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疑因喝藥酒形如“懷孕”,汕頭市中心醫院多學科聯手成功救治

《西遊記》中有一個片段,在途經女兒國時,唐僧和八戒誤飲子母河水,肚子大如孕婦。這

《西遊記》中有一個片段,在途經女兒國時,唐僧和八戒誤飲子母河水,肚子大如孕婦。這一戲劇性場景近日出現在汕頭市中心醫院,一名肚子大如孕婦的男性肝病患者前來就診。與一般的肝病患者不同,這位患者的診療過程有些曲折,最終在醫院感染科、影像醫學、血管介入科、病理科等多學科的聯手下,終於明確病因,經過精心治療後得以康復出院。

現年51歲的柯先生平常喜歡“喝幾杯”,長期飲酒的他酒量驚人,此次因肚子脹大得像“懷孕”到當地醫院住院。醫生診斷為“酒精性肝硬化、肝硬化失代償期、乙肝小三陽”,經過腹腔穿刺引流、抗感染、護肝等治療卻未見好轉。為進一步明確病因及治療,柯先生轉到汕頭市中心醫院感染科住院。

根據柯先生長期飲酒的習慣以及“乙肝小三陽”的病史,加上腹脹、黃疸等癥狀和肝掌、蜘蛛痣、腹部膨隆等體征,醫生考慮可能為“肝硬化失代償期”並發的腹腔積液。但一系列的檢查顯示,柯先生並沒有肝硬化。結合柯先生有“肺結核”病史,醫生進一步考慮為結核分枝桿菌播散到腹腔引起結核性腹膜炎導致的腹腔積液,但檢查的結果同樣無法得到驗證。至此,常見的病因都排除瞭,柯先生成瞭疑難病例患者,找不到病因,腹痛、腹脹等癥狀也一直存在。

感染科陳瑞烈主任組織感染科病區吳令傑副主任、管床醫生陳益宏及肝病亞專業組的醫師們進行討論,考慮患者肝小靜脈閉塞綜合征可能較大,於是對患者進行腹部磁共振(MRI)和肝臟病理穿刺活檢,在聯合血管介入科馬洺遠主任團隊的協助下進行腔靜脈 肝靜脈造影術,多方驗證後,診斷患者為一種較為罕見的疾病——肝竇阻塞綜合征(hepatic sinusoidal obstruction syndrome, HSOS)。病因明確後,為緩解癥狀,感染科再次聯合血管介入科進行經頸靜脈肝內門體靜脈吻合術。經對因、改善循環、對癥等綜合治療,柯先生的“‘腹’水難收”終於“‘水’落‘實’出”,順利康復出院。

陳瑞烈介紹,在向患者追問病史時,患者表明於3個月前曾在網上購入草藥泡酒,本想強筋健骨治療,沒想到服用1個多月後開始出現腹脹、腹痛不適,初步考慮患者肝竇阻塞綜合征與服用草藥有關。

知多D:亂飲藥酒易致肝臟血管性疾病

肝小靜脈閉塞綜合征(hepatic veno-occlusive disease,HVOD),也稱肝竇阻塞綜合征(hepatic sinusoidal obstruction syndrome,HSOS),是由各種原因導致的肝血竇、肝小靜脈和小葉間靜脈內皮細胞水腫、壞死、脫落進而形成微血栓,引起肝內淤血、肝損傷和門靜脈高壓的一種肝臟血管性疾病。臨床表現為腹脹、肝區疼痛、腹水、黃疸、肝臟腫大等。常被誤診為佈加綜合征、肝硬化失代償期等疾病,影響及時診斷和治療。

HSOS的病因在國內外明顯不同,國外報道的病例多發生在造血幹細胞移植後,而我國以服用含吡咯生物堿的植物居多,如土三七、千裡光、豬屎豆、天芥菜等。“我國中草藥應用廣泛,民間亦有飲用‘藥酒’的習慣,這些中草藥具有止血、止痛等功效,因此,難免有人飲用含這些中草藥所泡的藥酒。柯先生反饋平時有周身酸痛,所喝的酒便是網上購來的草藥所泡制的藥酒,想達到‘活血化瘀、舒筋活絡’的目的。誰知想讓身體舒服不成,反而落下渾身不適。”陳瑞烈說。

據瞭解,嚴重的肝竇阻塞綜合征可並發多器官功能障礙,死亡率超過80%。“我們應當正確認識含吡咯生物堿植物的巨大危害,需在醫師或藥師指導下正規使用中草藥,切勿私自濫用中草藥。”陳瑞烈建議道。

“小酌怡情,但也傷身,飲酒有度,才是‘肝’剛好。”陳瑞烈介紹,除開肝毒性藥物,酒精亦是肝損傷的常見病因。長期大量飲酒(長期一般指超過5年,折合乙醇量男性≥40g/d、女性≥20g/d,或2周內有大量飲酒史,折合乙醇量>80g/d)可導致酒精性肝病,遠期可出現肝纖維化、肝硬化,甚至並發原發性肝癌。另外,不單是肝臟,長期大量飲酒對心血管系統、消化系統、神經系統等多個系統器官也有毒性,不利於人體健康。

【見習記者】彭深

【通訊員】黃晴

【作者】 彭深

【來源】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 客戶端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20200.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