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突發不適 體力不支還是猝死前兆?

秋高氣爽,正是健跑的好時節。不過,跑步也得量力而行。對於絕大多數健康人群來講,在

秋高氣爽,正是健跑的好時節。不過,跑步也得量力而行。對於絕大多數健康人群來講,在進行跑步、健步走和騎自行車等有氧運動時,常常出現流汗、大口呼吸等現象,這是運動後正常的生理反應。隻有長時間或劇烈運動,才有可能導致氣喘、胸悶甚至“肚子疼”等明顯的不適。運動中產生的不適或輕或重,多數情況休息一下就會恢復,但也有少量與心臟疾病等有關,需要引起警惕並仔細辨別。隨著“全民健跑”時代的到來,為什麼一些看上去還不算老的人,卻被小小的“跑步”帶走生命?其實,運動與猝死關系復雜,運動本身肯定是對健康有促進作用的,悲劇背後有多方面原因,我們不能單純地讓“健跑”背鍋。長跑半途暈厥 冠脈狹窄是禍根李先生今年66歲,有10餘年高血壓的病史,血壓最高可達200/100mmHg。一年前,當時李先生在參加業餘組半程馬拉松賽時發生昏厥,被志願者迅速送往醫院急救,3天後康復出院。雖然這次意外沒有給李先生留下任何後遺癥,但是他仍心有餘悸,認為“運動有風險”,至此再也不敢輕易嘗試中高強度運動。為瞭找出那次暈厥的根本原因,我為李先生開具瞭相應的檢查:心肺運動試驗結果呈陽性,顯示運動中多導聯ST段壓低及AVR導聯抬高,同時血壓異常升高。我心裡一驚:這至少是多支血管病變或者左主幹病變啊。果斷建議他立即住院,進行冠狀動脈造影檢查——顯示3根冠脈有狹窄!原來,李先生的心臟本身就有問題,半馬比賽讓心臟負荷過大,最終導致瞭這次意外。我們立即對狹窄的冠脈進行瞭處理,疏通瞭血管,敦促李先生積極降壓,待休息一段時間後再嘗試運動,以促進身體盡快康復。跑步出現暈厥,這其實是心臟猝死的先兆。綜合來看,李先生是有病在先,長時間的運動更像是導火索,觸發瞭最後的爆點。幸運的是病情並不急驟,急救也非常及時有效,這才沒有引發更嚴重的事故。倘若李先生在那次康復之後再度參加長跑,就很有可能引發第二次更嚴重的暈厥。“過量運動” 並非猝死的罪魁無論是晨跑還是夜跑,抑或打籃球、踢足球等劇烈運動,我們姑且都算作出於鍛煉身體為目的的“運動”。當人在運動中或運動後出現瞭不適癥狀,並最終發生“非創傷性死亡”(多數是由心肺功能異常造成的),這就是運動性猝死。運動性猝死最常見的表現形式為“心源性猝死”,比如運動中、後出現的快速心室顫動——這是一種極快且無規律的跳動,使得心臟不能有效收縮,無法排出足夠的血液,最終導致大腦缺氧。此時若不能及時施救,病情會快速惡化,最嚴重的情況就是猝死。很多朋友可能會說,運動性猝死就是運動過量導致的。其實不然,就像很多人喜歡“晨跑”或“夜跑”,都是出於放松和活動筋骨的目的,運動量並不大。但是,對於那些已經存在某些心臟疾病隱患的人來說,這個度就不好把握瞭。或許看上去也挺健壯,跑步時也沒有覺得有多累,卻足以激發病變部位,把那些平時隱藏起來的心臟病“勾引”出來,一發不可收拾……根據心率計算你的“安全強度”運動中發生意外的情況並不少見,難道運動弊大於利?其實,運動本身對健康是有促進作用的,而運動與猝死的關系又非常復雜,不能把所有的悲劇全都直接歸咎於運動。一如前文所述,運動過量更多時候隻是誘因。有些人平時完全正常,隻在運動後心臟負荷增加到一定程度,才會顯現各種問題。這就提示大傢,運動一定要控制好強度,要在“安全活動強度”下進行,千萬別超標。特別是有心血管慢性病的人,在運動前做必要的評估,由醫生進行“危險分層”,據此制定個性化的運動量和運動強度。心率是判斷運動強度的重要方法。安靜狀態下成年人的心率為60~100次/分,一般身體活動允許的心率叫“最大心率(220減去年齡)”。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心率超過瞭最大值就會喘不過氣或頭暈,這些癥狀是在提示你“運動過度”瞭,需要休息而別硬撐著。那麼,隻要心率低於“最大心率”就一定安全嗎?也不是!首先,我們把最大心率的50%-70%劃為“中低等運動強度區間”,最大心率的70%-85%劃為“劇烈運動強度區間”。出於安全考慮,健康的普通人運動時盡量別超過“劇烈運動強度區間”,而那些有糖尿病、高血壓等慢性病的人,“中低等運動強度區間”更合適。心血管病人群 運動前需做“風險分層”身體勞累疲憊時,最好的保養方式就是休息。有些人不僅僅是勞累的問題,本身就存在心血管方面的問題,則建議在運動前先做“風險分層”。根據相關共識的推薦,我們將運動相關心血管風險分為低風險狀態和高風險狀態兩個層級:低風險狀態,運動者與同齡、同性別的健康人群沒什麼明顯區別。通俗點講就是運動時沒有出現復雜的室性心律失常、沒有心絞痛癥狀、血流動力學穩定,隻有在高強度運動時才會有明顯的氣短、輕度頭暈等。高風險狀態,合並有高齡、明確的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或腎臟疾病等多種危險因素或將參與極具風險挑戰的運動,導致發生運動相關心血管事件的絕對風險明顯提高。這類人群稍微一運動就可能感覺頭暈、氣短,或者高強度運動後出現心絞痛、室性心律失常、暈厥等更嚴重的癥狀。對於低風險狀態的人群來說,可以繼續當前的運動強度(過去沒有運動習慣的朋友,可以從低-中強度開始);高風險人群則建議通過“心肺運動實驗”進一步評估。比如有些人評估測得最大攝氧量過低、運動中心率上升緩慢、血壓反應過度、心律失常加重等異常,說明其不適合運動或需接受專門的醫療診治和運動指導。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20017.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