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節來信|陳彤:學醫必然會有大量付出,治好患者就是回報

【編者按】2022年8月19日,第五個中國醫師節來臨,澎湃新聞推出特別策劃“醫師

【編者按】

2022年8月19日,第五個中國醫師節來臨,澎湃新聞推出特別策劃“醫師節來信”。

白衣天使、抗疫英雄,醫生二字,總是被賦予更多意義和期待。

多少個日夜,他們與時間賽跑、與死神較量,放下一己安危守護萬傢平安。

不是天生無畏,隻是明白生命值得敬畏,奮不顧身去抓住那道“生”的光亮。

職責所在,性命相托。

他們是醫生,不是神,是在被需要時挺身而出的普通人。

醫師節來信|陳彤:學醫必然會有大量付出,治好患者就是回報

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血液科主任陳彤帶領醫生團隊,看望病床旁的患者。受訪者供圖

【個人簡介】

來自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血液科主任陳彤,已經在醫院工作29年瞭。學生時代的她,受到同樣是醫生的奶奶的影響,大學時代毫不猶豫地選擇瞭從醫這條道路。

初中、高中獲得2次保送直升機會的她,自認為不是學霸。1993年從上海醫科大學畢業後,陳彤進入華山醫院,親眼見證瞭國內第一例異基因非血緣外周血造血幹細胞移植成功的患者案例,堅定瞭將血液科作為自己的專科方向。從醫道路上,陳彤深切感受到血液疾病治療突飛猛進的發展、患者生存期延長。在她看來,選擇學醫必然要有大量付出,治好瞭患者的疾病就是回報,自己的行醫路上的成功也是回報。

親愛的父母、傢人們、醫學生們:

你們好!

在這個醫師節來臨之際,我首先特別要感謝我的父母和傢人們,感謝這麼多年來你們的支持和付出,讓我在從醫這條道路上,可以義無反顧地堅持下去。

小時候,因為奶奶是醫生的關系,她很早就把我帶到她的診室去,我是看著她給病人看診長大的,對醫生這個職業非常熟悉,這也奠定瞭我後來學醫的選擇。

由於運氣不錯,初中、高中我拿到瞭保送直升的名額。1987年,我從復旦附中免試直升上海醫科大學(現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成為當時最後一屆六年制的醫學生。1993年本科畢業後,我進入華山醫院工作,經過各專科的輪轉,在這個過程中,我學到瞭很多。

我還記得在1996年,華山醫院完成瞭第一例非血緣外周血造血幹細胞移植。那時,得瞭血液病猶如洪水猛獸,治療手段有限,而這一病例的出現讓我看到瞭血液病治療的希望,隨後我堅定地選擇血液科作為我的專科方向。

這些年來,我深深感到瞭血液病領域治療技術的飛躍發展,靶向藥物的可及性不斷加強,病人的生存期不斷延長。二十年前的CD20單克隆抗體幾乎是天價,上海市首個嘗試這款藥物的患者就在華山醫院,他是一名淋巴瘤患者。當時因為缺乏經驗,患者在使用這款藥物後出現瞭過敏的情況,隻能停藥。但剩下的藥不能浪費,我們隻能把藥放進冰箱,等過敏治療好瞭以後再嘗試使用,這名患者的傢屬很心疼地跟我們說:“這個藥一滴就是幾百塊錢。”所幸最後,這名患者腹腔的包塊經過這款藥物治療後,奇跡般地消失瞭。

電影《我不是藥神》聚焦的就是慢性粒細胞白血病,裡面提及的藥物也是一款靶向藥。當年的一些病人由於各種原因沒能用上這款靶向藥,有病人就離世瞭,但同期使用瞭靶向藥治療的病人現在依然存活。現在,這些靶向藥都已經降價且國產化,極大地減輕瞭血液病患者的負擔。

在這個醫師節裡,我也想對年輕的醫學生們說:醫學是一門需要不斷學習的學科,學醫之路也是一條必須下功夫的道路。雖然成長過程中一定要有大量的付出,但我對自己的選擇從來沒有後悔過。

工作後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享受過完整的假期,直到幾年前,我還保持著“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生活狀態。但我想告訴年輕的醫學生們,堅定地沿著一個方向走下去,我相信一定會有回報。治好瞭患者的疾病就是回報,自己的行醫路上的成功也是回報。

我還記得,在我攻讀博士期間,我在哈佛大學醫學院附屬麻省總院完成一個基礎研究課題——血液幹細胞的再生,主要研究人胚胎幹細胞的造血、誘導分化和再生。當時我是實驗室裡主攻這一研究方向的第一人,實驗方法的摸索就是一個不斷試錯的過程,在這個學習過程中,我也學會瞭一件事,就是做任何事都需要堅持,對高新技術有所追求,就要學會走出自己的舒適區,不斷鉆研、學習,不斷地突破自我。

工作近30年,回過頭看,我見證瞭血液病的診療領域突飛猛進地發展,見證瞭自己治療過的病人在生活、治療、生命預期方面都有瞭顯著的改善。過去,白血病病人希望能存活2-3年,但現在我們追求的是病人能長期無病生存,我想再過幾年,甚至可能把白血病作為一種慢病進行治療。未來,醫學這份職業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去追求的。

醫師節來信|陳彤:學醫必然會有大量付出,治好患者就是回報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5793.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