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醫生|國傢流調專傢隊盧金星:如果抗疫是打仗 流調隊伍就是參謀部

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國傢流調專傢隊代表、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所黨委書記、研究員盧金星。

最美醫生|國傢流調專傢隊盧金星:如果抗疫是打仗 流調隊伍就是參謀部

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國傢流調專傢隊代表、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所黨委書記、研究員盧金星。圖源:中國網

封面新聞記者 邵萌

8月19日,第五個“中國醫師節”,國傢衛生健康委舉行中外記者見面會,2022年“最美醫生”代表出席,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國傢流調專傢隊代表、中國疾控中心傳染病所黨委書記、研究員盧金星就是其中之一。

2020年2月5日,盧金星帶隊趕赴武漢,帶著移動P3實驗室參與方艙醫院建設,同時提供核酸檢測服務。“那時我們發現,方艙醫院建設速度跟不上陽性檢出速度,後來我們意識到源頭在社區,很快就調整瞭策略,調集瞭國傢和地方的公共衛生專傢,組成社區管控、流調溯源,甚至消毒殺蟲的相關專傢到社區工作。4月8日,武漢取得一個階段性勝利。”盧金星說。

“如果疫情是打仗的話,流調隊伍就是一個參謀部的作用,一起分析疫情形勢。地方隊伍就像偵察兵和情報員,把信息提供過來,我們來分析,這樣才能精準做出決策。”盧金星表示,流調的作用就是鎖定源頭,探明傳播途徑,然後探清楚涉及的風險人群、風險點,關鍵還要分析態勢,這都是打贏這場防疫戰爭的決定性因素。

“武漢保衛戰”之後,疫情在國內不斷發生,表現出點多、面廣、范圍大的特點,對流調提出瞭更高要求。盧金星說,一個地方發生疫情以後,流調隊伍都是臨時組建的,一方面是數量不足,另一方面經驗也不足,能力參差不齊,非常有必要組建一支國傢的專業隊伍進行指導和傳幫帶。

2021年9月18日,國務院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綜合組從中國疾控中心和各地疾控機構遴選瞭流行病學調查、疫情分析、實驗室檢測等方面專傢,組成國傢流調專傢隊,有300多人。

“一旦哪個地方發生疫情,我們會響應國傢統一調度,迅速趕到現場,進行疫情處置。”盧金星介紹,團隊成員從疫情發生到現在,很多時間要麼在防疫一線,要麼在集中隔離,有的甚至一年2/3時間都是這樣過來的。

病毒變異給流調帶來更大挑戰。盧金星指出,從阿爾法、貝塔到伽馬、德爾塔到奧密克戎,奧密克戎從BA.1、BA.2、BA.3,現在到BA.5瞭。一個總的規律就是,病毒傳播能力和隱匿性更強,潛伏期不到3天,傳播系數9.5。形象的說,一個陽性感染者,如果不加幹預,三天之內就能傳9.5個人,將近10個人,10天之內能傳100個人,這是理論的,事實是采取瞭幹預措施的。

盧金星強調,要想把疫情控制住,就要突出“早”和“準”。因為病毒傳播快,發生疫情後,第一時間識別出源頭在哪,傳播鏈條是什麼,可能涉及哪些人、哪些疫點、哪些空間,都需要第一時間搞清楚。稍晚一點,疫情就會蔓延。

盧金星指出,疫情防控有點像打仗,在“動態清零”總方針的前提之下,具體打法就是圍追堵截。圍大瞭,代價太大,對社會影響也大。劃的不準,圍小瞭,可能就會有遺漏。“基於這樣一個挑戰,搞流調的人壓力是非常大的。

“因為人群太大瞭,靠傳統流調方式方法追不上,因此要借助互聯網大數據。這兩年也通過互聯網模式,來標定個人可能從哪個點來,有什麼樣的風險,是否該做核酸檢測瞭等。”盧金星坦言,這些信息化工具還不夠。首先,疫情防控需要有大的信息平臺,這個平臺要統籌,像核酸檢測、流調溯源、轉運隔離、醫療救治,甚至還有後勤保障等。這些信息看似無關,實際上是相通的,比如流調以後,哪些人去隔離、隔離有沒有資源、誰來轉運等信息都需要互通。“到瞭隔離點,有沒有數據庫?社區有沒有數據庫?如果社區有數據庫,隻要社區出現一個陽性,我們馬上就能通過大數據分析出關聯程度,現實當中這方面還有所欠缺,在未來需要做更多工作。”

盧金星也指出,目前還欠缺基於雲端的流調工具。流調調查時,面對面調查,行動軌跡等流調結果馬上輸入平臺,通過網絡上傳,在後臺就可以分析瞭。所以面對面流調是有必要的,甚至十分有必要。不能光一個電話流調,這些都對我們提出瞭新的挑戰和要求。

盧金星表示,新冠疫情還沒結束,就像戰爭一樣,我們打贏的是一個一個戰役,要想取得最後勝利,除瞭專業隊伍發揮作用,還需要全體人民參與。隻有這樣,才能用最小投入獲得最大成效。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註: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6980.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