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2022年中國醫師節:七嘴八舌說“看”醫生

上海人管到醫院看病為“看醫生”,無論是到“三甲”大醫院看病,還是到社區衛生服務中

上海人管到醫院看病為“看醫生”,無論是到“三甲”大醫院看病,還是到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看病,都是說:今朝去“看醫生”。

上海已經是老齡化城市。據資料,常駐人口的老齡化率為14.3%,戶籍人口老齡化率為34.3%。人老瞭,器官老化,功能退化,今天胸悶看心內科,明天關節痛看骨科,吃不下看消化科……跑醫院“看醫生”的次數逐漸增加。

“看”醫生成瞭老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個部分,每一次的就診經歷給老人帶來的體驗,可能會影響他或她一天或者一段時間的心情。

也許我曾經在滬上某醫院工作過,鄰居們經常會在我面前“吐槽”——

“那個醫生哦,排隊好不容易輪到我,你猜他怎麼看病的?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更不要說看看我的膝關節啦!他還是個老專傢呢!”鄰居甲邊說邊拉起右褲腿給我看她的膝關節。“我以後再也不會去找他看病瞭,好不容易去大醫院看病就是配瞭點膏藥、吃的西藥,這些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也可以配的呀……”

我問明瞭專傢的名字,以後我也不會找他看病啦。

“告訴你一個笑話,昨天我帶老媽去看病,三百多塊錢的掛號費就‘買’瞭這個專傢的三句話,哈哈……”

原來,鄰居乙的老媽已經90高齡,住在養老院,一直嚷著要女兒陪她看病,說是腰痛。鄰居乙在網上預約瞭一個特需門診專傢號,然後按照約定時間去看病,回來就跟我說這個“笑話”。

其實,這個“笑話”是可以避免的。

因為看病前的一天,我和鄰居乙都在小區裡鍛煉身體,她和我“嘎三胡”提及此事。當時我很想說反對的意見:

90高齡的老人腰痛一般采用保守治療,應該到康復醫學科就診,或者是針推傷科或者是中醫科就診,欲言又止,心想人傢已經掛瞭特需,我幹涉就是“多管閑事”啦。後來鄰居乙陪老媽看病的經歷證明我的思路是對的,沒有“多管閑事”是件遺憾的事。

我問專傢的名字,鄰居乙“打哈哈”,沒說。

當然,還有鄰居丙“吐槽”中帶著褒獎:“如果今天這位女專傢不跟我好好聊,我就準備去投訴啦!她很耐心地用聽診器聽我的心跳,給我量瞭血壓,說我的心臟沒有大問題,要我回傢後聽聽音樂、散散步,放松心情。如果不放心的話,就背個24小時的監護儀檢查一下……這個醫生說話的聲音很溫柔,聽著就舒服,以後我就認準她看病啦!”

我問專傢的名字,鄰居丙響亮地說:侯曉峰!

邊上鄰居插話:阿拉社區的傢庭醫生崔力也蠻好滴!

“醫生為什麼要那麼兇?態度那麼不好,我隻能‘罵’老媽,醫生我又不敢罵的咯,其實‘罵’老媽是‘話裡有話’,說給醫生聽,就不知道那個專傢反應過來瞭嗎?我們再也不去那裡看病瞭,換市八醫院,人傢服務態度不要太好哦!”幽默的鄰居丁笑著跟我說。

毋庸置疑,患者對醫生在醫療服務態度方面都有較高的期望。

曾經有傢醫院進行過調研,在該院10年處理的52起醫療糾紛中,32.7%屬於醫療服務態度方面不滿而引發的。從中可以看出,患者對醫務人員中部分人的不滿意,往往始發於醫護人員的“態勢語言”運用不當。

醫務人員的眼神語言、手勢語言、面部語言以及服飾語言組成瞭這個群體特定的“態勢語言”。

語言是一種特殊的社會現象並可作為一種交際工具。醫務人員因工作對象是患者這一特定性,使之要求他們更應講求言語的藝術性、修養性,需要具備較強的言語能力。

黑格爾曾說:“不但是身體的形狀、面容、姿態和姿勢,就是行動和事跡、語言和聲音以及它們在不同生活中的千變萬化,全部可以由藝術化成眼睛。人們從這眼睛可以認識到內在的無限自由的心靈!”

人們常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醫生接診時,以關切的目光註視患者,患者從中感受到自己已被醫生關註、重視;護士在為患者做治療前也不要吝嗇自己的目光,關切地投向患者一瞥,患者同樣能獲得良好的撫慰。

眼睛語言表情達意的功能是很強的,一些醫務人員忽略瞭眼神語言的這一重要特點,在接診時,看也不看患者,甚至連眼皮也懶得抬,諸如鄰居甲遇上這樣連看一眼都不願意的醫生,怎麼能獲得好感呢?怎麼能產生信任感?

人類社會發展至今,手勢語言逐漸形成瞭一些約定俗成的相對穩定的格式。

例1,掌心朝上,五指自然伸展,多用來表示歡迎、請求等;

例2,掌心朝下,五指自然伸展,作下按的動作,一般表示不同意、不高興,但也可表示為認可、安撫的意思。

醫護人員在接診時,采取例1手勢語言,再配合以關切的目光,患者接受的信息就是:“我受到瞭歡迎和尊重”。

又如在治療過程中,采取例2手勢語言,同樣配合以熱情的目光,患者感受到的是安撫的體貼之情。

人的面部語言具有較強的表情達意功能。嘴巴半張,表示神情專註或被感染;嘴巴下撇,表示輕蔑、否定。眼眉上挑,表示興奮;緊縮時表示愁苦。鼻子上挑,情緒高昂;斜歪,表示否定等。

心理學傢指出,在人們的社交活動中,交流的總效果=7%的言語+38%的音調+55%的面部表情。

醫務人員的“態勢語言”,對患者來說至關重要。

但願我們的白衣天使們,今後在繁忙的工作中能夠修煉自己的“態勢語言”!呵呵!呵呵!呵呵!

祝福全體醫務人員!

中國醫師節快樂哈!

寫在2022年中國醫師節:七嘴八舌說“看”醫生

寫在2022年中國醫師節:七嘴八舌說“看”醫生

專傢介紹

寫在2022年中國醫師節:七嘴八舌說“看”醫生

侯曉峰

上海市醫學會心血管病專科分會第八屆委員會動脈粥樣硬化專業學組成員,國傢藥監局CFDA臨床試驗飛檢專傢庫成員。長期從事心血管疾病臨床診治工作,以及心內科藥物、器械等臨床試驗質控工作,對心血管領域疾病診治、教學及研究具有豐富的經驗,尤其擅長高血壓、血脂異常等心血管疾病的綜合因素防治。

專傢門診時間:

周二下午

周四下午

寫在2022年中國醫師節:七嘴八舌說“看”醫生

崔力

上海市徐匯區虹梅街道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中醫全科主治醫師。上海中醫藥大學(中醫學專業)畢業,從事社區臨床工作十餘年),擅長社區居民常見慢性病的中西醫診治,尤其是虛勞病、高脂血癥、慢性胃炎等疾病的治療。

來源:上海市第六人民醫院

通訊員:顧海鷹

編輯:陳師睿

審校:謝濤

核發:萬洪新

圖片: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寫在2022年中國醫師節:七嘴八舌說“看”醫生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8028.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