診斷錯瞭!男子摔倒後骨折,術後卻暴斃!屍檢結果讓所有醫生懵瞭…

此刻開始,賞心悅事來源:“聽李醫生說”微信公眾號作者:李鴻政67歲老王,退休後一

此刻開始,賞心悅事

來源:“聽李醫生說”微信公眾號

作者:李鴻政

67歲老王,退休後一直在傢弄孫為樂,雖然有高血壓病史,但身體仍硬朗得很。

但意外總是不期而遇。

小孫子跑得快,眼看要跑到大路邊瞭,老王急忙沖上前準備阻止,沒想到腳底踩滑,“砰”一聲重重摔在地上。

其他人見此,知道出事瞭,趕緊過來幫忙。

診斷錯瞭!男子摔倒後骨折,術後卻暴斃!屍檢結果讓所有醫生懵瞭…

老王皺著眉頭,表情痛苦,爬不起來,躺在地上,指著自己的右大腿,從牙縫裡擠出倆字:斷瞭。

急忙打瞭120,送到醫院一查:右大腿股骨頸骨折!

老王痛得冷汗直冒,嗷嗷叫。兒子、媳婦趕來瞭,也手足無措,問醫生該怎麼辦。

骨科醫生過來看瞭片子,又看瞭下老王,直截瞭當地說:“必須手術,可以采取閉合復位內固定術, 簡單地說,就是用螺釘把斷瞭的骨頭重新訂上。如果順利的話,很快就可以下地走路。”

“做不做手術?”骨科醫生問老王的兒子小王。

小王匆匆趕到,汗流浹背,不知道是害怕還是緊張的,嘴唇都有輕微哆嗦,說:“聽醫生的,您說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於是收入院,住入骨科病房。

考慮到老王既往有高血壓病史,又有吸煙(戒煙半年),手術前完善瞭床邊胸片、心臟彩超檢查,結果都還行,沒大問題。

術前告知,骨科醫生跟小王說,手術一般問題不大,但必須要知道,任何手術都是有風險的,手術可能會有出血、感染等並發癥,術後因為需要臥床幾天,可能會有肺炎、肺栓塞等並發癥…..

小王連忙點頭,說不管有什麼並發癥,手術是必須做的,是麼?

骨科醫生點點頭,說:“肯定是手術效果好。”

“我明白瞭,我簽字。”小王說。

手術

一切準備妥當,病人被推入手術室。

小王夫婦在手術室外來回踱步,緊張的不行。

還好,手術很順利。

手術後醫生給老王用瞭鎮痛泵,老王疼痛顯著減輕,臉部表情也不再扭曲瞭,放松瞭,過關瞭,小王終於舒瞭口氣。

“爸,辛苦你瞭。”小王眼角有淚,滿心愧疚。畢竟老父親是為瞭照顧自己孩子才出事的。但男兒有淚不輕彈,他試圖忍住淚水,但無奈眼淚還是在眼睛打轉。

老王樂呵呵笑瞭:“是禍躲不過,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早上管床醫生查房,告知老王,明天就可以嘗試活動肢體瞭,如果順利,不用幾天就可以嘗試下地。

老王一個勁地感謝醫生,說:“能不能下地還是次要的,關鍵是現在沒那麼痛瞭,之前真的痛得要命,骨頭斷瞭那種疼痛真的是錐心啊。”

醫生解釋說:“手術一來接合瞭斷骨,二來減輕瞭疼痛,您這個年紀,估計恢復會比較快的,不用擔心。”

醫生查完房後就回辦公室開醫囑寫病歷。沒過10分鐘,小王沖進辦公室,神色慌張,讓醫生趕緊去看看他爸,他現在情況很不好。

診斷錯瞭!男子摔倒後骨折,術後卻暴斃!屍檢結果讓所有醫生懵瞭…

術後突發意外

管床孫醫生也被嚇到瞭,內心咯噔瞭一下:該不會出事瞭吧?也顧不及問清楚情況,撒腿就往病房跑。

孫醫生趕到病房時,已經有2個護士在安排老王吸氧。

老王躺床上,氣喘籲籲,大汗淋漓,臉色發紺,神情異常驚恐!

這是典型的缺氧表現!

