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醫師協會麻醉學醫師分會會長於佈為:“剛開始學麻醉時,我要在患者鼻子上粘棉花來判斷患者呼吸”

作者:融媒體記者 賈薇薇“剛開始學麻醉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戴著聽診器,貼在患者心臟

作者:融媒體記者 賈薇薇

“剛開始學麻醉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戴著聽診器,貼在患者心臟的位置,還要在患者鼻子上粘上棉花毛,以此判斷患者的心跳和呼吸是否正常。”中國醫師協會麻醉學醫師分會會長、上海市醫師協會麻醉科醫師分會會長於佈為教授回想他在20世紀70年代時的從醫經歷,唏噓不已。“如今,隨著麻醉學監測手段和技術水平的不斷進步,麻醉科醫生已實現隨時隨地調控患者的生命體征。”

中國醫師協會麻醉學醫師分會會長於佈為:“剛開始學麻醉時,我要在患者鼻子上粘棉花來判斷患者呼吸”

於佈為 教授

目前國內已有能夠實現提前預測圍手術期患者低血壓事件發生的血流動力學監護平臺,這也意味著圍術期低血壓對於患者的健康威脅將進一步降低。從“監測”到“預測”,這是血流動力學監測領域的一次革命性改變,也是患者生命健康安全迎來的又一重堅固堡壘。

圍術期低血壓很常見

“絕大多數的麻醉都會導致血壓下降。麻醉帶來的直接影響就是頸部以下的血管擴張,血管擴張導致有效循環血容量不足,其表現就是血壓下降。”於佈為教授介紹瞭麻醉過程中血壓降低的原因,並表示,麻醉導致的血壓下降並不少見,幾乎麻醉後的患者都會出現,但程度不盡相同。

低血壓在手術中經常發生。相關研究提示,≥65歲的手術患者在手術中發生低血壓事件的概率約為83%,且28%的患者持續時間超過20分鐘。

圍術期低血壓是外科患者發生術後器官功能不全和死亡的重要影響因素,其能引起血流依賴性器官,如心臟、腦、腎臟、肝臟,尤其是心臟和腦的損害,還會造成全身組織灌註不足,氧交換受限,組織細胞缺氧,全身炎癥反應等。而隨著術中低血壓持續時間的延長,患者術後生存率和生存質量也會隨之下降。

因此,如何維持患者圍術期血壓正常水平是麻醉科醫生面臨的一道難關。“心率和心律、心肌收縮力、每分鐘射血量、外周血管阻力等多種因素共同影響著血壓水平。”於佈為教授介紹。正因如此,控制患者圍術期血壓的正常水平依賴於麻醉科醫生的規范化操作和強大的緊急情況處置能力。過去對於圍術期低血壓的傳統對策是註射升壓藥,但升壓藥是盲目地收縮血管,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

人工智能讓預測低血壓成為可能

血壓作為一個基礎生理參數,是每個麻醉醫生日常工作中都會重點關註的指標。“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未來術中低血壓管理的方向,應該是預測、預防和個體化管理。”於佈為教授表示,建立圍術期血壓個體化管理的觀念需要更多和更大規模的臨床研究,也需要更多的先進技術。

近年來臨床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目前國內已有能提前預測圍手術期患者低血壓事件發生的血流動力學監護平臺。這一革命性進步的實現主要基於其內部搭載的人工智能軟件,可以對成人非手術患者未來20分鐘內和手術患者未來15分鐘內可能發生的低血壓事件(平均動脈壓<65mmHg持續至少1分鐘)予以提示,提前對患者即將發生低血壓的可能性做出預測。

根據創新監護平臺所提供的前負荷,後負荷和心肌收縮力等相關血流動力學參數,臨床醫生能夠在患者低血壓事件發生前瞭解其發生的誘因並進行幹預,及時采取治療措施,為患者爭取寶貴的救治時間,從而減少可能由低血壓引起的急性腎損傷、心肌損傷等相關術後並發癥發生風險,有效改善患者預後。

“在人工智能大數據的支撐之下,使低血壓的精準預測成為可能。這必將是麻醉醫生臨床工作中的一大助力,可以更好地輔助臨床醫生進行圍術期血壓的個體化管理,從而提高臨床管理的質量,保障患者生命安全。”於佈為教授表示。

麻醉學面臨“智能化”轉型

“智能化將顛覆麻醉學科的工作模式。”於佈為教授表示,隨著人工智能設備的引入,麻醉學科面臨著時代轉型,即從人力化轉向智能化,他預測,未來人工智能輔助的自動麻醉系統必將逐步取代麻醉科的人工操作。

更為重要的是,人工智能將推動遠程診療,助力醫療資源下沉,進一步提升基層醫療機構和醫務工作者的醫療服務能力和對急危重癥患者的搶救能力,推動實現醫療資源均質化。隨著國內老齡化程度的加劇,我國整體手術量,特別是高風險手術患者數量也在快速增加。然而目前我國麻醉醫師比例仍然較低,工作壓力卻在不斷加劇,優質醫療服務資源相對有限。而智能化將有效幫助提升效率,釋放更多的麻醉醫生人力資源用於急危重癥患者的搶救工作中,緩解醫生資源短缺的問題,幫助一線醫護減負的同時也將革命性地改變患者醫療體驗,提升患者診療質量。

對於未來麻醉學科的建設規劃,於佈為教授提出,首先應建立麻醉科門診及術後監護病房,提高診療效率;其次,應恢復麻醉科ICU,使之成為具有完整科室結構的臨床學科;第三,麻醉學科應從單純的麻醉轉向麻醉治療學,隨著麻醉治療學工作的進一步深入開展,麻醉學科將大量涉及疑難、頑固、慢性、罕見病例的臨床救治工作,麻醉治療學也必將發展成為一門新的臨床學科。

“隨著智能化自動麻醉系統的引入,麻醉科會率先成為由智能自動麻醉系統完成臨床麻醉的科室。麻醉學科需要在智能化時代到來時做好準備,為保障患者生命安全做出更大的貢獻!”於佈為教授表示。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2890.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