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醫生的醫生”:日判百餘張切片 病理科抽絲剝繭查“真兇”

科室醫務人員正在認真閱片並對疑難病例進行討論。紅網時刻新聞8月19日訊(通訊員

揭秘“醫生的醫生”:日判百餘張切片 病理科抽絲剝繭查“真兇”

科室醫務人員正在認真閱片並對疑難病例進行討論。

紅網時刻新聞8月19日訊(通訊員 陳亞男 楊正強 陳思雨)如果患者身體長出一個腫塊,如何判斷是良性腫瘤還是惡性腫瘤?炎癥性疾病還是腫瘤性疾病?當患者經過醫生初診、各種檢驗和影像檢查後,仍難以作出明確診斷時,就需要病理科給與確定性診斷,幫助醫生完成疾病診斷。因此,病理科醫生也被稱為“醫生的醫生”。

8月18日,在第五個中國醫師節到來之際,讓我們一起走進湖南省胸科醫院病理科,看看他們如何在復雜的切片中抽絲剝繭找出“幕後真兇”。

在五彩繽紛的圖像裡尋找健康“殺手”

大多數人對於切片的最初理解,可能還在初中生物課上,老師讓學生觀察顯微鏡下的洋蔥標本,一排排綠色的橫條形狀細胞有規律的排列。同樣是在顯微鏡下工作,病理科的主要任務是在一張張色彩絢麗的切片圖像,尋找健康“殺手”。

病理科主任雷戰平介紹,病理科在醫療過程中承擔病理診斷工作,包括通過活體組織檢查、脫落細胞學、體液細胞學、細針穿刺細胞學檢查等,為臨床提供明確的病理診斷,確定疾病的性質。

病理科工作人員每天都需要看幾十上百張切片,在無數個細胞和組織結構中,尋找那個“異類”,無異於大海撈針,此時隻有練就一雙火眼金睛,迅速找到病灶,並給予判斷。

“病理科醫生的責任是很大的,每一個切片的背後都關系到一個病人的病情診療,甚至關系到一個傢庭。所以每張病理報告也像法院的判決書一樣重要。”雷戰平坦言。

同時接收兩例淋巴結腫大患者 醫生抽絲剝繭查出真兇

7月19日,湖南省胸科醫院病理科先後接收兩例患有頸部淋巴結腫大的患者。79歲的盤爺爺,因患有咳嗽、咳痰、氣促3個多月,伴頸部多處淋巴結腫大的癥狀,來到湖南省胸科醫院求醫。65歲的曹爺爺也因部淋巴結腫大20餘天入院治療。

同樣都是老年男性,頸部淋巴結腫大究竟是什麼原因?是淋巴結反應性增生,是結核感染,還是其他原因?

為明確淋巴結腫大真因,湖南省胸科醫院病理科副主任醫師聶贛娟為患者施行多普勒彩色超聲引導下淋巴結穿刺,獲取瞭病變組織進行病理活檢。多年實戰經驗,聶贛娟練就一雙火眼金睛,通過顯微鏡下閱片觀察,考慮引起淋巴結腫大的原因是惡性腫瘤轉移所致。

那麼,新的問題又擺在她的面前。是怎樣的惡性腫瘤?是哪裡的原發病灶?隻有搞清楚患者淋巴結腫大的根本原因,才能為患者下一步治療提供幫助和指導。

聶贛娟和科室團隊詳細詢問患者病史,根據病理切片中的病理形態以及免疫組化檢查的應用,尋蹤覓源、層層深入,最終找到瞭原發病灶,提供瞭準確、詳細的病理診斷。

盤爺爺為尿路上皮癌頸部淋巴結轉移,曹爺爺為間皮瘤頸部淋巴結轉移。同為淋巴結腫大,病因卻大相徑庭。病理科提供瞭精準的病理診斷,為患者後續治療提供瞭可靠依據。

聶贛娟解釋,頸部淋巴結腫大,常常有各種不同的原因,組織活檢病理診斷是明確病變性質的金標準。尿路上皮癌及間皮瘤轉移到頸部淋巴結相對少見,尤其在未明確原發病灶的情況下,就更需要病理醫師在閱片過程中找尋蛛絲馬跡,通過免疫組化及分子檢測等輔助檢查,進一步明確病因,做出正確的病理診斷。

狠抓質量安全 保證每一份報告準確無誤

像兩位爺爺一樣的復雜情況,每天都在病理科上演。僅在2021年,完成病理科液基細胞學檢查8488例,脫落細胞學檢查9784例,快速細胞病理診斷12330例,特殊染色23800餘例,免疫組化5385例,熒光染色13000餘例……一項項龐大的數據,均由科室6名醫務人員完成。

“縱使任務重、時間緊,病理科始終把質量安全放在第一位。”雷戰平表示,病理科一直堅持嚴格執行病理科各項規章制度,利用多形式、多渠道進行全員質量意識教育,做好病理科工作人員的培訓工作,提高病理科質控工作的整體水平。

其次,提升病理科工作人員業務水平,定期開展課內業務學習會,組織人員學習新技術,培養高水平技術員。引進新設備,提高工作效率,提升質量控制要求,為優質服務臨床診治工作打下堅實基礎。

醫學是一門始終在發展的科學,隻有不斷前進,學習最先進的技術,才能更好為患者服務。

雷戰平展望,下一步,病理科將計劃開展比較常見的如霍奇金淋巴瘤、彌漫大B細胞淋巴瘤、小淋巴細胞淋巴瘤、濾泡型淋巴瘤等的診斷,積累豐富經驗後,開展少見類型淋巴瘤的分型診斷;在五年內能開展EGFR、ALK、KRAS、HER2等基因突變等分子病理檢測;逐步開展快速石蠟診斷、HPV檢測,DNA倍體分析等。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6698.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