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醫院劉灝醫生:裡面是軍裝,外面是白大褂,心裡始終裝著患者

人體的血管就像“蛛網”,密密麻麻地遍佈全身。大部分血管無法直接通過肉眼觀察,需要

人體的血管就像“蛛網”,密密麻麻地遍佈全身。大部分血管無法直接通過肉眼觀察,需要借助醫學影像設備。不過,使用這些設備時,會產生大量的X射線。為降低這些射線“侵襲”人體造成的損害,血管外科醫生進入手術室前,都需要穿上30斤重的防護鉛衣。

南方醫科大學南方醫院血管外科主任劉灝,便是其中一名“鉛衣戰士”。

劉灝於1992年從第四軍醫大學(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軍醫大學)畢業,進入南方醫科大學(原第一軍醫大學)南方醫院工作(下文簡稱“南方醫院”),隨後由於醫院改制,他由一名軍醫變為普通醫生。脫下軍裝,鉛衣便成瞭劉灝的新“鎧甲”。

穿著鉛衣手術3小時

結束後鞋子裡都是水

出生在哈爾濱的劉灝,在填報高考志願之前,對未來想要從事的工作沒有明確的想法。恰逢第四軍醫大學的招生老師到他所在的高中進行宣講,並播放瞭軍醫宣傳片。

軍醫們陽剛的形象,在醫院教學和查房、奔赴前線救死扶傷等臨床工作的畫面,在18歲的劉灝腦海中,留下瞭深刻的印象。

“裡面是軍裝,外面是白大褂。當時就覺得,這是一個很令人向往的職業,於是毫不猶豫地報瞭這所學校。”

與一般的醫學院不同,在軍醫大學不僅需要承擔比較繁重的醫學知識學習任務,還得接受一些部隊的訓練。“會更軍事化,也會更辛苦。”劉灝補充道,不過畢竟是年輕人,幹勁足、適應力強,他順利地完成瞭本碩博連讀。

上世紀90年代,中國的醫院基本上沒有獨立的血管外科,大多數手術都由普通外科的醫生來完成,劉灝也是如此。

後來,南方醫院成立瞭血管外科,把它從普外科剝離出來。劉灝隨後參與瞭許多具有挑戰性的手術,各方面的能力得到瞭快速成長與提升。

一點點學習,一步步向前,劉灝逐漸獨當一面,成為科室主任。

“鉛衣的重量長時間壓在身上,對醫生的頸肩和腰椎都是很大的挑戰。”為瞭維持體力,劉灝會在業餘時間堅持鍛煉,包括跑步、踢球、爬山、打籃球等,“身體好瞭,才有足夠的精力和體力來應對臨床上的挑戰。”

有一次,一位在國外務工的40多歲患者突然劇烈胸痛,經診斷是主動脈夾層。因當地無法治療,隻好輾轉回國。隔離期間,患者的病情在不斷惡化。

“救人重要。”劉灝當機立斷,和手術團隊一起奔赴患者所在醫院。在無菌手術衣、鉛衣和隔離服的三重防護下,手術進行瞭3個多小時。順利完成後,整個背部已全然濕透的劉灝發現自己的鞋子裡都是水。

“習慣瞭。”他笑道。

每一片葉子都有自己的脈絡

每一位患者都需要更多關懷

“診斷明確,醫德高尚!認真、細心、負責!”,這是在健客醫生APP上,患者對劉灝的評價。

“我外公糖尿病足,伴有心衰、腎衰、重度感染等復雜病情,在多傢醫院都不想接收的情況下,是劉灝醫生給瞭我們希望。”回想起一年半前,小吳依舊感慨萬分。

小吳的外公就診當天,劉灝當即安排他住院。快速且準確地判斷病情後,劉灝表示暫時無需血管介入治療。這不僅為傢屬節省瞭一筆醫藥費,而且為小吳外公進一步保留瞭殘餘腎功能,減少瞭不必要的損害。

入院後,看著患者的病情起伏不定,一度可能出現呼吸心臟驟停的情況,劉灝請來院裡多個相關科室的專傢一起商量制定治療方案。經過多學科的5天共同努力,小吳外公的病情得到改善,為後續手術治療創造瞭良好的條件。

