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我左乳上的腫塊視而不見瞭一年之後,終於決定在2021年6月的某天,去傢醫那裡看瞭

我左乳上的腫塊視而不見瞭一年之後,終於決定在2021年6月的某天,去傢醫那裡看瞭一下。於是接踵而來的一系列檢查,超聲波,mammogram, 活檢,至7月15號由活檢確診兩陽一陰乳腺癌。

我立馬發揮讀博時鉆研文獻的精神,讀瞭幾篇關於乳腺癌類型,治療手段,預後和飲食分險的文獻,並咨詢瞭國內國外的朋友,而後對照瞭自己的活檢報告,感覺還好,也不算是個太大的事。

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傢醫那邊,在超聲波報告出來後,不等後兩項檢查,就馬不停蹄地幫我聯系瞭主刀醫生和腫瘤主治。想來報告上的 “highly suspicious” 和 “expedited biopsy” 在傢醫看來距確診已是八九不離十瞭。

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7月下旬見瞭主刀,相談甚歡,問我要保乳還是全切,我突然想起朋友的一句話:乳房這東西,享受都是別人的,遭罪的都是自己。加上還是多灶點,趕緊還是全拿走吧,當然,主刀也分析瞭保乳和全切的各自利弊。主刀問:要不要重建?要錢嗎?全免費?那當然要啦。

於是一周之後,見瞭整形醫生,確認瞭植入材料,大小,以及盡量全切和重建一臺做。由於要協調兩位醫生的檔期,手術最早時間定在瞭9月1號。

8月,在Cancer care unit見瞭腫瘤主治,以前在這裡做過志願者,沒想到如今成瞭這裡的患者。根據活檢報告,主治告訴我大概率需要化療和放療,關鍵得看術後病理報告,然後解讀瞭一下活檢的病理報告 。

之後是見社工,社工的作用是什麼呢?情緒安撫 +瑣事處理。安撫我是不需要的,瑣事處理非常有用。公司要請長病假,需要醫院填寫一堆報告,在疫情期間,加拿大禁止瞭從中國來的非必要旅行,讓父母從國內來加拿大也需要醫院證明,這些社工都一手幫我辦好。

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說起來,這其中還有件趣事。傢醫拿到我的活檢報告後給我打電話,開頭自然是一番安慰,並說最近不知為啥確診乳腺癌的人特別多。難道是想讓我有大傢都在遭遇不幸的歸屬感嗎?我問手術操作的大致情況,傢醫的一番話把我驚到瞭。

“手術就是把腫瘤取出來,當天去醫院開完當天回傢,然後就能去超市買菜瞭,爸媽什麼的不用來的” 加拿大的手術已經先進到如此地步瞭?當然,最後發現都是扯淡。全切+重建,雖然的確是當天去醫院當天做完當天踢回傢,但買菜什麼的簡直是天方夜譚。

總之,自從確診乳腺癌後,根據加拿大的醫療系統,給我配瞭一位主刀,一位整形醫生,一位腫瘤主治,一位社工。從確診到開刀,等瞭5星期,除瞭傢醫有點飄忽外,總的來說還是不錯的,最關鍵的是,都免費啊!

時間一晃來到9月1號,開刀咯。

爸媽陪我來到醫院,完成瞭精神支柱的工作,就被打發回傢瞭。護士給瞭我一套衣服,內褲外衣袍子襪子帽子,一應俱全,讓我去小間裡把手術部位洗幹凈瞭並換上。小間裡各種醫療清洗用品,我拆瞭個下圖的海綿刷。

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從小間出來後,我被帶到瞭病床上,開瞭靜脈通道,之後走馬觀花似的見瞭麻醉醫生,整形醫生和主刀。麻醉醫生拿著他的吊牌問我,他叫什麼名字,我驚呆瞭,問瞭一句 “ you want me to tell you your name? ” 後來才反應過來,這是檢查我神智清醒不清醒呢。

整形醫生在我左乳上畫瞭一堆線線叉叉,一邊畫一邊指畫告訴我,等下會哪裡剌到口子,從哪裡開始挖。主刀遲到瞭,匆匆進來和我常規三問候就飄走瞭。推進手術室前,麻醉醫生又來瞭,昏迷前最後一問 “ Do you have any concern? ” “ Just make sure I will wake up” 麻醉醫生急瞭 “ what makes you worry about that? ” 然後被推走瞭。

進瞭手術室,手機被收走瞭。麻醫告知我,要在背上打一針,這是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情,再次醒來,已經在病房瞭。被護士叫醒,困得一米,決定不予理睬,繼續睡覺。

