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執刀,誰主宰生死?

本人天資愚鈍,不懂給劉劊子手打馬賽克!8月19號是醫師節,可是在這一天,湖南湘雅

白衣執刀,誰主宰生死?

白衣執刀,誰主宰生死?

本人天資愚鈍,不懂給劉劊子手打馬賽克!

8月19號是醫師節,可是在這一天,湖南湘雅二醫院副主任醫師、省創傷急救中心副主任劉翔峰,突然被爆出一系列令人驚悚的“不規范操作”,院方聲明現已停止當事人劉翔峰處方權和手術權。哪些不規范操作?據一位疑似該院實習生的爆料,劉翔峰有大量“不規范操作”。包括但不限於:找不到病人的腸梗阻,他就切下病人正常的腸道給傢屬,說是病變部位已經切除;又,一個查找患者有無癌變組織的手術,他直接就把病人胰腺切除;又,病人手術中,他弄來血液(從哪裡搞來尚不明確)抹在身上,然後告訴病人傢屬說患者大出血,趕緊打錢買藥止血;又,頻繁對無手術指證者(俗話說的“沒救瞭”)實施治療,以謀取高額醫療費用;又,頻繁對急診病人進行機器人手術;又,半夜找傢屬談話,動員做手術,以顯示病情嚴重……至於克扣輪值醫生的補助費,那是“小尅死”!凡此種種,件件觸目驚心,罄竹難書!以至於有同行聽到劉的各種騷操作,都覺得堅決不信。另有某位匿名同行說到,機器人手術一般用在婦科和泌尿科(機器人手術費用高昂,可達10-20萬),劉的操作明顯就是過度使用和違規使用!但,劉某還能經常性組織全院大會診,甚至半夜也能組織起來,能量非凡。據說它有過一天4次的全院大會診紀錄。牛逼大發瞭——劉醫生的責任心和組織能力都是如此出類拔萃!(全院大會診需要怎麼組織,請讀者自行搜索。)

利欲熏心,無法無天!

剛看到這個新聞,我是震驚得幾乎不敢相信!怎麼可能有如此禽畜不如的人,還是一名醫生?

醫生素來被稱為白衣天使,疫情發生的這三年時間裡,醫護人員更是沖鋒在抗疫第一線,譜寫許多催人淚下的英雄贊歌,甚至有醫生為此獻出寶貴的生命。同為醫生的劉某,又怎會如此肆無忌憚做出這種喪盡天良的事情來?

曾經聽說過有醫院在病人死亡後,傢屬仍然收到住院和治療費用清單的怪事;曾經看到有紗佈、手術鉗被遺忘在患者體內的慘事;曾經看到醫患關系緊張打得頭破血流的鬧心事,但,都不如這次劉劊子手的無底線從醫事件,更加讓人恐懼!

當患者住進醫院、躺在病床上時,他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弱小而無助的羔羊,他能做的,就是無條件的信任和求助於自己的主管醫生和護士!

醫者如父母!

柳葉刀下,皆是嬰兒!

事有湊巧,連雲港的朱女士,也在8.19這天,於市內某傢婦產醫院解決體內被遺留2塊紗佈事件,市衛健委對該院機關人員行政立案,約談負責人,直接責任人停業處理,並責令院方向朱女士道歉!

醫生這個神聖職業的又一個特殊性,在於他很大程度上主宰瞭病人的整個診療過程!限於專業認知,患者無法確認自己的身體病因、用藥機制和手術方案,別無選擇的病人隻能無條件服從醫生的診治!哪怕誤診、手術失誤,病人甚至可能毫無所知!以至於劉翔峰聲稱切除患者膽管後,傢屬在復查發現患者膽管還在的時候,依然信任的問劉某,是不是患者有兩個膽管。

有鑒於此,“大權在握”的某些醫生在監管不足的情況下,變得膽大妄為起來:增加不必要的檢查,虛開非必要的昂貴藥方,甚至做傷害病人的非正常手術……

“……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這是醫學生的誓詞節選。身披白衣、手中執刀的劉某,絕不是天使,也不是、更不配做一名醫生。白衣染黑,心若豺狼!貌似憨厚純良的面容下,它有一顆惡魔的心。它的心臟中,湧動的不是醫者救死扶傷的赤誠之血,而是無邊的貪婪和毫無人性的兇殘!

缺乏對生命的敬畏,缺乏對生靈的大愛!

如今,湘雅二院展開瞭調查,如果調查屬實,那麼,劉某其罪當誅,判劉劊子手斬立決,讓它立刻離開手術臺,走上刑臺!

應該沒有冤情!

但對於無數患者而言,亟待解決的是,我們的康復誰來保證?進瞭醫院,我們的生死誰來主宰?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8415.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