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醫生是“兇手”……

大傢開始對號入座吧,看看有多少人的暈倒是……作者:李鴻政來源:“聽李醫生說”微信

這次,醫生是“兇手”……

大傢開始對號入座吧,看看有多少人的暈倒是……

作者:李鴻政

來源:“聽李醫生說”微信公眾號

這次,醫生是“兇手”……

01

一高中同學找到我,十幾年沒見瞭。說他媽媽最近這幾年經常會暈倒,有一次還摔破瞭腦袋,怪嚇人的。在當地醫院看也看過瞭,檢查也檢查過瞭,愣是沒發現什麼毛病。知道我是醫生,想讓我幫忙看看。我苦笑,說我幫忙看是不大可能的瞭,畢竟我不是全能的。但你可以考慮來我院神經內科或者心內科看看,或許有幫助。

阿姨都是在什麼情況下暈倒啊,我問。

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反正就突然倒下來瞭,而且發病時臉色白得嚇人,可以說是面無血色,村裡人說是……是中邪瞭。電話那端我這位高中同學越說越瘆人。

我笑瞭一下,說中邪是不可能的瞭,都什麼社會瞭,還相信那一套。你具體說說什麼情況,我好幫你介紹相熟的醫生。

就是這樣啊,就是會突然倒地,過幾分鐘就會醒過來。他說。

醒來後能回憶起剛剛發生什麼事情麼,我問。

那應該不能吧…..好像是不能,我得確認下。每次醒來都迷迷糊糊,好一會才回過神來,有一次還撞破瞭腦袋,流瞭很多血,縫瞭兩針。嗨,別提多倒黴瞭。老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聽他這麼一描述,我首先考慮會不會有心內科疾病,比如病態竇房結綜合征、快速性心律失常等。人的心臟是泵血的,源源不斷泵血給機體使用,一旦心臟出瞭問題,比如跳動不規律,或者長時間不跳動(超過6秒)、或者跳動非常快也都是不能有效泵血的,大腦就會缺血缺氧,人就會喪失意識,跌倒,甚至會猝死。

所以說,我們每天能聽到自己心臟整齊有節律並且有力量的心跳聲是多幸福。

你媽媽有沒有過什麼心臟病啊?什麼心律失常、風濕病之類的,有麼。我問他。每次暈倒前有沒有說胸口悶、心慌、胸痛等等?

沒聽說啊,我懂事以來都沒聽說過。而且前段時間去醫院也做瞭心電圖,還做瞭那個什麼24小時心電圖,都沒有發現什麼問題,醫生也沒解釋清楚,糊裡糊塗就出院瞭。他悻悻地說。

嗯,光做心電圖是不夠的,24小時心電圖是必須的。因為你給患者做心電圖的時候,她沒發病,所以心電圖不能抓到病變。必須延長心電圖時間,所以有瞭24小時心電圖,病人24小時一直連著電極片,數據時刻傳輸入中心,就能監測24小時的心電情況。如果這24小時內有異常情況發生,就會被立刻記錄下來。

當然,如果24小時內也沒有疾病發作,那麼也一樣抓不到病變。畢竟患者不是天天暈倒的,而是隔幾個星期,甚至隔幾個月,甚至幾年才發生一次。我這位同學的媽媽,則是幾個月發生一次,所以做24小時心電圖沒看到問題也是可以解釋的。

那我要來你們醫院看心內科麼?按照你這個分析。他問我。

是的,首先肯定是先來看看心內科,詳細檢查清楚。

除瞭做24小時心電圖,可能還要做心電生理檢查,你不是說之前的心電圖都沒有發現異常嘛,所以要進一步做心電生理檢查,到時候醫生會用其他方法刺激她的心臟,看看能不能誘發心律失常發作,如果能,那就說明她是有心律失常的,暈倒就可能是心律失常導致的,到時就可以針對處理瞭。這個道理是很簡單的,等待病人發作再來做心電圖就好比守株待兔,事實證明守株待兔是行不通瞭,我們得主動出擊,略施小計引蛇出洞,隻要蛇頭出來瞭,就一把卡住它。

好比喻,我聽明白瞭。同學笑呵呵地說,難怪我們這裡一直沒找到問題,原來是沒有用到“引蛇出洞”這一招。

這次,醫生是“兇手”……

攝圖網

那也不一定,我趕緊解釋,我並沒有說你媽媽一定是心臟的問題,也可能是別的問題導致暈倒啊,比如有沒有腦袋的問題,癲癇也是會表現為暈倒的,還有腦血管疾病引起的短暫腦缺血發作都會引起暈倒,這就屬於神經內科的疾病瞭,也需要進一步檢查。

