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大的腫瘤一個月瘋長6厘米!多科室聯動切除

手術室門口,每一秒都像一年一樣。“早上8點,老吳被推進瞭手術室,醫生說手術大概要

手術室門口,每一秒都像一年一樣。“早上8點,老吳被推進瞭手術室,醫生說手術大概要6小時。”在嘉會國際醫院,患者吳先生的妻子說,從白天到天黑,終於在晚上8點,等到瞭一句“手術順利完成”。

  這場“持久戰”始於去年10月,來得悄無聲息。去年秋天,吳先生如常結束瞭一天繁忙的工作回到傢,突然發現自己的小腿似乎有點腫瞭,此後的2天腫脹始終不見消退,吳先生過往的經驗告訴他,持續腫脹不是好兆頭,他立刻前往醫院檢查。檢查結果還是猶如一道晴天霹靂,很難接受——他的肝臟處有一個直徑14cm的巨大肝臟轉移瘤,他不禁反復自問,“為什麼是我?為什麼又是我?為什麼一點征兆都沒有?”

  吳先生2005年曾接受過胃間質瘤(GIST)切除手術,當時醫生說手術很成功,未來十年若不復發的話,基本就沒事瞭。“我擔心瞭10年,每年定期隨訪,胃鏡檢查一次沒落下,10年隨訪沒有復發,以為已經摘掉瞭’癌癥’的帽子,結果生出這麼大一個瘤。”

  接下來的10個月,就是各大醫院走訪的過程;排隊、看醫生、做檢查、等結果,然而醫生的每一次回復解釋報告,每次戳破瞭他的希望。

  “可能我的病情的確比較嚴重,所以每個醫生一上來就都把最壞的結果告訴我,但是也沒有具體的診療方案。”

  不僅如此,在一次等候檢查的時候,吳先生的腹部突然開始劇痛,“那種痛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害怕,就像有兩隻手在體內撕扯我的內臟。”這隻是疼痛的開始,之後的日子還時常發作,讓吳先生更加煩躁。

  吳先生體內的腫瘤,急速地在變大。僅僅一個月時間,從直徑14厘米增大至20厘米,足足有一個足球大小。

足球大的腫瘤一個月瘋長6厘米!多科室聯動切除

圖說:腹部CT,右上腹部巨大囊性占位,最大徑約20cm,巨大胃間質瘤肝轉移 采訪對象供圖(下同)

  自從吳先生確診以後,妻子就成為瞭半個“腫瘤咨詢專傢”。有一次在搜索巨型肝臟腫瘤的時候,看到瞭一位11歲女孩肝臟巨大腫瘤切除的案例,病情與吳先生如出一轍,仿佛抓到瞭救命線索,立刻聯系報道中的主診醫生:上海嘉會國際醫院的大外科、腫瘤外科主任李俊教授。

  李教授此前在德國曾經完成多例肝臟巨大腫瘤切除手術,並且成功率很高,吳先生決定立即至上海嘉會國際醫院就醫。面診後,李教授幫吳先生做瞭肝臟腫瘤的3D建模,通過模型進行瞭詳細計算,最終的結果是可以進行手術治療。

足球大的腫瘤一個月瘋長6厘米!多科室聯動切除

圖說:肝臟巨大腫瘤與周圍血管的三維重建

  很快,吳先生就開始瞭手術前的住院抗腫瘤治療。“化療本來不住院也沒事兒,”吳先生不好意思地笑瞭,“我覺得住在醫院裡特別安心,環境又好,每天還能和醫生聊聊,而且是知名腫瘤專傢朱秀軒教授親自診療,就強烈要求住院治療。”治療一周後,腹部疼痛好轉瞭;隨後的病情發展,和李俊主任預估的方案一樣,朝著好的方向發展著。

  經過兩個月的抗腫瘤治療,終於到瞭手術日,肝臟巨型胃間質腫瘤切除手術。這是一場高難度外科手術。首先,吳先生體內的腫瘤體積巨大(直徑20厘米),並且壓迫腔靜脈,完整切除本來就困難重重。而且手術的過程涉及大血管的修復,一旦手術過程中腫瘤破裂,就可能導致腫瘤播散。而且令人頭疼的是,由於大范圍肝臟切除手術後剩餘的肝臟體積小,盡管大部分肝臟切除60%後都能維持基礎運作。但是手術後依然有肝功能衰竭的風險,需要完善的術前準備。對此,李俊教授與腫瘤科、麻醉科、影像科、ICU、手術室、病區及血庫等所有相關科室進行瞭多學科會議,為手術可能發生的所有狀況都做瞭全面的預案。

  李俊教授並不滿足於將腫瘤單純的切除,還要想著怎麼盡可能地保留血管和膽管進行重建,避免影響生活質量,減少復發的可能性。為此,李俊教授做瞭3個精準的決策:在保證腫瘤根治的前提下,保留盡可能多的肝臟體積,降低術後肝衰竭的風險;在進行血管修復重建時,使用瞭吳先生自身的組織補片進行修復,這樣可以讓吳先生的術後順利恢復,免除長期服用抗凝藥物的困擾;在膽管的重建方面,選擇將3個肝段膽管與整形後的膽總管及膽囊管做吻合,而沒有選擇膽腸吻合手術方式。

足球大的腫瘤一個月瘋長6厘米!多科室聯動切除

圖說:吳先生的恢復速度比預想快一些

  李俊教授帶領李易津、高翔醫師組成的外科團隊合作完成術前所制定的手術計劃。“手術比較復雜,所以這次耗費瞭10個小時。”李教授說,吳先生的恢復速度比大傢想象得都快一些,術後第3天就下地活動瞭。手術後第10天,吳先生出院回傢,最近的復查也沒有復發的跡象。

  新民晚報記者 左妍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7076.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