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最美醫生”管向東:危難關頭,挺身而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唐唯珂 實習生 楊斯琪 廣州報道除去那張走紅網絡的“重癥八

022年“最美醫生”管向東:危難關頭,挺身而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唐唯珂 實習生 楊斯琪 廣州報道

除去那張走紅網絡的“重癥八仙“的照片,寫著“管OK“或是”管爺“的防護服,或許是大眾對管向東的最初印象。

自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以來,管向東14次受命出征,馳援湖北、黑龍江、新疆、遼寧、雲南等局部聚集性疫情發生地,累計抗疫超過340天,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作出重要貢獻。

拋去“國傢隊”的身份,管向東從醫已三十餘載,他投身於我國現代醫學中新興的重癥醫學專業,將中山一院重癥專業打造成為我國建設規模和影響力最大的重癥學科之一。

“我是一名重癥醫生,也是一名醫生黨員,不變的初心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這是管向東對人民、對黨最深切的告白。

管向東是重癥病人的“守護神”,也是心懷俠骨柔情的“管爺”。他曾獲“廣東好人”“羊城好醫生”等稱號。2020年,榮獲 “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等稱號,2021年,獲“全國優秀共產黨員”稱號和全國道德模范提名獎。在2022年第五個“中國醫師節”之際,中共中央宣傳部、國傢衛生健康委向全社會公開發佈2022年十大“最美醫生”先進事跡。其中,管向東榮獲全國“最美醫生”稱號。

“一身報國有萬死”

參加工作後不久,管向東便申請成為一名黨員。他在入黨自傳中鄭重寫下:“我熱愛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和我們偉大的祖國,熱愛醫學事業,希望用自己的專業知識和勤奮的勞動,為黨的事業、為祖國的富強、人民的健康貢獻力量。”

“凡為醫者,俠之大者。奉命於病難之間,受任於疫虐之際。”2020年春節前夕,管向東接到隨時待命的通知後,起草瞭一份《致全國重癥醫學專業同道倡議書》。“國有難,招必歸,戰必勝!”這是管向東對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決心。最終,在國傢調令及協會等號召之下,支援武漢的4.2萬餘名醫生中,重癥醫學科醫護人員就達到瞭1.9萬人,幾乎占據瞭一半。

2020年的正月初五,終於收到正式指令的他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上瞭原計劃空車返回的高鐵。那輛高鐵上,僅僅隻有他和一名隨行的警察。“從高鐵站到指揮部,一個人沒見到,一輛車也沒有,就像是電影裡描述的空城。”管向東說。

援鄂期間,管向東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不僅駐點雷神山醫院,而且幾乎跑遍瞭每一傢定點收治醫院。他還到天門、仙桃等湖北各基層縣市指導重癥治療,大幅降低當地的病死率。他受命與其他專傢共同編寫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重型、危重型病例診療方案》成為臨床重癥新冠肺炎患者救治的依據。

湖北疫情趨於平淡以後,管向東來不及多做休整,馬不停蹄趕往瞭下一疫情暴發地區。接下來兩年多的時間裡,他的戰疫足跡踏遍瞭西北、華北、東北、西南、華南、華東14個地市。領導和他開玩笑地說,管向東是拿著醫院的工資,幹全中國的活。

“我覺得作為一個ICU醫生,有機會介入到這樣一場疫情的生命救治工作當中,是機遇挑戰,更有一種油然而生的欣慰,因為我能夠為患者提供有力的幫助。不是說有多高尚,真的是我們的本能。”管向東說。

在與全國新冠病毒博弈的過程中,管向東幾乎接觸瞭我國新冠疫情中所有類型的病毒毒株。每一次他都竭盡全力,不惜代價救治病人。管向東的同事表示,“管教授往病床邊一站,給大傢吃瞭‘定心丸’,更鼓舞瞭士氣。”

