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醫生|“80後”重癥醫生丁仁彧:我收到瞭一份最好的“醫師節”禮物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主任醫師丁仁彧。圖源:中國網封面新聞記

最美醫生|“80後”重癥醫生丁仁彧:我收到瞭一份最好的“醫師節”禮物

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主任醫師丁仁彧。圖源:中國網

封面新聞記者 邵萌

“作為ICU的醫生,每天面對的都是生死一線的患者,我們做的科學研究、開展的新技術,都是為瞭通過努力,讓病人活下去。”

8月19日,第五個“中國醫師節”,國傢衛生健康委舉行中外記者見面會,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主任醫師丁仁彧作為2022年“最美醫生”代表出席,講述瞭他與重癥醫學的不解之緣。

從甲流疫情組建ICU病房,到參加援疆醫療隊,再到新冠肺炎疫情之初趕往湖北抗疫一線,後又奔赴內蒙古二連浩特、滿洲裡等地指導新冠重癥患者救治,16年來,他多次參加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傷員救治。

就在前一天,丁仁彧收到瞭“醫師節最好的一個禮物”。他曾於2020年在武漢救治瞭一位新冠急危重癥患者小飛。昨天,小飛的愛人和女兒發來一段語音,問候他醫師節快樂。丁仁彧按下瞭播放鍵,“哥哥,你好帥,我們一起繼續加油吧!等我長大瞭找你玩喲!”清脆的聲音從手機中傳來,讓丁仁彧陷入瞭回憶。

2020年2月2日,丁仁彧與149名隊員組成遼寧援鄂重癥醫療隊奔赴武漢,在武漢奮戰瞭56個日日夜夜,期間救治瞭129名重癥和危重癥患者。在這期間,小飛給他留下瞭深刻的印象。“他當時隻有35歲,女兒隻有4個月大,他的妻子每次給我們打電話的時候,一直在流淚,拜托我們一定要想辦法把她的丈夫救過來,傢人能夠團聚。”

丁仁彧清楚地記得,小飛到他們接管的重癥隔離病房時,病情比較危重,有雙肺的“磨玻璃”陰影,且病情進展特別快。丁仁彧與隊員先後給他進行瞭經口氣管插管、有創機械通氣,同時也進行瞭俯臥位通氣,還有胸腔閉式引流術,但這些救治措施並沒有讓小飛的血氧提高。當時,小飛的呼吸參數已經很高,是純氧,但還存在著嚴重的低氧血癥,伴二氧化碳瀦留,所以丁仁彧與隊員給他做瞭ECMO(體外膜肺氧合),同時成立瞭ECMO救治小組。“當時我們所有隊員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和信念,就是一定要讓他活。”

救治過程中,小飛經歷瞭感染休克、多臟器功能衰竭、上消化道大出血、多部位血栓,還有腦出血等一系列危及生命的並發癥。丁仁彧與隊員一起努力,把他一次又一次從死亡線上拉回來,最終轉危為安。

“很多隊員覺得可能救不過來。但是,因為在平時有這種經驗,比他更危重的我們都救過來瞭。”丁仁彧認為,平時就是“戰場”,青年人還是要踏踏實實把平時的工作做好。同時,像小飛這樣的病人救過來之後,整個隊伍信心都會有所提升,作為醫生的這種成就感是無與倫比的。

從醫16年,每個階段都有不同感悟。丁仁彧初三時,爺爺因胃癌去世,從此一個想法在他心裡生根發芽——將來要成為一名治病救人的醫生。高考填志願時,他毫不猶豫選擇瞭中國醫科大學。參加工作後,他也逐漸領悟瞭什麼叫“以病人為中心”。2017年5月,丁仁彧作為遼寧第二批組團式援疆醫療隊的一名隊員趕往新疆。“當時對新疆比較陌生,去瞭之後,發現確實祖國的邊疆需要我們,需要醫療的援助。”他和隊友待瞭一年,大概救治瞭800多名重癥和危重癥患者。

“一些患者在當地需要轉到克拉瑪依或者轉到烏魯木齊,路途非常遙遠,在途中可能就會出現生命危險。”丁仁彧表示,他們經常說一句話叫做“援疆無悔”,到那裡才體會到,真真切切為邊疆人民做一點事情,同時自己也有一種成就感,每一段經歷都有不同收獲。

談及醫患關系,丁仁彧認為醫生和患者傢屬之間的互相理解、換位思考非常重要。他清楚地記得,今年4月,有一位病人來就醫,他和其他醫生用瞭兩個月時間,也沒有把這位病人從“死神”那裡奪過來。但病人去世之後,傢屬還給他發短信表達瞭感謝。“這一刻,我就覺得,我們做的還不夠,我們還要想辦法把這樣的病人治過來。” 丁仁彧覺得,醫患關系其實沒那麼復雜,重要的是互相理解。

丁仁彧經常跟年輕醫生說,不管再忙也要跟傢屬好好溝通。“因為隔著ICU那扇門,傢屬把患者交付給我們,這種信任非常讓我們感動,我們更有理由把百分之百的努力奉獻給重癥患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註: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6973.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