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康復者就業被歧視?兩部門發文嚴禁

8月16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聯合發文,要求加強行政司法聯動保障

8月16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最高人民法院聯合發文,要求加強行政司法聯動保障新冠肺炎康復者等勞動者平等就業權利,對在就業市場監管和就業歧視案件審判等方面,加強保護新冠肺炎康復者等勞動者合法權益再次作出要求。新京報記者註意到,這次發文明確提出,除因疫情防控需要,不得違反個人信息保護法等有關規定,擅自非法查詢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提出三方面禁止規定,專傢表示反對就業歧視已成為社會議題今日,人社部和最高法聯合發佈《關於加強行政司法聯動保障新冠肺炎康復者等勞動者平等就業權利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對嚴格禁止歧視新冠肺炎康復者等勞動者、加大招聘活動監管力度、加強就業歧視案件審理工作等方面,提出要求。此次《通知》中說,近期,部分單位違反勞動法、就業促進法、傳染病防治法等有關法律法規規定,以曾經新冠病毒核酸檢測陽性等為由,限制新冠肺炎康復者等勞動者求職,相關勞動者平等就業權利受到侵害,社會廣泛關註。《通知》首先提出瞭三方面的禁止規定,要求用人單位和人力資源服務機構應當遵守相關法律規定,不得以曾經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檢測陽性等為由,拒絕招(聘)用新冠肺炎康復者等勞動者;不得發佈含有歧視性內容的招聘信息;除因疫情防控需要,不得違反個人信息保護法等有關規定,擅自非法查詢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北京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閻天表示,當前新冠康復者的就業歧視是一個很重要的現實問題。自上海疫情暴發以來,新冠康復者在就業總人口中的比例有所上升,如果有相當數量的勞動者可能面臨就業歧視,我們就要引起重視瞭。“這不僅是一項公共衛生的問題,當前也成為瞭一項社會議題。國傢真正從疫情中‘痊愈’,也要體現在社會生活恢復正常。如果康復者沒辦法正常工作,被排斥在公共場所之外,那他在社會層面就沒有‘痊愈’。”閻天說。同時,閻天也表示,當前我們整個國傢的經濟正從上一波疫情中逐步恢復,企業也有自己真實的擔憂,擔心新冠康復員工如果復陽,會因防疫要求造成企業停產。“我們當然要反對就業歧視,但同時,也不要對企業承擔風險的意願和能力有過多期待,而是要求各地政府嚴格按照國務院要求執行防疫政策,不能層層加碼。”嚴禁擅查核酸檢測結果,反對就業歧視從“不得歧視”到“不得知道”實際上,這不是人社部第一次發文禁止歧視新冠康復者瞭。8月1日,人社部和國傢衛健委就發佈“關於堅決打擊對新冠肺炎康復者就業歧視的緊急通知”,嚴禁用人單位、人力資源服務機構以曾經新冠肺炎病毒核酸檢測陽性為由,拒絕招(聘)用新冠肺炎康復者。今天人社部和最高法的《通知》特別提出,除因疫情防控需要,不得違反個人信息保護法等有關規定,擅自非法查詢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對於用人單位對新冠肺炎康復者等勞動者實施就業歧視、擅自非法查詢新冠病毒核酸檢測結果的,勞動者可以侵害平等就業權、個人信息權益等為由,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閻天介紹,從乙肝歧視的問題開始,我國就有一個思路,與其讓用人單位不歧視,不如一開始就讓用人單位“不知道”。當年反對乙肝歧視就是不許用人單位要求員工測乙肝,醫院在入職體檢中也不允許提供乙肝血檢的服務,把乙肝作為個人隱私保護起來。“現在,《個人信息保護法》出臺瞭。根據《個人信息保護法》,新冠經歷是能夠構成個人敏感信息的,一旦該信息泄露就會涉及求職者人格尊嚴受傷害。所以勞動者既可以依據《民法典》從‘個人隱私’來保護,也可以依據《個人信息保護法》從‘敏感信息’來保護。”閻天說,這也看出,我國對付各種類型就業歧視還是有比較豐富的經驗的。審理就業歧視案件,人民法院“要充分考慮當事人的舉證能力”同時,此次《通知》還對各地人社部門、人力資源服務機構提出要求。要求人社部門加強對用人單位、人力資源服務機構招聘活動監管,宣傳普及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督促用人單位、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嚴格遵守法律法規,及時查處違法行為。對用人單位發佈含有歧視新冠肺炎康復者等勞動者招聘信息的,人力資源服務機構未履行合法性審查義務的,要依據《人力資源市場暫行條例》,發現一起嚴肅查處一起。對情節嚴重或者造成嚴重不良影響的,要通過采取行政約談、曝光等方式督促整改。用人單位對新冠肺炎康復者等勞動者實施就業歧視、侵害勞動者平等就業權利的,告知勞動者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對於就業歧視案件的審理,《通知》也提出,對案件事實清楚、法律關系明確的就業歧視案件,人民法院在確保公正的前提下,要提高司法保護的效率,做到快立、快審、快結。勞動者請求人民法院調查取證,人民法院對於符合法定條件的申請要積極主動進行調查。案件審理中,人民法院要充分考慮當事人的舉證能力,根據誠實信用、公平原則合理分配舉證責任,使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得到應有的保護。閻天表示,勞動者在就業歧視案件中的舉證能力是有限的。“如果有直接的證據,比如你打電話給單位人力,問‘你不錄用我是不是因為我得過新冠’,若對方給予肯定的回答,那這就是直接證據。但這種直接證據往往很難獲得。”閻天說,此次《通知》就是要求法庭考慮到勞動者的舉證能力,一般地,審判這類案件如果能夠形成證據鏈,勞動者能證明一開始用人單位有錄用他的意向,但知道瞭他得過新冠後就改變瞭意向,達到這個程度就可以成為證據瞭。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4658.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