在病房裡,管向東是與死神角逐的戰士,決絕果斷。但其實,他心細如塵。他愛聽音樂,出差隨身必備一個藍牙音箱,每天伴著音樂入眠。武漢抗疫時,他有感而發,創作瞭歌曲《我希望》的歌詞,和一線醫護人員用歌聲表達心聲。

回想起當時在武漢的日子,管向東說:“那時候的金銀潭可以說是‘龍潭虎穴’,都是傳染性很強的病人。但是我們幾個(專傢)很輕松,沒有一點覺得恐懼害怕。因為我們本身幹ICU 的,這些東西見多瞭,心裡都有數,隻要把防護做好就行。”

如今,管向東回歸國傢指導組專傢的身份,正在海南指揮抗疫,與新冠病毒奧密克戎BA.5.1.3分支展開新的“交手”。

開創重癥專業多個“第一”

因為母親是醫生,管向東從小對醫院有一種特殊的情懷。1979年參加高考時,他不顧傢裡人的反對,考入安徽醫科大學(時為安徽醫學院)的師資班——一個側重培養醫學教育人才的領域。第三年學校學科調整,他轉到醫療系方向。

畢業後在安徽當地做瞭4年外科醫生,管向東考取瞭中山醫科大學心臟外科童翠文教授的研究生,成為當年唯一的ICU(重癥加強醫療病房)專業研究生。1991年,他進入中山一院重癥醫學科,成為中國第一批ICU醫生。“當時社會上、甚至部分普通病房的醫生,都不清楚ICU是什麼。” 管向東解釋道。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當時的國傢衛生部決定在全國創建5個ICU“窗口單位”,中山一院就是其中之一。新組建的中山一院重癥醫學科,ICU病床數量少,設備條件有限,底子薄弱,呼吸機壞瞭,管向東就自己動手拆下來修。

僅僅3年時間,中山一院外科中合並循環、呼吸、腎功能衰竭的重癥病人實現瞭從死亡率90%到救治成功率90%的轉變。

作為國內重癥醫學“元老級”人物,管向東在此領域深耕不輟。從業多年,他探索建立綜合管理的重癥醫學中心,將不同臨床亞專科的ICU病房納入統籌規劃,規范臨床管理;為瞭有效提高ICU的運行效率,減少醫院內猝死率,管向東帶領設計團隊,建立數字化的重癥信息系統(CIS),並推動醫護人員通道、病人通道、污物通道有效分流;他牽頭編制的國內首個ICU建設與管理指南沿用至今,主編出版的國內首部《ICU診療指引與管理規范》有效提升瞭搶救成功率。

除此之外,管向東還是全國第一位重癥醫學專業的博士生導師,培養瞭諸多國內重癥醫學科的骨幹。為瞭激發更多年輕醫學生對重癥專業的興趣,管向東還在國內首次開設“重癥醫學”本科自選課。在管向東看來,培養更多優秀的重癥醫學人才是關鍵:“每個ICU建起來容易,撥一層樓,買點呼吸機,但是建好不容易,需要有一批批重癥專業的醫護人員全身心撲進去,才能撐起來。”

回到日常工作中,管向東始終堅持“泡病人“的理論。隻要在廣州,他堅持每周查房2到3次,跟科裡的醫護們討論案例病人和需要支持的病例情況。

他還在科室營造“TEA文化”——T(tell)代表告知、E(evaluate)代表評估、A(answer)代表回答。要求ICU醫護人員至少每天與每位患者的傢屬交流一次,及時溝通患者的病情並回答傢屬的疑問,拉近醫患雙方的距離。

管向東認為,要打造“有溫度的ICU”。他表示, “ICU的病人都是生命垂危的關頭進來的,他們把生命交給我們,我們要把他們當作傢人看待,一切以病人為中心。”

對於“重癥八仙”中“仙”這個稱號,管向東有自己的理解——“德不近佛者不可為醫,才不近仙者不可為醫”,這句“中國外科之父”裘法祖的名言,一直被管向東拿來告誡學生,也借此勉勵自己。

更多內容請下載21財經APP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6170.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