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中榮:首先考慮“不做手術行不行”

【名醫簡介】繆中榮,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神經介入中心主任,從事缺血性腦血

繆中榮:首先考慮“不做手術行不行”

【名醫簡介】繆中榮,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神經介入中心主任,從事缺血性腦血管病血管內治療的臨床工作。2000年開始專攻缺血性腦血管病介入治療,迄今為止累計完成顱內外動脈血管內治療手術逾8000例,組織編寫多個缺血性腦血管病專傢共識及指南。

繆中榮是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神經介入中心主任,每次進入手術室之前,他都會坐在觀片燈前,查看病人的所有資料,不斷拍照、思考,有時候一坐就是一個多小時,腦海裡漸漸“生成”患者的三維血管圖像。上手術臺時,患者血管具體情況,在CT上什麼表現、核磁顯示是哪些問題,他一清二楚。然而,繆中榮卻說,其實面對患者,自己考慮的第一個問題是“不做手術行不行”。

“貓大夫醫學科普”公眾號可能比繆中榮本人更有名,“貓大夫”取自他姓氏的諧音,他用漫畫的形式,用詼諧幽默的語言,科普著一個又一個嚴肅的醫學問題。

繆中榮鐘愛畫國畫,他說,作畫要考慮構圖、色彩分配、留白空間,做手術也是一樣的。

繆中榮:首先考慮“不做手術行不行”

北京天壇醫院神經介入中心主任繆中榮術前觀片,瞭解病人情況。

“非主動”走入介入神經領域

在北京天壇醫院手術二部,進入手術室之前,繆中榮都會坐在觀片燈前,查看病人的所有資料,不斷拍照、思考,有時候一坐就是一個多小時,在腦海裡“生成”患者的三維血管圖像,到手術臺上,患者血管具體情況,在CT上什麼表現、核磁顯示是哪些問題,繆中榮一清二楚。

這是繆中榮開始手術前的常規操作。回想起多年的從醫經歷,似乎都不是他主動選擇的結果。

1984年參加高考時,繆中榮把農業類、師范類、醫學類作為報考志願的首選,這些是他相對比較熟悉和經常聽說的專業,他也盼望著大學畢業後能回到當地。高中時,繆中榮的化學成績最好,蘭州大學化學系一直是他的目標。最終,繆中榮被蘭州醫學院錄取。

開始學醫後,繆中榮發現,化學好對自己是有幫助的。一進醫學院,他就開始學習高等數學、有機化學、無機化學,自己的特長有瞭發揮之地。繆中榮對圖畫、圖形也比較敏感,解剖、病理課程,他也學得很順利。“跟自己的興趣愛好有結合點,學醫也算是選對瞭。”繆中榮這麼說。

醫學生的課程比較多,宿舍裡共6個人,他和同學每天都背著書包去教室看書,晚自習也會上到很晚,談戀愛、各種社團活動等,似乎跟他關系不大。每個月,傢裡給他10—20塊錢,再加上學校的助學金,就是繆中榮一個月的生活費。“沒有多餘的錢可供消費,就光顧學習瞭。”這也讓繆中榮的大學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到大四時,大傢開始考慮畢業去向。繆中榮選擇瞭考研,“如果想留在大醫院,考研是當時唯一的出路。”消化科、心血管是繆中榮最初選擇的考研方向,考完試後,原來的消化科導師當年未招生,繆中榮就被轉到神經外科繼續學習。

神經外科三年的學習後,他當時所在的醫院正好配置瞭一臺核磁共振設備,這在當時並不多見。在導師建議下,繆中榮做瞭四年的影像科醫生。不過,喜歡幹臨床工作的繆中榮,又動瞭讀博的念頭。尤其是在新聞中看到“中國神經介入治療第一人”凌鋒的報道,備受啟發,於是報考瞭協和醫科大學(現北京協和醫學院)的外科學博士,成為凌鋒的學生。

隨後,繆中榮成為一名神經介入科醫生。不同於外科手術在血管外的操作,介入治療是在血管內進行,醫生能施展的空間,以毫米為單位,風險也比外科手術更高,幾毫米的血管中“走”導絲,一不小心就容易將血管戳破,而腦血管一旦破裂,就有可能引起偏癱、失語甚至死亡等後果。在繆中榮眼裡,神經介入是介入治療中最難、最復雜的一種。不過他覺得,這幾毫米的空間,已經足夠他和同行們用各種辦法來應對患者的情況。

自我發問:手術不做行不行?

