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健身勿跟風,不是誰都能跳《本草綱目》

雲健身勿跟風,不是誰都能跳《本草綱目》,健身,減肥,運動,健身房

“今天,你《本草綱目》瞭嗎?”最近,劉畊宏一躍成瞭健身界的“頂流”,他的健身“戰歌”《本草綱目》也在全網聲名大噪。疫情影響加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註重身材管理,教網友如何健身的直播和短視頻也迎來瞭新的流量潮。但新型健身模式也面臨著不少挑戰,比如盲目跟練易受傷,線上健身效果難保證等。現象短視頻成瞭健身新“場地”“腰間贅肉咔咔掉,人魚線馬甲線我想要……”晚上7時30分,鋪上瑜伽墊,換上運動服,柳馨伴隨著動感的音樂和“魔性”的口號,豆大的汗珠順著她的臉頰流下。柳馨已經堅持跟練兩周,體重雖沒降多少,但她覺得身體線條好看瞭,精神狀態也好瞭不少。“直播間特別歡樂,氣氛超好。動作不會太難,在傢就能跟練,很方便。”柳馨坦言,自己以前從未請過教練或跟著直播健身,劉畊宏的直播時間剛好是她下班後。她跟著練瞭幾天發現,運動健身雖然費勁兒,卻能給她帶來持續的滿足感。很多跟著劉畊宏健身的網友都自稱“劉畊宏女孩”“劉畊宏男孩”,經常呼喚劉教練“在線批改作業”,劉畊宏健身直播也成瞭眼下超熱話題。數據顯示,劉畊宏4月24日在抖音進行瞭1小時53分的直播,累計觀看人數達到4883.08萬人,在線人數峰值有411.94萬,點贊量有2.26億。截至4月25日,劉畊宏的抖音粉絲量有4505.08萬,而在4月15日,他的粉絲數僅為786.01萬。短短10天,漲粉近4000萬。不僅是劉畊宏的健身直播,短視頻平臺的運動氛圍也越來越濃。不少健身愛好者、職業運動員、體育機構,通過健身打卡、科普知識分享、劇情演繹等多種形式,呈現著健身、籃球、跑步、足球等熱門項目及滑板、馬術等“小眾”運動。尷尬盲目跟風易受傷健身直播和短視頻內容雖然越來越豐富,但網友們嘗試瞭一陣卻發現,不是所有的健身都適合線上學習。比如,盲目跟風訓練後,動作不到位可能會受傷;教練與用戶隔著屏幕,缺少一對一督促,效果不盡如人意。另外,線上健身教練水平良莠不齊、缺乏監管也引發市民憂慮。“別人跳瞭我也不能輸!”眼見身邊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瞭劉畊宏健身大軍,偏胖的胡瀟坐不住瞭。誰知剛跟瞭20分鐘,胡瀟的表情就從信心百倍變成瞭咬牙切齒,動作也逐漸滯後、走樣變形,傢人調侃她跳得像隻“撲棱蛾子”,但她還是堅持跳完瞭一個半小時。剛跳完膝蓋沒什麼異樣,誰知第二天,胡瀟的膝蓋越腫越大,一走路就疼,休養瞭一周才逐漸恢復。“前一天還沉浸在健身減肥的快樂中,沒想到剛練一天就成瞭‘受傷女孩’。”胡瀟懊悔地說,“健身不可操之過急,尤其像我這樣沒有運動基礎又偏胖的人,本身膝蓋負重就大,再加上動作不規范,很容易受傷。”4月21日,“劉畊宏燃脂操別亂練”話題沖上微博熱搜,話題閱讀次數超過10.6億。劉畊宏也發佈視頻提醒大傢“循序漸進,量力而行”。“任何訓練或運動都不是普適性的。像劉畊宏很火的‘毽子操’,需要髖關節和膝關節同時發力,如果髖關節活動度不夠,可能會引起膝關節的代償,造成膝關節半月板和髖關節損傷。”曾任職於國傢體育總局體育醫院康復科的職業康復師陳博聞說。陳博聞提醒,運動強度和頻率也要與個體匹配。有不少網友沒有運動基礎,屬於跟風訓練,這很可能造成運動過量,增加關節和肌肉負擔。另外,短期高負荷運動後,身體的免疫力可能下降,感冒和發燒的概率也會增大。體驗主播資質魚龍混雜“太累瞭,跟不下來不說,第二天還全身酸痛。”侯麗萌剛跟著直播練瞭一次,就打瞭退堂鼓。“和教練隔著屏幕,動作做得標準與否都不知道,像我這種意志力不堅定的很難堅持。”知名連鎖健身品牌私教部負責人丁咚說,跟著線上健身隻能是“依葫蘆畫瓢”,像運動中肌肉的向心收縮和離心收縮是否規范、各關節有無超伸鎖死、呼吸方式是否正確,教練都沒法進行評估。