“真出事瞭!”孫醫生爆瞭一句粗口。大腦飛速運轉,思考著各種可能性,手腳沒空下來,連忙讓護士把搶救車推過來,吩咐規培生趕緊打電話讓主任回來主持搶救。

小王當場就哭瞭,哽咽著不停問孫醫生到底怎麼回事。

孫醫生讓護士給病人患面罩吸氧,上心電監護,同時緊急請ICU會診。

“有沒有吃東西,有沒嗆到!”孫醫生大聲問小王。

小王這才想到要把情況告知孫醫生,說:“剛剛一直陪著我爸聊天的,聊著聊著突然他情況就不對勁瞭,感覺有點胸悶、呼吸困難,神情變得凝重,很快口唇就變得發紺,我們沒有吃東西。”小王聲音在顫抖,斷斷續續把情況描述瞭出來。

沒有吃東西,不是誤吸窒息。孫醫生迅速排除瞭這點。

這時候護士已經給老王接上瞭心電監護,心率140次/分,呼吸35次/分,血壓190/110mmHg,血氧飽和度僅有89%。

孫醫生迅速給老王聽瞭雙肺,該不會是氣胸吧,病人年紀大,之前又有吸煙,說不定會有肺氣腫(其實沒有的,胸片沒看到),如果是這樣,那就很有可能發生自發性氣胸,一側肺臟破瞭,是可能出現目前這樣的情況的。

但是,沒有。病人雙肺呼吸音基本是對稱的,滿肺都是哮鳴音!不是氣胸。

“病人有沒有哮喘病史?”孫醫生回過頭大聲問小王,語氣很急。其實這些術前都問過瞭,老王除瞭有高血壓,其他疾病基本沒有,沒有哮喘。

也不是哮喘。

電石火光,病情進展迅速。不是窒息,不是氣胸,不是哮喘。那麼骨科手術後的病人,最兇險的,最讓人擔心的並發癥就是:

肺栓塞!

孫醫生一想到這個並發癥,頓時頭都大瞭,內心也開始發慌。骨科手術後臥床的病人,有可能當時骨頭斷裂處有脂肪,脂肪現在入血,隨著血液循環進入肺動脈,一旦堵住肺動脈,患者就無法進行有效的氧合,會表現為急劇缺氧。

也有可能是臥床後下肢不怎麼活動,形成瞭深靜脈血栓,這些血栓一旦脫落,也會流到肺動脈導致栓塞。

不管怎麼情況,隻要造成肺栓塞,患者就真的是九死一生瞭!

肺栓塞?

孫醫生越想越怕,不由自主打瞭個冷戰。

病人突然大叫一聲,眼球上翻,暈死過去。呼吸還是很急促。

“趕緊叫麻醉科過來氣管插管,病人心跳就要停瞭。”孫醫生大聲吼,對著旁邊的護士吼。

話剛落音,心電監護看到患者的心率逐漸下降瞭。

從150次/分降至130次,120次,100次,90次……

“趕緊準備腎上腺素針。”孫醫生跟旁邊一個護士說,心跳就要停瞭。

<img src="data:image/svg xml;utf8,”>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從孫醫生進入病房開始算起,不到2分鐘時間。所有人都傻眼瞭,孫醫生作為管床醫生,也沒見過多少次這樣的大場面,內心也沒底。

這時候上級醫生聞訊匆匆趕到。低聲問孫醫生:“請瞭麻醉科和ICU(的醫生)瞭沒有?”

“都請瞭,估計快到瞭。”孫醫生喘瞭一口氣回復上級醫生。

“考慮什麼原因?”上級醫生問。

“可能是肺栓塞,TMD。”孫醫生緊緊盯著心電監護。如果真的是肺動脈被大的血栓或者脂肪栓堵住瞭,那真的是如來佛在場都沒有用瞭。

人體所有血液,最終都要進入右心室肺動脈肺泡氧氣交換左心室體循環,如果肺動脈被死死堵住瞭,不用2分鐘,病人就會心跳停止。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開胸,把這個該死的血栓抽走。

但一切搶救措施,都需要時間。

而留給老王的時間已經沒有瞭。

留給孫醫生,上級醫生的時間也沒有瞭。

患者的心率降至瞭70次/分,患者的呼吸開始微弱瞭。孫醫生也開始絕望瞭,示意護士推一支腎上腺素。不知道什麼時候,小王已經被護士請到病房外瞭。病房內搶救,傢屬最好不要在現場。

關鍵時刻,麻醉科醫生、ICU醫生齊齊到場,簡單瞭解情況後,迅速準備氣管插管。

還沒插上管,病人心跳降至0次/分瞭,一個護士小聲說瞭句。患者臉色死灰死灰的,瞭無生氣。

一切似乎大勢已去。

但幾個醫生肯定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麻醉科醫生迅速插瞭氣管插管,ICU醫生結果呼吸球囊,立馬為患者通氣。

孫醫生也立即開始給患者胸外按壓。

所有人都期待著,期待能把患者從死亡邊緣拉回來。

ICU醫生接過搶救指揮權,示意護士再繼續推註腎上腺素。幾個醫生輪流胸外按壓。

上級醫生站在旁邊,沉默不語,眉頭緊皺。

一切發生地太快瞭!

