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醫療作風問題,能否刑法伺候?

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懸壺濟世,由此被人們稱為“天使”。但這個群體當中也有極個別

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懸壺濟世,由此被人們稱為“天使”。

但這個群體當中也有極個別“魔鬼”——患者將他當成救命恩人,他卻拿患者當搖錢樹;患者將身傢性命交付於他,他卻回以謊言與欺騙;他行事的一切目的,不過是為瞭多榨取碎銀幾兩。

對這種行為,人們慣稱之為“過度醫療”,通常後果是耗人錢財,惡劣的是傷人身體、害人性命。

行醫要憑良心,對於極個別的無良之徒,能否刑法伺候?

01

過度醫療

我國過度醫療行為一度盛行。

以輸液為例,曾經有一組數據稱,我國70%以上的輸液為不必要輸液,甚至會危害健康。對此,國傢開展瞭專門治理。

又以剖宮產為例,多年前,產婦進醫院生產,往往是“一刀瞭事”。國傢也對此進行瞭專門治理。

再以醫療檢查為例,多年前,各大醫院對醫療檢查結果互不相認,導致患者反復支付檢查費用。對此,各地也在大力推動結果互認。

輸液、剖宮產、醫療檢查等,這類具有一定普遍性的問題經過治理後,有瞭明顯好轉。

但是,對一些醫療個案,過度醫療的問題防不勝防。甚至,會不會過度醫療,會不會把一截健康腸管當成病灶腸管切掉,主要看主治醫生的良心。

因為治病救人具有很高的技術門檻,絕大多數患者難以評判技術問題。同時,醫生決定采用何種治病方案,具有較強的主觀性,它既與患者個體情況相關,又與醫生經驗、水平相關。

醫生本是“天使”,但他一旦變成“魔鬼”,加之監管乏力,或者加上醫療機構的績效考評引導,病人就會成為他手中“待宰的羔羊”。

02

刑法的空白

針對極個別“醫生”的不法行徑,刑法中有兩種相關罪名。

一是醫療事故罪,屬職務犯罪。二是非法行醫罪。

醫務人員嚴重不負責任,造成患者死亡或嚴重損害的,構成醫療事故罪。

一個案例是:2018年12月,遼寧省健康產業集團核工業總醫院護士郭某某,在給剛做手術的患者史某某配藥及輸液過程中,輸錯藥物,造成史某某一級身體殘疾。郭某某犯醫療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

要認定醫療事故罪並不容易,既要認定醫務人員存在嚴重過失的行為,還要證明診療行為與損害後果有因果關系。

查閱中國裁判文書網,2012年9月29日至2020年6月11日,僅有42份關於醫療事故罪的判決。

非法行醫罪,打擊的對象是沒有取得醫生執業資格的人。如果正規醫務人員采用過度醫療手段損害患者身體、侵害患者錢財,不可能稱為非法行醫。

刑法中還規定有過失致人重傷罪、過失致人死亡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詐騙罪。如果能夠從司法層面證明醫生對患者的診療實施瞭上述行為,也可入罪。但這樣的案例在司法實踐中幾乎沒有。

上海政法學院刑事司法學院李芬靜在《過度醫療的刑法規制研究》文中指出,國內法律對過度醫療行為的規制尚且停留在民法和行政法領域,刑事立法仍空白。醫療事故罪、非法行醫罪、詐騙罪等現有相關罪名在規制過度醫療行為時暴露局限性,並不能合理規制過度醫療行為。

03

能否增設過度行醫罪

醫患矛盾長期存在,固然有部分患者無理取鬧的因素,同樣不能忽視的還有部分醫療機構的唯利是圖、個別醫生的喪盡天良。

對於長期濫用職權、損人利己的“魔鬼醫生”,僅靠醫風醫德的宣貫、行政與民事責任的追究,顯然難以奏效。

對此,李芬靜建議,能夠在刑法中增設過度行醫罪:

醫療機構或醫務人員違反行醫規范,運用超出疾病診療根本需求的診療手段,嚴重損害就診人財產及生命健康的行為,可被認定為過度行醫罪。

比如,不必要的藥物、檢查和化驗項目,不必要的會診和轉診,提高護理級別,誇大病情和增設知情同意書等。

她同時指出,並非所有的過度醫療行為都必須接受刑法制裁,隻有情節嚴重且構成犯罪的過度醫療行為才可構成犯罪。

和醫療事故罪一樣,要在司法層面認定過度行醫罪,實踐中必然存在困難。

但是,有此震懾,總好過某些人的肆無忌憚,無法無天!

撰文|柴歸

*文章為主編有態度原創出品,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新聞線索爆料通道:應用市場下載“晨視頻”客戶端,進入“晨意幫忙”專題;或撥打晨視頻新聞熱線0731-85571188。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5623.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