丁咚介紹,除瞭動作的規范性,身體和精神上的疲勞和惰性,也是學員難克服的障礙。線下健身教練會針對每個人的身體情況和需求做整體計劃,不僅監督學員的訓練,也會監督日常飲食、起居習慣等,最大限度保證健身效果。此外,丁咚認為,線上健身教學相對線下更魚龍混雜,有的直播間會為瞭追求流量隻想著怎麼吸引眼球。對於有真正健身目標的人群來說,線上健身並不是首選。記者瀏覽短視頻APP發現,平臺上的健身主播既多且雜,專業性難以識別。不少百萬以上粉絲的健身主播介紹上,隻寫著諸如“8年運動減脂經驗”“一位52歲熱愛鍛煉的大姐姐”“從135斤逆襲到100斤的二胎寶媽”等,並未提及專業資質,可跟練的網友卻不少。健身直播是否缺乏資質“門檻”?記者詢問某短視頻平臺客服,開一個健身直播類賬號需要什麼條件?客服人員稱,需要進行實名認證,直播內容和言行舉止遵守直播行為規范就可以正常開播。觀察雲健身靠什麼掙錢乘著短視頻和直播的快車,健身成瞭網絡上的熱門內容,健身類直播和短視頻最終都希望達到變現的目的。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劉興亮介紹,從整體看,健身主播的變現方式主要有兩類,一方面是直播短視頻本身的盈利模式,包括平臺流量分成、直播打賞、帶貨,另一方面則是健身領域的變現模式,比如知識付費、為線下健身房引流等。《抖音運動健身報告》顯示,2021年,健身類主播直播收入同比增加141%。不少百萬級甚至千萬級的健身主播,均會在直播時帶貨。當激烈的健身運動結束後,主播們腳下踩的“踏步機”、身上穿的“瑜伽褲”都會勾起不少人的購買欲望。新抖數據顯示,一位擁有1380.1萬粉絲的“瑜伽老師”,4月23日進行的帶貨直播共上架瞭4款產品,有53.69萬人觀看,預估銷量2328件,預估銷售額達到20.46萬元。在另一位主播的抖音推薦櫥窗裡,共有16件商品,包含健身鞋服、食品飲料、器械等,其中一款單價為99元的飲料已銷售4.5萬件。廣告也是健身主播的重要收入之一。以小紅書上一名有69.4萬粉絲的運動健身主播為例,據新紅數據統計,該主播合作的品牌有18個,以健康養生類居多,圖文報價1.8萬元,視頻報價2.6萬元。不少主播還依靠自己的專業健身背景,在直播或短視頻界面中售賣系列線上視頻課程。或是借助新媒體渠道推廣,將線上和線下的消費渠道打通,吸引會員到店體驗,為線下健身房引流,還有健身主播本身就是線下減肥訓練營推出的“代言人”。觀點需加強行業規范喧囂過後,新型健身模式該走向何方?對於“雲健身”實際效果難保證的尷尬,著名經濟學傢宋清輝認為,有必要加強“雲健身”行業的規范和監管,亟須制定行業準入標準,建立完善的線上線下健身規范體系。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劉興亮建議,要對網絡上的健身行為進行行業界定,將帶有盈利性質的和僅是興趣分享的健身視頻區分開。加強對付費直播課程的監管,對於健身帶貨行為,也要按照直播帶貨的相關法規進行約束。如何提升用戶體驗?劉興亮建議,用戶在網上“跟練”前,需要瞭解基礎的健身知識,甄別健身主播的資質水平,判斷健身強度是否適合自己。不能“迷信”某人或某平臺,適量科學、循序漸進地進行健身運動,對自己的身體負責。宋清輝認為,要讓客戶有一個良好的體驗,不管是直播內容還是服務方面,都需要不斷優化與創新。此外,對大多數人來說,若健身時沒有面對面的指導,很難自律和堅持。有個別做得較好的健身機構,正在積極探索一對一私密直播,此舉一方面避開瞭公開直播平臺,客戶體驗更好,另外一方面有助於探索出更符合目前形勢的新盈利模式。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252.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