那會不會是羊角風(癲癇)啊,我聽人說反復暈倒可能是羊角風啊。他略帶緊張地問我。

你媽暈倒後有沒有四肢抽搐、口角流泡沫、牙關緊閉、眼球上翻等情況。我問他,這是典型的癲癇發作表現。

都沒有哦,暈倒瞭就跟睡著瞭一樣,很安靜的。他說。

那就不像。還是要排除心律失常的問題。我說。

我還聽說,如果是心律失常引起的暈倒,可能得裝起搏器,是麼?他問。

嗯,部分情況是這樣的,比如你媽媽是因為心跳很慢或者長時間不跳導致的暈倒,那麼給心臟裝個起搏器,讓心臟能有序地跳動是必要的。但不總是這樣,如果是心臟跳得很快很快導致不能有效泵血而暈倒,那就無需起搏器啊,它不是不跳啊,是跳過頭瞭,這時候也可以考慮吃藥或者小手術減慢心率,讓心臟不要亂跳,好好泵血,也是可以的。我盡可能用大白話給他解釋。

明白瞭,裝個起搏器大概多少錢?他直接問我。

這我說不好,得幾萬塊吧,我真不知道,到時候我幫你問問。

我們倆再聊瞭幾句,最後決定下周一就過來。

周一很快就到瞭,他也如約把病人(他媽媽)帶瞭過來,我們簡單客套兩句,就直奔主題瞭。

經過與病人當面交流,我才進一步瞭解瞭情況。

原來病人每次暈倒前都會感覺到虛脫、乏力,有時候會有惡心想嘔,渾身起雞皮疙瘩,這種狀況持續不到2分鐘,馬上就要倒下瞭。好幾次來不及躲避或者站穩,撲通一聲隻狠狠摔倒在地,阿姨還把頭頂上那個縫瞭兩針的傷口露出來給我看,說你得幫幫你阿姨啊,不能再摔瞭,這次摔地上砸個吭倒還好,下次萬一在遊泳的時候暈倒那就真的過去瞭。

她擔心的情況,也正是我擔心的。這說明她是一個合格的病人,知道癥結所在。這幾年來,大大小小的暈倒差不多有20多次瞭,她自己說,都摔出經驗來瞭。最近這幾次快要暈倒時,她趕緊躺地上,等醒過來的時候,安然無恙。

我給她豎起大拇指,誇她機智。

是真的很機智。

我帶她去看瞭心內科主任,主任問清楚瞭情況後,說首先肯定得排除心臟的毛病,雖然既往心電圖沒發現問題,但的確需要進一步心電生理檢查,如果是有毛病,可能需要植入起搏器。

那就住院吧。

02 住院幾天,檢查差不多都做完瞭。

那一天我在忙,同學來電話,說剛剛做完瞭心電生理生理檢查,醫生說沒問題,沒發現多大問題,不是心臟問題導致的暈倒。

這是好消息。

那神經內科醫生看瞭嗎?我問他。

也看瞭,昨天神經內科主任過來會診瞭,說也不是癲癇,頭顱MRI、腦電圖等也做瞭,腦袋也沒發現問題,主任說不是腦部腫瘤,也不是腦血管疾病導致的暈倒。我這位非醫學專業的同學,此時此刻說起醫學術語來朗朗上口,呵呵,果然是久病成良醫啊。

這次,醫生是“兇手”……

攝圖網

那會是什麼問題啊?我抽空過去心內科一趟,問主管醫生當前的考慮。管床的醫生說,現在看起來,不大像心臟和腦袋疾病引起的暈厥(暈倒的專業詞匯),我們反復問過病人自己瞭,其實她每次發病(暈倒)時都有一定的心理因素,要麼是比較緊張,要麼是比較勞累,我們可能趨向於神經反射方面問題導致的暈厥,比如血管迷走性暈厥!

血管迷走性暈厥。

事實上我是瞭解這個疾病的,一開始我也是懷疑病人是這個問題。但畢竟血管迷走性暈厥是一種良性疾病,我們看病,肯定得首先排除最嚴重的問題,而心臟、大腦導致的暈厥肯定是更嚴重的。但既然現在患者明確排除瞭心臟和大腦的問題,那就完全可以考慮這個血管迷走性暈厥瞭。

什麼叫做血管迷走性暈厥?說白瞭,就是患者在很多因素的作用下,比如心情焦慮、緊張、害怕或者勞累或者其他不明原因作用下,導致瞭迷走神經興奮、血管擴張,導致大腦一下子供血不足,從而發生意識喪失,等過瞭十幾秒或者幾分鐘,血管重新收縮瞭回來,大腦供血恢復瞭正常,人自然就醒過來瞭。

我同學的媽媽目前考慮這個血管迷走性暈厥。

但也僅僅是懷疑而已,還需要進一步檢查。醫生說。

也就在這時候,我同學突然沖進瞭辦公室,上氣不接下氣,神色慌張,說我媽媽剛剛又倒在瞭b超室,醫生現在在搶救…..

