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滋腎平肝的方子,可治頭暈目眩,耳聾耳鳴

清代醫傢凌奐,為明代針灸大傢、禦醫凌雲第十一世孫。有“凌仙人”之稱。凌奐為人治病

清代醫傢凌奐,為明代針灸大傢、禦醫凌雲第十一世孫。有“凌仙人”之稱。

凌奐為人治病,不說累,不索要酬金,貧病的人,免費看病給藥。臨證慎思明辨,用藥一絲不茍,通曉男女、大小方脈等諸科,求診者盈門。

《飼鶴亭集方》,為清代醫傢凌奐責令其子凌綬曾編校而成.成書於1892年。收錄方劑453首,分為補益虛損、脾胃泄瀉、痰飲咳嗽、飲食氣滯等11個門類。

匯集瞭治療內科、外科、婦科、幼科、眼科,以及補益類有效方藥。有獨到的醫學價值。

經典方劑:耳聾左慈丸

滋陰清熱,益氣平肝

主治腎水不足,虛火上升,頭眩目暈,耳聾耳鳴

腎水不足,則津液分泌減少,表現為陰虛內熱及陰虛陽亢之象,也就是俗稱的腎陰虛。腎陰虛會導致各個臟腑組織失去滋養,引起一系列疾病。頭暈耳鳴,就是其中一種。舌質紅,舌苔很薄甚至沒有舌苔。脈細數是其辨證。

腎陰虛引起的耳鳴,一般不會造成耳聾癥狀,但腎虛日久、年老體衰,便可能如《雜病源流犀燭》所說:耳聾者,鳴之漸也。

由於腎陰在左,腎陽在右,慈是慈愛,耳聾左慈丸的得名正基於此。

腎陰虛,首先想到的是用六味地黃丸補腎,滋陰降火。

其次,虛火上炎,與肝火旺有關。肝開竅於目,主藏血,主疏泄,與膽相表裡,故肝火旺的人常有頭暈目眩、眼幹眼癢眼紅,煩躁易怒、口苦等癥狀。

柴胡性味苦寒,主入肝經,既能透表退熱、疏肝解鬱,又可用於升舉陽氣。也就是說,既可用於實癥,又可用於虛癥。

一個滋腎平肝的方子,可治頭暈目眩,耳聾耳鳴

服用六味地黃丸的人,如果濕氣太重阻礙瞭脾胃的運化,是不適合采用的,因為六味地黃丸中的地黃是大補之物,而柴胡不僅可升陽舉氣,疏肝解鬱,還是一味非常益於脾胃的藥物,不僅主心腹腸胃中積氣,且苦能燥濕疏泄,將濕氣這個邪氣從體表毛孔等處散發出去。所以柴胡用在此處,可謂一專多能。

柴胡和六味地黃丸將頭眩目暈,耳聾耳鳴的癥狀全解決後,為鞏固療效,還得派一位大將上場壓鎮,何藥能擔此項重任呢?

磁石,其味咸,其性寒。鎮驚安神,平肝潛陽,補腎益精。正適合用於肝腎陰虛所致之頭暈目眩,耳鳴耳聾。《千金方》載,治熱重耳聾,用燒鐵投酒中,飲酒後,仍以磁石塞耳,一日過後換,晚上取下。

一個滋腎平肝的方子,可治頭暈目眩,耳聾耳鳴

由此,耳聾左慈丸全方到場,各就各位,這就是

熟地,山萸肉(炙),茯苓,山藥,丹皮,澤瀉,磁石,柴胡。

且看多味如何發揮效用。

熟地炙山茱萸,山藥補益腎精,養陰血。

熟地黑油油,質地潤澤,甘溫補益,入肝腎經,善滋陰養血、填精固本,精血充足則耳聰目明,故站在最重要位置。

炙山茱萸酸甘溫補固澀,善補肝腎之精血。

山藥甘平補澀,既補腎陰,又補脾氣與脾陰。

茯苓,丹皮,澤瀉,清虛熱,泄濕濁

茯苓平而淡滲,配山藥健運脾氣而益腎。

丹皮微寒,苦泄辛散,善清熱涼血散瘀,既泄相火,又制山茱萸之溫澀。

澤瀉甘寒清利,善泄熱利濕,配熟地黃以瀉浮火、降濁。

上述六味,與補腎益精、平肝潛陽的磁石,疏肝解鬱,有益脾胃的柴胡相配,滋補兼鎮潛,直接將此方的獨特功用表明,就是要滋陰平肝,治肝腎陰虛所致的頭暈目眩,耳鳴耳聾。

一個滋腎平肝的方子,可治頭暈目眩,耳聾耳鳴

制法:上藥加煉制過的蜂蜜混合制成球形內服固體制劑。最好制成如跳棋大,一次服一個就好。本方有中成藥。

本方也是一個補虛方,故多用於慢性病和需要滋補的疾患。補虛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可能一下就達到滿意的療效。需用藥保持持久性。同時,用此藥要註意辨癥,如果是耳道病變,以及突發耳鳴者,就不適合用!

溫馨提醒:每個人身體情況不同,文章所提供的方子,宜根據情況辨證加減,建議找專業醫生指導。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19496.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