劑代購,發現其朋友圈均宣稱“可以代辦專傢掛號,北京各大醫院特效藥代開,醫美藥妝都有”。

  當記者詢問其中一名代購是否有囤貨可以分銷時,對方解釋說:目前各醫院管控較嚴,一次性開不出來足夠量,需要找別人一起開藥,若記者一周購買30套以上,代購可以將價格降低。記者詢問一次性購買80套如何發貨,對方表示大約需要一周才能陸續發出。“為瞭避免壓貨,這行很少囤貨,因此當前無法開出如此大量的藥,需要找合夥人‘借藥’。”這名代購說。

  提到院內制劑代購“合夥人制”的並不隻有上述一傢。還有代購直言,院內制劑的“黃牛”已形成瞭自己的“小圈子”,每個代購有不同的“口”。

  當記者向一位南京××醫院自制藥代購詢問兒童常備藥時,對方稱自己如今不再做兒童醫院的藥品瞭,已經把這個“口”交給別人跑瞭,不過可以向記者推薦其他代購。記者通過其名片推薦,聯系上另一名代購,對方也稱自己“換口瞭,最近兒童口不好跑”。

  調查中,記者還以恥骨痛為名求藥,有代購推薦瞭北京某知名骨科醫院的“神藥”。記者在網上搜索該藥物時,發現一傢專門代購北京各醫院自制藥的網站,頁面設計完善,與正式的公司網站包裝無異。

  網站板塊構成包括北京各大醫院自制藥展示、北京各大醫院簡介、新聞資訊與聯系方式,涉及的醫院眾多,每傢醫院都有十分詳細的介紹頁面。可代購的醫院自制藥達200種,囊括瞭絕大部分醫院自制的“神藥”。在新聞資訊欄,有留言稱,“所有藥品都是代掛號時購買,請大傢放心使用,絕對是醫院的正品”。該網站還會通過一些暗語來通知買傢最新藥物的到貨信息。在聯系方式一欄,則附上瞭賣傢的各類平臺賬號。

  從業兩年的醫藥代表馬先生透露,院內制劑催生的代購與醫藥代表有所不同:醫藥代表的營業方式是獲得對藥品的代理權,與相關醫院、周邊藥店談成合作,為合作方提供藥品,許多醫藥代表選擇在診療室外“守株待兔”,等患者問診出來便上前推薦自己的藥物,以此打開銷路;而如今的院內制劑代購,需要掛號開處方才能開藥。

  “雖然所有代購都聲稱自己的藥來源絕對正規,都是親自掛號得來的,但實際上很難保證。”馬先生說。

  北京某院內制劑中醫科大夫也告訴記者,院內制劑屬於處方藥,並不是患者想買就能買的,而且藥量都是醫生根據患者情況來定的,“不可能一次性開十幾瓶,有些代購賣的可能是假貨”。

​未經面診濫用

風險不容小覷  

​除瞭找代購購買院內制劑外,線上問診如今已成為另一種“蹊徑”。

  在社交平臺上,有博主給出瞭通過線上問診的合規渠道購買院內制劑的全過程:點擊“××健康通”公眾號下方“互聯網醫療”中的“醫療服務”,完成註冊後即可選擇醫院進行“線上復診”。

  記者體驗後註意到,在這個過程中,平臺會多次提醒未有線下初診記錄者不能進行線上復診,不僅限制瞭1個月內和1天內的服務購買次數,填寫“問診詳情”時還需上傳最近一次就診的病歷照片,並表示醫生有權判定圖片是否合規,不合規將直接退款,單次服務價格為12元。

  不過,記者雖然隻上傳瞭面部局部皮膚圖片,卻同樣得到瞭醫生的“復診”。簡單描述病情後,醫生開出維生素e乳膏、煙酰胺凝膠和熊果苷軟膏3支藥膏,並說明使用方法和快遞方式。

  在一些社交平臺上,也有不少網友提供自己在未初診的情況下以線上復診方式得到這些藥膏的方法,如提供給自己開藥醫生的名字、換到美容整形科開藥等;還有網友稱自己花瞭兩三百元開瞭幾十支功效不同的藥膏。

  然而,隨意購買使用院內制劑,真的安全嗎?

  一名三甲醫院藥劑科主管藥師向記者介紹,一般的上市藥品批準文號為“國藥準字”,如中藥的是“Z”;而院內制劑是醫院自行生產的,批準文號級別沒有國傢級別這麼高。她還說,一般院內制劑保質期比較短,且在未面診的情況下有一定安全風險,不建議患者選擇代購。

  以“近視神藥”阿托品為例,鄭雪倩告訴記者,阿托品滴眼液是一種抗膽堿藥,為M-受體阻斷劑。臨床上有很多副作用和禁忌癥,可能導致排汗受阻,可致高熱、口鼻咽喉幹燥、視力模糊、皮膚潮紅、排尿困難,少見眼壓升高,過敏性皮疹或皰疹等不良反應。長期使用此藥滴眼,可引起局部過敏反應,藥物接觸性瞼結膜炎。即使是低濃度的阿托品也不能隨意亂用,患者應在醫師的指導下,遵照處方、醫囑合理用藥,保證用藥安全。

來源:法治日報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0876.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