他話還沒說完,管床醫生就奔瞭出去。

直奔B超室。

我也快步跟瞭過去,問我同學到底怎麼回事。我同學氣喘籲籲地說,剛剛做完B超,醫生說肝臟長瞭個瘤子…..出來後我媽就一直念叨這事,沒兩下子就倒地上瞭….

醫生很緊張,但我這位同學倒不是非常緊張。

看來是見多不怪瞭。

等我們到達現場時,病人已經悠悠醒來瞭。緊皺著眉頭,不停地問旁邊的醫生,是不是肝癌,到底是良性腫瘤還是惡性腫瘤。

一旁的醫生哭笑不得,病人剛剛暈倒時大傢都嚇得魂魄出竅瞭,b超室的醫生跟臨床科室不一樣,他們不經常處理危重患者,還沒下床就倒地需要搶救的情況也不多見,緊張是難免的。這時候患者自己醒來過來,還沒來得及用藥就醒過來瞭,大傢都舒瞭一口氣。

才發現周圍集結瞭B超科所有的醫護力量,大傢都以為有病人需要心肺復蘇瞭,沒想到病人自己又醒瞭,又活瞭過來。

心內科管床醫生到達現場後,一直數著病人的脈搏,完後緩緩地說,脈率大概80次/分左右,不算太快或者太慢。不像是心律失常導致的暈倒,當然,不能排除暈倒時是有心律失常的,現在又恢復瞭。但是患者已經做過心電生理檢查瞭,明確排除瞭心臟的毛病。

我同學悄悄地告訴心內科醫生說,我媽剛剛聽到自己肝臟有腫瘤後,不到一分鐘就直接摔地上瞭……你說這個會不會是嚇到啊?這太誇張瞭吧。

我跟心內科醫生面面相覷,看來患者還真的是情緒波動引起的血管迷走性暈厥啊。

也怪那個B超科的醫生,好端端地跟病人扯什麼肝臟腫瘤呢,即便是有腫瘤,那也由他的管床醫生告知不更好麼,而且b超也不能100%肯定到底是肝癌呢,還是肝囊腫,或者是肝膿腫,或者是肝血管瘤…..這麼快就直接讓病人知道有肝臟腫瘤,豈不得活活嚇死。

其實B超醫生說的很嚴謹的,隻是說發現有肝臟腫塊,沒說是肝癌啊。但病人自己不懂啊,一聽到肝臟腫塊肯定就想到肝癌啊,因為平時聽得最多的就是肝癌瞭。這也再次告訴我們醫生,跟病人講話還是要很註意很講究的,我們的每一句話在病人聽來都是權威,都可能會對患者造成巨大的影響。這是一種信任,也是一種責任。

可以說,患者這次發病,醫生是兇手啊。醫生的一句話,直接讓患者癱倒在地。

但也感謝她這句話,正由於這句話,更加讓我們有理由相信患者是血管迷走性暈厥瞭。如果是心臟或者腦袋的問題,怎麼可能因為一句話就嚇暈倒呢,那是萬萬不可能的。後來一查文獻,發現原來將近70%的暈厥都是血管迷走性暈厥,而大腦和心臟的原因僅僅占據小部分因素,但因為它們後果最嚴重,所以需要第一時間考慮。

怎麼治療呢?血管迷走性暈厥怎麼治療呢?同學問。

這個還真不用植入起搏器,但要說治療也是很困難,幾乎沒有很好的藥物,隻能說預防發作吧,少聽點讓人恐懼的、驚慌的、焦慮的語言,避免接觸暈倒的誘因,然後每次真的要暈倒前,如果能感受到,那就趕緊平躺下來,這是能減少碰撞外傷的最關鍵步驟。等過一兩分鐘慢慢就會緩過來瞭。

那萬一是在水裡遊泳呢?我同學繼續問,我媽可喜歡遊泳瞭。如果沒人發現,豈不是會淹死瞭。

那是啊,為瞭避免意外發生,還是減少遊泳吧。即便真要遊泳,也要旁邊有人看著,不能獨自一人。我很嚴肅的說。

真的沒藥吃麼?他仍然不死心。

是啊,是沒藥吃。不是我說的,是心內科醫生說的,藥物效果也不好。關鍵是及早識別發作,及早躺下。避免接觸誘發因素。我攤開手說。

好的,大傢開始對號入座吧,看看有多少人的暈倒是血管迷走性暈厥。

祝好!

這次,醫生是“兇手”……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8174.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