手術前,瞭解到小吳一傢人的不安,劉灝不時走到老人的病床旁,安撫他的情緒,也會不厭其煩地告訴其傢人,“手術前的工作已經做好充分準備,不用太擔心”。很快,老人的病情穩定下來,傢屬懸著的心也終於落地。

小吳至今很感激,劉灝醫生對待患者就像對待親人一樣的態度,如陽光般驅散瞭一傢人內心的陰霾。

“良好的規劃很關鍵,包括手術中遇到一些挑戰或困難的時候,有沒有備選方案,或是其它改進的方案,都要考慮到位。”劉灝認為,日常與其他科室醫生,與患者在術前進行充分的交流,這樣才能在手術中比較遊刃有餘,保證手術順利執行。

南方醫院劉灝醫生:裡面是軍裝,外面是白大褂,心裡始終裝著患者

在劉灝看來,正如每一片葉子都有自己的脈絡,每一位患者的病情也有所不同,因此手術前一定要制定非常詳盡的、符合患者本身情況的手術計劃。

“一名合格的醫生,不僅僅是在專業上要不斷地追求、學習,還要對患者有同理心和耐心。”劉灝介紹說,他也接受過闌尾切除手術,所以能夠切身體會到患者的不安,也十分理解他們在手術前希望得到專業指導的心情。

故此,劉灝會經常延長自己的門診時間,為的就是多花一點時間在患者身上,清晰且通俗地跟他們解釋相關疾病的知識,給他們做心理疏導,並提出一些有建設性或指導性的意見,幫助他們建立對抗疾病的信心。

血管疾病患者日漸增多

助力制定國人專屬診療指南

近年來,血管外科已成為技術發展最快的學科之一。

原本落後於國外的血管外科,隨著專業水平、影像學技術和材料的進步,診療技術突飛猛進,並逐漸形成瞭自己的特色。

盡管如此,國內數千傢三甲醫院中,擁有獨立血管外科的卻不到1/4。不少患者在骨科、康復科兜兜轉轉,好不容易找到血管外科時,病情已經進入晚期。

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加劇,血管疾病越來越常見。據《中國心血管健康與疾病報告2021》,我國的下肢動脈疾病患者基數超過4500萬。另外,我國下肢靜脈疾病患者基數將近1億。

患者人群日漸龐大,病情日益復雜且嚴重,手術風險持續增加,血管外科醫生們面臨的挑戰越來越多。劉灝指出,血管外科手術並不是“一勞永逸”的,很多血管疾病可能伴隨終身,需要長期隨訪。如何將前沿技術和專業知識深入到臨床,覆蓋更多基層醫院,讓上億患者得到標準化的治療,是整個學科面臨的一大挑戰。

南方醫院劉灝醫生:裡面是軍裝,外面是白大褂,心裡始終裝著患者

“血管外科的規范化治療,至關重要。”他坦言,現在國內血管外科大多是參考國外的指南,翻譯過來之後再結合中國人的情況進行臨床應用。但事實上,中國人和外國人在體質、基因等細節上,有很大差別。

劉灝介紹說,除瞭完成日常的醫療工作,他們還有一項更加重要的工作,那就是在應用國外指南的過程中,保留臨床數據,並與全國血管外科相關科室、分會或中心的數據聯合起來,建立中國人的數據庫,逐步制訂並完善相應的規范和推薦,形成國人自有的特定診療指南,最終服務更多患者。

“醫學的發展,不隻是一個人的能力體現,更需要醫患、團隊、行業共同努力。”劉灝希望血管外科的隊伍越來越強大,有更多的年輕醫生加入,帶著他們的熱情去做更多的研究,共同促進血管外科的進步。

後記

“您後悔當醫生嗎?”

面對這個提問,劉灝沒有絲毫遲疑:“從未後悔過。”盡管一路走來滿是壓力和挑戰,但也有成功克服後的喜悅。“能幫助到別人,對我來說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訪談結束後,劉灝將我們送到電梯口。目送我們離開後,他轉身回辦公室鉆研患者資料去瞭。

“醫生是終身學習的職業”,劉灝的這句話一直在我耳邊回響。我想,看來今天消化樓5層血管辦公室的燈,又要繼續亮到深夜瞭。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9475.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