現在,繆中榮所在神經介入中心共分為八個小組,早上七點半到八點半,每個小組會把當天要進行的所有手術情況以PPT的形式進行匯報,繆中榮帶領高年資醫生一起討論,手術究竟要不要做,過程中有哪些要註意的地方。繆中榮說,這樣能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手術。接下來,便是研究課題、帶學生、手術和門診、科室和醫院事務等,填滿瞭他的一天。

繆中榮覺得,把手術做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他經常跟科裡的年輕大夫說,“像咱們醫院,患者數量多,訓練一年左右,大傢就都能做手術。手巧隻是一個外科大夫的天賦,離做得好還差很遠,這也是一個好醫生和一個普通醫生的差距。”繆中榮把做手術比作下圍棋,高手落子,已經能把對手50步之內的棋都想到,絕不是走一步看一步。外科大夫同樣如此,“一個好的外科大夫,一個材料用下去,會想到後面可能要面對的問題以及用什麼方法來解決。”繆中榮說碰到一個問題,比如導絲在血管裡上不去,那怎麼辦?必須得有五種以上的選擇,否則就別上手術臺。繆中榮這麼要求自己,也這麼要求科裡的醫生。他說,要想成為一個好醫生,要做很多方面的工作,要用很多精力。

二十多年的從醫歷程中,繆中榮養成瞭一個習慣,做完手術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到手術室外跟傢屬說明情況,“手術做完瞭,我是怎麼做的,患者是什麼狀態,接下來的24小時內,患者可能出現的狀況有哪些。”這是他的標準話術。做瞭這麼多年醫生,他在手術室外見過太多場面,有的患者傢屬放聲痛哭,有的傢屬給醫生下跪。他知道,每做一臺手術,手術室外都有傢屬在焦急中等待。

在被問及從醫多年,最有成就感的瞬間時,繆中榮笑瞭笑,“我有時候會回憶自己到底治好瞭多少患者,但真記不起來。”他說,治好一位患者,自己隻有在那幾天會比較高興。這麼多年,讓繆中榮印象最深刻的反而是出現並發癥的患者,“從第一個出現並發癥的患者開始,我基本都記得,我記得是在手術進行到什麼時候出現的並發癥以及為何會出現並發癥。”

當然,並發癥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包括醫生因素,也有患者個體因素。舉個例子,血管有很多分支,在幫患者打開主幹血管時,就有可能把一些斑塊擠到分支中,堵住血管,這種情況是無法預防的,隻能要求醫生術前充分權衡利弊。“這是醫生成長的過程。”

權衡手術的利與弊,這是繆中榮每天都在思考的問題。面對每一位患者,他都會先問自己,這個手術不做行不行?如果這個病人是我的傢裡人,我還會不會給他做這個手術?這是繆中榮對自己,也是對科室醫生的要求。“如果一個外科大夫能做到這一點,那就是一個好大夫,畢竟再小的手術,也是一種有創治療,是有潛在風險的。”

“貓大夫”的科普文章涉獵廣泛

在北京天壇醫院的微信公眾號上,幾乎每天都能看到轉自一個名為“貓大夫醫學科普”公眾號的科普文章,漫畫加上簡要文字,詼諧幽默的語言,成為諸多科普文章中的一道風景。這個號的“主人”,便是繆中榮。

最初決定做科普,源於他的門診經驗。他發現門診中很多患者和傢屬關心的問題都是相似的,“我的血管為什麼會有問題?”“這個動脈瘤長在什麼位置?”“我該怎麼辦?要不要做手術?”每次跟患者傢屬說不清楚的時候,繆中榮就開始畫圖。在多次回答和解釋後,他又開始想,為什麼不讓更多的人來瞭解這件事?

