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峻巍:想做真正對醫學發展有意義的事情

【名醫簡介】郝峻巍,現任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副院長,神經內科主任,國傢神經疾病醫

郝峻巍:想做真正對醫學發展有意義的事情

【名醫簡介】郝峻巍,現任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副院長,神經內科主任,國傢神經疾病醫學中心副主任與醫學部主任,臨床專註於神經免疫性疾病和腦血管病的診治,先後獲國傢傑出青年科學基金、首批中國醫師協會十大神經內科傑出青年醫師、青年北京學者和北腦學者等稱號。

作為中國神經病學專業的初創地和領軍科室之一,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以下簡稱“宣武醫院”)神經內科未來到底應該如何發展,是郝峻巍接任科主任以來始終在思考的問題。身為學科帶頭人,他有一種強烈使命感和責任感,希望能在智慧醫學時代帶領科室實現跨越式發展,沖上行業“浪尖”。

在同事和學生眼裡,郝峻巍追求完美,對待工作專註、精益求精、高瞻遠矚,高標準要求自己的同時,也將這份對工作的態度,用以身作則的方式傳導給瞭身邊人,帶領著團隊以更高的站位去研究和解決神經醫學領域的難題;生活中的郝峻巍則亦師亦友,和年輕人打成一片。

郝峻巍:想做真正對醫學發展有意義的事情

宣武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郝峻巍檢查腦機接口下肢外骨骼機器人使用情況。

成為帶頭人,引領學科發展

國傢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首批中國醫師協會十大神經內科傑出青年醫師、青年北京學者和北腦學者……年僅45歲的郝峻巍頭頂眾多光環,為人卻極為低調,談及自身,多是淺淺掠過,談及科室和學科發展的未來,則是侃侃而談,眼裡閃著光。

誠如他的博士生萬東山所說,老師是一個有理想抱負的人,他想做真正對醫學發展和患者有意義的事情。在采訪過程中,郝峻巍提到最多的便是“引領”二字,他的目標是帶領團隊將宣武醫院神經內科打造成為國內最領先、最出色、世界一流的神經內科。“我們有深厚的學科傳承、一流的臨床平臺、一流的基礎實驗室、也在努力打造一流的大數據中心,未來加上一流的人才梯隊,把宣武醫院神經內科打造成為智慧醫學的驅動者、引領者,這是我想要做的事情。”郝峻巍說。

2008年至2011年,作為南開大學與美國Barrow神經病學研究所聯合培養人才,郝峻巍赴美國Barrow神經病學研究所開展博士及博士後課題研究,開啟瞭神經免疫學的探索之路。

“那段時間裡,他幾乎每天以超過12個小時的時間投入到臨床學習和課題研究中,很多研究成果便是在這段時期做出來的。”萬東山說,老師曾以其在美國的經歷,鼓勵學生們要全身心投入臨床和科研工作,總說“年輕人,要努力”,不斷地推動著學生們向前走。“醫學臨床和科研工作屬於時間密集型工作,需要在工作上有更多的投入,很辛苦,但老師的工作熱情總是那麼高漲,深深感染著我們,讓我們也很亢奮。”萬東山說。

2011年,回國的郝峻巍以人才引進的方式進入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神經內科,在繁忙臨床工作之餘,持續開展基礎與臨床轉化研究,將神經炎癥的研究拓展到瞭腦血管病,並取得瞭一系列創新性成果。

2019年8月,郝峻巍正式加入宣武醫院,成為神經內科的學科帶頭人。除繼續堅持錘煉自己的專業方向研究,也在不斷思考著科室的發展方向。

在加入宣武醫院後的兩個月,2019年10月22日,郝峻巍牽頭籌建的宣武醫院神經內科神經免疫中心正式成立。致力於神經免疫學領域的郝峻巍,希望通過基礎研究與臨床的串聯,帶領宣武醫院神經內科在這一領域的研究等方面能起到重要的引領作用。

“在美國的三年,我看到瞭國內外的差異,更下定決心要把中國的神經免疫學做起來,提高我們對疾病更深層的認識,最終診治疑難疾病,惠澤患者。”郝峻巍表示,神經免疫學是近二十年來最活躍的醫學領域之一,在藥物研發方面,已有數十種創新藥成功研發並應用於臨床,但卻鮮有“中國”的身影。在抗體檢測試劑研發上,中國也面臨著“卡脖子”的情況,診斷試劑盒基本以引進為主,一些神經免疫疾病的診斷,由於缺乏精準的檢測試劑,在歐美診斷周期隻需要3個月至半年,而國內可能需要3至5年才能診斷清楚,很多患者因此而延誤疾病的診治。而這,正是郝峻巍及其團隊要著重發力的領域。