搶救持續瞭接近一個小時,患者依然沒有生命體征。心電監護仍是一條直線。孫醫生期間跟小王溝通瞭幾次,說情況危重,可能是肺栓塞,太兇險,估計預後很差,要做好心理準備,可能扛不過去瞭。

小王聽到後,哽咽瞭起來,沒說話。他媳婦這時候也趕到瞭,哭得稀裡嘩啦。

終於,上級醫生擺擺手,示意停止搶救,宣佈死亡吧。

在這之前,他已經知會瞭科主任,還上報給瞭醫務部。外科術後病人死掉瞭,這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搞不好會身敗名裂。

雖然難受,但還是要接受現實。

孫醫生最終還是把噩耗跟傢屬告知瞭。

小王癱在凳子上,哀傷,惶恐瞭幾秒鐘,然後瘋瞭似的沖入病房。

孫醫生汗流浹背,手腳發抖,去瞭趟洗手間,不知道什麼時候眼睛也紅瞭。

事後,醫院迅速組織瞭專傢死亡病例討論,結果認為肺栓塞的可能性最大,這類手術後病人本來就算是高危群體,根據患者突然發生呼吸困難、缺氧、迅速昏迷、心跳停止的表現,患者極有可能是大面積肺栓塞,肺動脈主幹栓塞,但由於發病迅速,沒辦法完善胸部CTA檢查,所以沒有辦法確診。

如果要明確死亡原因,隻有屍體解剖。

診斷錯瞭!不是肺栓塞

小王對父親的死去心有不甘,對醫院多少有不滿。自己的父親是不是肺栓塞死掉的,會不會有別的原因,有沒有是跟手術有關,或者是不是藥物引起的,都不知道。

同意屍體解剖!要求屍體解剖!讓父親死也要瞑目,不能不明不白。

那段時間,骨科氣氛比較壓抑,雖然大傢不說,但都知道可能要惹上長期官司瞭。

終於,屍體解剖結果出來瞭。

孫醫生知道屍體解剖結果那一刻,整個人蒙瞭,上級醫生也蒙瞭。患者的肺動脈裡面沒有發現血栓,沒有肺栓塞。

反而是冠狀動脈有血栓形成、堵住,而且,最要命的是,患者的心臟破裂瞭!!

心臟破裂瞭!並且引起嚴重的心包積血、填塞!

患者是冠心病、急性心肌梗死引起的心臟破裂!這是很少見的情況。可以說極為罕見的情況。

患者死於心臟破裂、心包填塞,而不是肺栓塞!

其實專傢討論時大傢也提到瞭心臟破裂可能,但是因為患者既往沒有冠心病病史,身體素質也還行,術後發生心肌梗死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也就是提過一下而已。大傢的關註點還是在肺栓塞,畢竟肺栓塞的可能性太高瞭。但現在的結果是心肌梗死、心臟破裂、心包填塞!

這就尷尬瞭。因為肺栓塞的治療方向是抗凝、溶栓,而如果是心臟破裂、心包填塞,可能是需要心包穿刺、解除壓迫的。兩者的治療方法是完全不一樣的。

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死得快。

不管是大面積肺栓塞,還是心臟破裂、心包填塞,都會瞬間讓患者失去生命。尤其是後者,心臟都破裂瞭,任何搶救都是無濟於事的。即便診斷明確,心包穿刺也不是所有人都做得瞭的。即便做瞭心包穿刺,心臟還是破裂的,還是有心肌梗死。

但不管怎麼狡辯,孫醫生他們在事發當時的診斷就是錯誤的瞭,患者不是肺栓塞。

小王還是講道理的,他也親眼見到瞭醫生們的努力搶救。即便是及時診斷是心臟破裂、心包填塞,醫生也回天乏術,他已經請教過別的醫生瞭,大傢都這麼跟他說。

所以,他決定不起訴醫院,不起訴醫生。

他要做的,是把父親的骨灰帶回鄉下。

跟母親葬在一起。

寫於文末:

1.大手術後臥床,由於肢體不動,血流緩慢,容易會有下肢靜脈血栓形成,這些血栓一旦脫落,就可能發生肺栓塞。所以醫生都會讓患者及時下地走路,活動肢體。並且用一些抗凝藥物,目的都是預防血栓形成。

2.心肌梗死可能會因為應激、疼痛、創傷等等而誘發,常見的典型癥狀是胸痛,但也有以呼吸困難為主的,心肌梗死如果及時診斷,不管是溶栓還是做介入放支架,隻要病情不是太重,一般及時治療都能挽救生命。但如果發生最嚴重的並發癥,心臟破裂,那就真的是回天乏術瞭。

3.預防心肌梗死的方法是,控制血壓,控制血糖,控制血脂,少吃鹽,多運動,多喝水。

醫客說

這位死者的兒子還是有科學頭腦和通情達理之人

【責編】醫客君

【文章來源】聽李醫生說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20593.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