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默默探索疾病機理的研究員們

有一群人,他們在醫院工作,或在臨床一線爭分必秒治病救人,或在實驗室埋頭苦幹鉆研病

有一群人,他們在醫院工作,或在臨床一線爭分必秒治病救人,或在實驗室埋頭苦幹鉆研病理。他們不畏困苦,無懼失敗,迎難而上,通過千百次實驗失敗,探究出各種各樣疾病背後的基礎原因。0到1的突破性創新很難,但意義重大,是挑戰,也是責任,更是這群人畢生奮鬥的目標!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青年科技人才代表王芳、王驥、鄭燦鑌、毛仁和趙強就是這樣一群人。2022年8月19日是第五個中國醫師節,在此節日之際,讓我們向這些默默付出、勇於突破的傑出青年科技人才們致敬。

鄭燦鑌:科學研究堅持下去就會看到曙光和希望

致敬!默默探索疾病機理的研究員們

他是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顯微創傷手外科科室副主任、研究員(青年正高)、國傢自然科學基金優秀青年獲得者。2013年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博士畢業後留院工作,因為優秀被選派到美國德克薩斯州大學西南醫學中心和赫曼紀念醫院做訪問學者4年,從事幹細胞與再生醫學的研究工作。

作為醫生,鄭燦鑌的醫療專長是四肢骨折、肢體創傷的修復以及外形和功能的重建、手與上肢疾患以及四肢神經損傷和病變的外科治療;作為研究員,他的研究方向是利用多能幹細胞和生物材料構建替代軟組織缺損修復的新技術和新理念。

鄭燦鑌曾主持一個開創性的重要項目並以第一作者發表於2021年Nature雜志上,解析瞭幹細胞在動物體內長出人類組織和器官的可能性,有望可以解決器官移植供體不足和組織缺損修復的難題。

得益於醫院的新銳計劃,鄭燦鑌組建瞭一個團隊,研究組織缺損和器官功能衰竭的替代。“前人做的是在培養皿裡培養迷你組織,無法做為臨床移植。我的目標是從病人身上取出幹細胞,借助經過基因編輯的動物體內,培養出一塊一模一樣大小的所需組織,然後回植於人體。”他現在已成功地邁出瞭第一步,實現瞭讓人體細胞在動物身上存活,並找出瞭不能存活的機制所在。

“很多科研的東西是個偶然的現象,不要害怕失敗,我做過很多實驗都是陰性的,最後都沒有結果,10個項目可能會失敗9個,但不要緊,堅持下去就會有希望。”

王芳:醫生做科研才能夠保持學科的活力和生命

致敬!默默探索疾病機理的研究員們

畢業於復旦大學醫學院的王芳現任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皮膚科副主任,是國傢重大人才支持計劃青年項目獲得者,曾獲得廣東省博士博士後創新人物和神經生物學領域傑出貢獻青年科學傢等榮譽。

心系百姓、紮根臨床,目睹瞭眾多慢性瘙癢癥患者的痛苦後,王芳立志破解瘙癢問題。瘙癢是百姓生活中的常見現象,但缺乏針對性治療藥物,復雜的病理機制成為開發治療新方法的巨大掣肘。針對瘙癢發生機制不清,缺乏有效治療藥物的難題,王芳積極探索,不僅揭示瞭瘙癢神經免疫新機制,而且提供瞭慢性瘙癢治療新方案,研究成果發表於Cell等國際高水平期刊,成為引領我國該領域研究的傑出青年科學傢。

在王芳眼裡,醫生做科研才能夠保持學科的活力和生命。科研是對未知的探索,有可能發現一些有意思的東西。如何在臨床中發現科研問題呢?她說到:“在臨床上工作過的醫生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經驗和體會,可以把它們總結提升,進行下一步的科學驗證。簡單一點的可能需要進行一些統計分析,看看是否能從中發現一些規律。復雜一些的就需要設計復雜的實驗,從本質上探究出現這個現象的根本原因。”隻有通過科學的手段才能將臨床上遇到的問題和經驗升華為可以交流和推廣的共識,得到學界認可,進而為更廣泛的人群服務。

優秀的學者離不開優秀的集體與團隊,王芳還非常重視團隊建設以及對後備力量的培養。她寄語青年醫生們:“問題引領方向,好奇點燃熱情,奮鬥鑄就成功。在求索的路上我們攜手同行,共同譜寫青春的華美樂章!”