在郝峻巍的帶領下,神經免疫團隊在宣武醫院搭建起瞭一流的神經免疫中心實驗室。“現在基本90%的基礎實驗都可以在我們自己的實驗室完成,已基本達到國際水平,依托此平臺,開展臨床為導向的科技創新工作,帶領團隊,用不到兩年時間,從‘0’到‘1’攻克神經免疫抗體檢測技術難題,完成瞭標準化檢測流程,實現瞭神經免疫疾病幾十種抗體高準確率檢測。”提起實驗室,郝峻巍頗為自豪。

著力培養人才,甘為操心“傢長”

科室的發展,科研的推動,離不開人才梯隊的建設。在人才梯隊培養上,郝峻巍頗費心思。他對工作的要求比較高,教學風格嚴厲,在操作的規范性、對醫學前沿技術的理解等方面,都對學生們提出瞭高要求。每個月都要匯報課題進展,如果數據整理、分析質量不夠高,必須重做試驗,重新分析數據。

現在,郝峻巍帶有20多名碩士、博士、博士後,他坦言,自己是個比較嚴厲的老師,但也是一個能給學生解決實際問題的老師。他的學生劉海傑、王俊傑也不約而同地提到瞭這一點。王俊傑表示,老師經常會將一些學術上的信息發給學生,啟發學習。在生活上也很照顧學生,會瞭解每個人的情況,並及時有針對性地解決困難。“我就是被他幫助過的學生,非常有體會。”雖然王俊傑不願提起具體事宜,但言語中溢滿感激之情。

郝峻巍有著多重身份,既是臨床醫生,又是科研工作者,還是學科帶頭人。在學生眼裡,老師雖身兼數職,卻能在多重身份之間自如切換,這會兒還在埋頭於繁忙的研究工作中,馬上又能切換到臨床工作狀態。“老師跟患者溝通特別有技巧,能很快獲得患者信任和獲知患者的想法,抓住問題的關鍵,找到解決方法,效率非常高。”萬東山說。

“郝老師具有國際視野和全局觀,不僅僅局限於某個病人疾病的診治,而是把握整個神經學科的發展脈絡,從臨床中發現問題,著眼疾病本質升華,深刻影響著年輕醫生,同時建立瞭完善國際化的醫生培養體系,著眼培養醫學科學傢。”宣武醫院神經內科高級卒中單元副主任醫師劉海傑表示,宣武醫院的神經學科一直是強項,在“火車頭”——郝峻巍的引領下,會跑得更快、更有方向。

“我們這兒的博士後,既需要註重臨床,又需要註重基礎研究。有時看他們臨床問題答不上來,我也替他們著急。”郝峻巍笑著說,學生壓力大,他壓力也大,不過他的壓力來自於方方面面。宣武醫院神經內科是一個高效運轉的科室,共有400多張病床,郝峻巍還要管理400多人的團隊,對學科的發展、團隊如何建設等問題要高瞻遠矚,反復思考與論證,還有來自於行政管理的壓力,需要更好地協調時間來合理安排工作。

和在美國做科研時的作息時間幾乎一樣,每天早上6點半,郝峻巍便到瞭醫院,晚上7點左右才回傢。別人工作8小時,他便工作12小時甚至更長時間,周六日還要至少工作一天,他總感覺時間不夠用。雖然一心撲在工作上,他卻幾乎不將工作帶回傢,盡量把下班後的時間留給傢人。

除瞭帶好團隊和科室,在智慧醫療時代,郝峻巍也在把沉浸式模式融入教學、遠程學術交流之中,將神經內科人才培養工作推廣至更大的范圍。“未來會通過智慧遠程、智慧繼續教育,把我們的人才培養模式和好的內容輻射出去。”郝峻巍表示,科室正在和國傢衛健委能力建設和繼續教育中心一起打造神經內科項目,希望借助該項目把宣武神經內科的臨床精華和經驗擴展至全國。

盡管加入宣武醫院近3年,做出瞭一些成績,但郝峻巍並不滿足。臨床、管理、教學、科研、文化、人才培養等方方方面面,他都定下瞭對接國際的具體目標。無論於個人、科室、還是學科,他認為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並堅信未來幾年,會做出更多引領性和創造性的成果。

【醫聲】

未來在神經內科疾病的神經免疫疾病發病機制研究、臨床診斷、實驗室診斷、藥物研發、臨床建設等方面,期望我們能夠起到重要的引領作用。——郝峻巍

新京報記者 王卡拉 李木易 攝影報道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5622.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