科普是繆中榮找到的答案,他覺得,無論年齡、教育背景如何,漫畫都是最容易讓人讀懂的形式之一。喜歡畫畫的繆中榮自認不能勝任畫漫畫的工作,他的長處在於構思,“我能在大腦裡構思出場景和文字內容。”後來,繆中榮找到一個在西安的年輕人,主畫動漫形象。

兩人開始合作,繆中榮用“艱苦”來形容合作過程。很多時候,繆中榮會先畫出草圖,讓合作夥伴進行加工,隨後由他來加入部分醫學內容,鑒於合作夥伴沒有醫學背景,有時候為說清楚一個問題,兩人要溝通上百條微信。整本書的創作過程中,兩人的微信溝通達到幾萬條。碰到線上溝通無法解決的問題,合作夥伴就直接從西安飛到北京,在繆中榮的辦公室裡,兩人反復溝通、敲定。

用漫畫的形式科普講解腦卒中的《漫畫腦卒中》出版後,並沒有達到繆中榮預想的效果,他開始反思:用心做出來的科普,怎麼就沒多少人看?繆中榮和同伴們找到瞭答案:移動互聯網時代,大傢更傾向於在移動端閱讀。於是,公眾號成為繆中榮的“新天地”,科普內容也從腦血管疾病擴展到各個領域,他還邀請各個領域內的專傢幫忙撰寫科普內容。

經出版社編輯的介紹,繆中榮開始跟“二師兄”的微信號合作,後者本身就是一名醫生,又是個武俠小說謎,漫畫科普中的很多場景,都是從武俠小說中獲得的靈感。文字加漫畫,“二師兄”公眾號的科普文章開始有起色。

後來,繆中榮又做起“貓大夫醫學科普”,門診接觸的眾多患者成為他源源不斷的素材,漫畫仍是他選擇的表達形式。“貓大夫”這個名字,是一個諧音梗,源於繆中榮的姓氏,諧音為喵,“貓”也是繆中榮的導師凌鋒給他取的綽號,在繆中榮的醫生朋友中,大傢見面都稱呼他為貓。

現在,繆中榮把微信公眾號看成他表達自己內心想法的一個渠道,通過自己喜歡的形式,跟讀者之間進行互動。

一畫畫好多煩心的事就都忘瞭

老師也是繆中榮的身份標簽之一。學生對他的評價是太嚴厲,他倒覺得,自己是把學生當成孩子,包括他們的學習、課題、論文、畢業去向等,他會操心學生們的所有事,也會盡全力幫助自己的學生找到理想的工作。繆中榮不會溺愛自己的學生,不會護犢子,別人批評他的學生,他從不偏袒。看到學生表現好,他也不吝嗇誇贊,隻不過,可能是悄悄進行。

繆中榮有不少學生走上工作崗位後會成為他的同事,他當然希望自己的學生能變得優秀。有一次,在科室早上的例行匯報中,他的一位學生表現很好,繆中榮沒有當面表揚他,散會之後,他給那名學生發瞭一條微信:“你今天表現不錯。”學生回的一句“我不能讓您丟臉”,讓繆中榮高興半天。

多種身份標簽之餘,繆中榮還有留給自己的時間。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正式投入一天的工作之前,繆中榮會留一段時間給自己的業餘愛好——畫畫。他說琴棋書畫,自己都有所涉獵,畫畫又是他最喜歡的。他把這視為一種放松,一畫起畫來,好多煩心的事就都忘瞭,能讓大腦安靜下來。

繆中榮覺得,畫畫跟做手術一樣,畫好一幅作品,自己會很高興,在畫畫的過程中,要考慮構圖、色彩分配、留白空間,做手術也是一樣的,每個醫生都希望盡善盡美,但也要學會有所保留,過瞭線,手術可能就失敗瞭。“你不可能把一整張紙都畫滿,畫滿就不好看瞭,要懂得什麼時候收手,適當留白,整幅畫才有美感。下筆之前,自己腦子裡肯定有大概的構圖,就說畫竹子,要畫幾根、每一根位置的分配、葉子在什麼地方等。術前看患者的CT、核磁,就已經想好要怎麼做這個手術,做到什麼時候應該註意、手術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等。”繆中榮解釋道。

【醫聲】

我不愛熱鬧,這個職業相對單純,專註在自己的專業就好,這跟我的性格相符。醫生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職業。——繆中榮

新京報記者 張秀蘭 王子誠 攝影報道

校對 王心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5718.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