毛仁:致力於解決世界難題,患者恢復健康是幸福源泉

致敬!默默探索疾病機理的研究員們

毛仁,美國克利夫蘭醫學中心博士後,現任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消化內科副主任醫師,致力於研究腸道纖維化的發病機制、診斷和預後。

他介紹道,IBD(炎癥性腸病)是一種消化道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即人體內的自身免疫細胞攻擊體內的胃腸道,導致腸道發炎,引發一系列嚴重問題。以前在西方人群發病率高,現在在中國發病率呈上升趨勢。

近年來,盡管科學傢研發出一些生物制劑等藥物在短期改善患者腹痛、腹瀉等臨床癥狀方面取得瞭較大進展,但仍面臨難以克服的治療瓶頸:絕大部分患者不可避免出現腸道纖維化,以及由此繼發的腸梗阻、腸瘺等嚴重並發癥,最終需要接受多次手術治療。然而,腸道纖維化發病機制不明、準確定量診斷困難、缺乏有效治療手段,因此成為IBD遠期預後不良的最主要原因。

“IBD是個全世界難題,不僅難治,而且要聯合多學科診療,需要消化內科、胃腸外科、放射科、超聲科、病理科、營養科、兒科、皮膚科、風濕科等多個科室醫生聯手診治,所以醫院設有IBD MDT平臺。” 他表示,在中國做研究有一定的優勢所在,因為我們的患者群體種類多,研究技術強,藥物研發合作平臺多,高校間合作研發效率高。

毛仁告訴記者,做研究很難,但也很有成就感。“很多女性患者不敢生育,擔心懷孕過程中,疾病會進展,也擔心吃的藥物對胎兒有影響,但通過我們的治療,她們一般都能把病情控制住,順利生下健康寶寶,看著患者能正常生活,我感覺很幸福。”

趙強:堅持原創,不做跟風性研究;實現突破,做出引領世界的新技術

致敬!默默探索疾病機理的研究員們

趙強本碩就讀於中山大學臨床醫學(八年制)專業,2012年被遴選赴美國印第安納大學附屬醫院學習多器官移植技術,現任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醫師。

多年來,他致力於離體器官活力維護技術的研發,通過一系列技術突破,研制出首臺多器官維護系統,該設備為多種器官(肝、腎、心、腸、腦等)提供符合生理的灌註流量、氧合及營養支持,攻克瞭離體多種器官保持活力的難題,並獲得國際肝移植協會頒發的青年學者最高榮譽“Rising Star”獎。

趙強及所在團隊全球首創無缺血器官移植技術,術後肝損傷指標較傳統技術下降74.7%,1年生存率提高瞭9.8%。此外,他們團隊在國際上首次實現人類疾病器官體外長時間存活,為疾病研究、藥物篩選等提供瞭新模型。不僅如此,他們還提出“心肺肝”復蘇的急救新理念,利用離體腦維護技術,成功恢復瞭心臟停跳50分鐘後的豬大腦功能,對死亡定義提出瞭挑戰。

提到多年科研的經驗體會和感悟,他說到:“作為一個臨床醫生,我們做科研首先是要以臨床問題為導向,即任何研究必須是為瞭解決臨床問題的,這樣做出來的東西才是真正實用,能用在病人身上的。第二,我們要堅持原創,不去做跟風性的研究,要做一些原始創新,實現突破,做出我們中國醫生引領世界的一些創新技術。”

王驥:面向臨床,服務國傢需求,將研究進行到底

致敬!默默探索疾病機理的研究員們

和前面的傑出青年科學傢們不一樣,他不是一名臨床醫生,但他表示:“精準醫學研究院的基礎科學傢們隨時準備著與臨床專傢們一起,面向關鍵臨床問題,並肩攻關,在中山一院做最前沿的醫學研究。”

是的,他沒有在一線治病救人,但他在背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默默做更為基礎性的病理研究,以求能有重大突破性的創新成果。他就是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的研究員、博士生導師,精準醫學研究院黨支部書記王驥。

2012年獲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博士學位後,王驥奔赴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從事博士後研究,2016年起擔任哈佛大學醫學院講師,2018年回國在中山大學任職至今。

“我在國內的研究是延續著美國工作的方向和思路,結合我國的病種和條件,開發一些新的、通用型的疫苗技術,能使用於流感、新冠、腫瘤疫苗。”王驥一直從事疫苗研究,聚焦如何誘導廣譜性免疫防護這一關鍵科學問題,圍繞疫苗三大要素——抗原、佐劑、遞送系統,以病原生物學和免疫學為基礎,整合多學科先進技術,系統性的開展研究。

他告訴記者,做基礎研究很枯燥,每天都會遭受實驗失敗的挫折,但隻要確定自己的工作是國傢需要的,即便可能轉換到臨床所需時間比較長,也會有動力和信心讓自己鉆研到底。“不一定是馬上就要治好一個病人才有成就感,我認為我的工作能為這個領域提供一些參考價值的理論、數據也會有成就感,說不定哪天它們就會成為研究一款新藥的起點。”

本報記者 麥博 通訊員 梁嘉韻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7811.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