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小孩》中“生娃救娃”科學嗎?

《親愛的小孩》中“生娃救娃”科學嗎?,親愛的小孩,白血病,淋巴細胞,臍帶血,供體

正在熱播的電視劇《親愛的小孩》讓不少觀眾感受瞭一把婚姻和傢庭的復雜滋味。劇中,已經離婚並重組傢庭的方一諾和肖路,面臨女兒禾禾得瞭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並急需造血幹細胞移植的困境。好不容易等到的骨髓捐贈人突然變卦瞭,醫生提出瞭“最後的辦法”——由親生父母再生一個孩子。憑借真實的生活質感,《親愛的小孩》近日在不少年輕觀眾中掀起瞭熱烈討論。除瞭重新審視婚姻與傢庭的責任,最新的孩子患病情節更讓劇情沖突達到頂點。但在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兒科主任、小兒血液/腫瘤專科主任周敦華教授看來,“生娃救娃”的情節固然藝術感染力十足,但從專業的醫療角度來看卻“錯到離譜”。劇情1患上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就要移植?NO!80%以上的兒童患者僅通過化療就能治愈在《親愛的小孩》中,方一諾和肖路的女兒禾禾被確診為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醫生為此提出造血幹細胞移植的方案,但親友配型均不成功,隻能等待骨髓庫的消息。好不容易等到一個配型成功的,結果捐贈人又改主意瞭……這讓很多普通觀眾產生瞭“兒童白血病很難治”的印象,事實真的如此嗎?周敦華教授向羊城晚報記者介紹:“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是兒童最常見的一種白血病,約占兒童白血病的80%。而患上淋巴細胞白血病的兒童,其實80%以上都不需要做造血幹細胞移植,隻要通過化療就可以治愈。沒錯,在兒童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方面我們從來不談幾年存活率,而是直接說治愈。因為它的預後情況非常好,這一點跟成人患白血病有較大的不同。”周敦華教授進一步解釋:“一般患上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的孩子,我們會先幫其進行化療緩解。大部分人經過兩周左右的化療,就能達到緩解,之後如果持續5年不復發,那基本上99%的概率就不會再復發,也就是終身治愈瞭。所以很多人,包括一些影視作品的人物,一提到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就立刻想到造血幹細胞移植,這是不正確的。”周敦華教授舉例說,她過去治愈的孩子,不少已經上瞭大學、結婚生子,“他們後來的成長就跟正常的孩子完全一樣”。劇情2如果做移植,最好的供體來自同胞?NO!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這麼治反而容易復發那麼,在怎樣的情況下,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患者需要做造血幹細胞移植?周敦華教授回答:“那些病情高危,特別是化療後產生嚴重耐藥性的,或者是白血病復發的,都可以考慮做造血幹細胞移植。但首先這種情況的比例並不高,在10%至15%。另外,即使要做移植,現在醫學界的共識也是不首選HLA(即人類白細胞抗原,一半遺傳自父親,一半遺傳自母親)配型全相合同胞做供體。換句話說,生一個孩子來救另一個得瞭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的孩子,國內外的醫生都是不倡導的。”為何不能這麼做?周敦華教授解釋:“因為淋巴細胞白血病跟髓系白血病不一樣,它是屬於淋巴細胞的癌變。而淋巴細胞本身就是一種在抗腫瘤、抗炎、抗細菌、抗病毒方面非常有用的細胞,所以移植之後,它能夠識別患者體內殘留的癌細胞。但如果供體的細胞跟原來的細胞太‘像’瞭,它就無法識別癌細胞瞭,所以即使移植成功瞭也容易癌癥復發。”為瞭解釋這一點,周敦華教授又科普瞭一個“移植物抗白血病效應”的概念:“簡單地說,就是移植進去的細胞會殺傷它認為是‘異類’的細胞。反過來說,如果它認為這些細胞都是‘同類’,自然就不會‘殺’瞭。所以對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的移植,最好有那麼一點排異反應——不要太大,但也不要完全沒有。假如是一個全相合的同胞供體,一點排異都沒有,就無法殺傷癌細胞瞭。”當然,不少疾病所需的造血幹細胞移植是歡迎同胞供體的。比如在治療再生障礙性貧血或地中海貧血的時候,就會考慮首選HLA全相合的同胞供體。周敦華教授說:“因為它們並非惡性腫瘤疾病,機制是不一樣的。”劇情3孩子得病後,再生一個“救命娃”?NO!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可等不瞭你這麼久《親愛的小孩》改編自2008年正式公映的王小帥編劇及導演作品《左右》。電影版中,離婚夫婦想要生第二個孩子的想法自然遭到瞭現任丈夫和妻子的強烈反對。但最終,救女心切的母親還是堅持這麼做,因為試管受孕不成功,她最後甚至選擇瞭偷偷瞞著其他人,跟前夫進行瞭自然受孕。對於躊躕的前夫,她給出的說服理由是:“與其我們這樣被動地等,不如我們主動一點,9個月之後,臍帶血就能救孩子。”如今《親愛的小孩》的劇情未發展到這一步,但所有人也已開始面臨同樣的倫理和現實考驗。對“生娃救娃”的情節,周敦華教授直搖頭:“白血病尤其是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其實等不瞭你那麼久。如果是需要造血幹細胞移植的病人,我們一般在病情完全緩解之後,最多再進行一到兩個化療就一定要做移植。這個時間一般也就在兩個月左右,最多不超過四個月。你說癌細胞能不能等一等,等到我第二個小孩出生?這顯然是不現實的。還有,在等待的過程中,病人為瞭控制病情要堅持做化療,但做太多化療會導致病人身體太弱,對未來的康復不好,更糟糕的是化療藥打多瞭還會產生耐藥性。”甚至9個月的等待期也隻是一個理想狀態。原生父母為瞭救孩子再生一個,但很多時候已遠超黃金受孕年齡,“再加上那種精神的巨大打擊,想成功懷孕會更難”。原生父母即使成功受孕瞭,想要生出跟病孩HLA全相合的孩子,機會也隻有1/4。“大多數情況還是生出瞭半相合,那跟父親移植也差不多。”周敦華教授說,“其實中華骨髓庫擁有大量的供體,所以即使傢中有病孩需要移植,父母也不需要太過擔心。”至於臍帶血移植,周敦華教授介紹,她所在的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是全國最早研究臍帶血的醫療機構之一,“我們在1998年就完成瞭全國首個臍帶血移植治療地中海貧血的案例”。她介紹,臍帶血對不少兒童病癥來說確實有奇效。同時,臍帶血也沒有人們想象中那麼難找。周敦華教授解釋:“現在國內有包括廣東省臍血庫在內的多傢臍血庫,再加上臍帶血移植因為排異反應相對較輕,不需要全相合,所以現有的臍血庫基本能滿足治療需求,很少會出現需要移植卻配不到的情況。”“作為醫生,我們有責任對公眾傳播科學和正確的醫療常識。”周敦華教授總結說,電影《左右》拍攝的時候,醫療技術尚未如現在這麼完善,“但今天我們的醫療水平已經大大地進步瞭,大傢完全不需要對兒童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有太大的恐懼感或焦慮感。”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254.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