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可憐我爸媽本來以為馬上可以接走的,沒想到在走廊的椅子上坐瞭3小時。期間麻醫來看瞭我兩次,整形醫生來瞭一次,一開口就說,裝大瞭,左胸裝大瞭,不過沒關系,等好瞭把右胸整一下,我差點以為自己是自己,這期間護士給瞭我兩本小冊子,最終我拖著導液管在太陽下山前和爸媽回傢去瞭。

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在傢修養的日子就是吃止痛藥,抗生素,睡覺,吃飯,排液,反復循環。除瞭爬起來上廁所,基本都在床上度過。止痛藥吃到第五天,終於可以不吃藥走動瞭。按著冊子上的要求,勉強運動。

運動到第9天,等來瞭我的手術病理報告,腫瘤主治以沉重的口氣告訴我,比想象中嚴重,her2 positive, sentinel lymph node 三個轉兩,雖說是微轉移,也隻轉瞭兩個,腋下淋巴清掃可免,化療加長療程勢在必行。

我心裡咯噔一下,問主治要瞭病理報告,細細看瞭一遍。轉頭立馬去挖文獻,主打問題:3個前哨淋巴被檢出2個有癌細胞,那麼癌細胞在腋下淋巴存在的概率?不清掃腋下淋巴的復發率?答案:前者0-20%, 後者0-3.7% , 感覺可以接受 。

之後又看瞭2018年美國癌癥協會對乳腺癌新的分期標準,除瞭傳統的TNM外,還加入瞭生物標記,比如是不是雌激素陽性啊,癌細胞分化程度。我的狀況立馬從IIb緩解成Ib,我知道乳腺癌一期的治愈率那都已經不算癌瞭,心裡立馬輕松瞭不少。

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化療定瞭8個療程,放療再議。9月1號手術,10月8號第一次化療。化療前2天,埋瞭PICC line, 第二天換dressing, 第三天化療,都是當天去醫院處理完當天回傢。化療前吃瞭止吐藥, 3粒藥包裝得跟一本書一樣,近130加幣,人民幣650元,長那麼大吃過最貴的藥瞭。每次化療吃3天,一天一粒。

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是免費的,藥可不免費,但醫院給我申請瞭額外保險,也就自付瞭0.81加幣,跟免費也差不多瞭。

化完療再吃另2種止吐藥,Ondansetron 和 Dexamethasone, 這兩種藥比較便宜,走瞭保險,自己沒付錢。不知道為什麼,化療的藥不用錢。我思索著 難道是醫院裡出來的東西都免費,外面配藥要錢?加拿大醫院裡沒有藥房,看完醫生,拿瞭處方,一律去外面的藥店。

早上化完療,中午大吃大喝瞭一頓,下午開始難受得不行,巨惡心,整個胃都在顫抖,止吐藥們,吐是止住瞭,卻沒有止住惡心。不過也在意料之中,化療嘛,難受是基線瞭。

化療三天後,升白針伺候。

連著打7天,每天一針,自己在傢裡打,至今已經打瞭15針,完全紮針小能手瞭。將近180加幣一針,化療期間,一共要打28針,費用全走保險,自己零支付。

現在是兩周化一次,共4次,之後3周化一次,共4次。至今化瞭3次,營養師來瞭2次電話,瞭解瞭進食情況,給出瞭一些進食建議。對瞭,這邊的醫生不推薦化療期間吃中藥,因為沒有臨床數據。現在頭發也掉得差不多瞭,不知為啥,覺得沒頭發的自己居然比有頭發好看?

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每次化療第一周最痛苦,各種副反應,我一般晚上都沒法睡,骨頭疼,頭痛,惡心。8次化療,第三次又最為痛苦,也是唯一吐的一次,胃口也不好。但熬過第一周之後還不錯。

前4次化療是每2周一次,後4次化療是每3周一次。

化療結束後一個月,開始放療,悲催的要放療25次,天天放,每次放療5分鐘。這段時間,是我最活蹦亂跳的日子,醫生說的放療副反應,我一個都沒有,還想著放療結束上班去瞭。

沒想到放療結束後2周,左胸,腋下和左肩的皮膚完全失去彈性,跟燒焦的碳一樣

這已經是開始慢慢好瞭的時候拍的,顏色開始褪掉,焦炭皮開始剝落,掉下來的皮就是黑,脆,薄,跟個烤鴨似的,大概在放療結束後1個半月,烤鴨皮算掉完瞭,大致恢復如初。

7歲,我在加拿大治乳腺癌,加拿大醫藥分傢,醫都免費,藥不免費"

現在7月下旬,靶向藥繼續,因為我是三陽,所以3月份開打Goserelin, 皮下註射,針跟棉棒一樣粗,因為藥是膠狀物。每次紮針我都嚇得心驚肉跳,針拔出來,肚子上一個血洞。

治療癌癥是一個長期的過程,考驗的是金錢、時間、還有心態,自救者才能他救!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3668.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