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藥經典古方被日本藥企盯上,國內藥企又要輸一局?

9月2日,日本Kracie控股宣佈,旗下的Kracie制藥將在中國建設制造漢方藥

9月2日,日本Kracie控股宣佈,旗下的Kracie制藥將在中國建設制造漢方藥原料的新工廠。

這是近期第二傢宣佈在中國要投資中藥的日本藥企。此前,日本最大的漢方藥企業津村連同合作方中國平安,計劃與武漢健民成立合資企業。

Kracie集團在國內最知名的是兒童餅幹類食品。但其實,該公司很早就在中國建有中藥生產企業:青島華鐘制藥有限公司。此次準備籌建的第二傢工廠設在山東威海,計劃2023年秋季投入使用。

日企Kracie制藥的新工廠主要將負責粉碎中藥原料、生產葛根提取物,計劃每年生產400噸葛根湯提取物粉末,最終成品將由日本富山縣高岡市的工廠制造。Kracie預計威海工廠建成後,其葛根原料總產能將擴大40%。

葛根湯是地地道道的中國古方,如今被日本藥企盯上,來中國建廠控制上遊原料。與此同時,中國的不少藥企,卻離中藥“守正創新”的目標越來越遠

以葛根湯為主打產品

Kracie制藥是Kracie控股旗下的公司,被譽為日本最大的非處方漢方藥生產企業。

官網顯示,其銷售的漢方藥主要有九款,包括當歸芍藥散片、葛根湯、八味地黃丸、六神丸等。其中,以葛根為核心成分開發的感冒藥系列藥為其主打產品,包括葛根湯提取物EX片、葛根湯提取物顆粒、葛根湯口服液等,功能主治為風寒感冒。

其實,“葛根湯”是我國東漢醫聖張仲景《傷寒論》中的名方,被稱為“透表散邪第一方”。大量臨床研究顯示,葛根湯可有效緩解發熱、頭痛、全身酸痛、口渴等癥狀,縮短病程。現代藥理學研究證實其具有抗病毒、抗炎、抗菌、退熱、調節免疫等作用。

中藥經典古方被日本藥企盯上,國內藥企又要輸一局?

中國藥企中,隻有瑞陽制藥和南京星銀藥業有3個批號的葛根湯產品。其中瑞陽制藥的葛根湯顆粒較為知名,是國傢中藥三類新藥、國傢中藥保護品種,在湖北、山東、貴州等多省被列入新冠肺炎防治用藥目錄。2018年8月,葛根湯顆粒轉為OTC,零售市場銷量增速頗為理想。

然而在國內社交軟件中,以“葛根湯”為關鍵詞檢索,就能發現不少年輕人以赴日購買漢方藥葛根湯為潮流,日本津村的葛根湯產品稱為“日本百年老牌漢方藥”、“日本皇室禦用品”,Kracie制藥的葛根湯也有不少擁躉。

傳統中藥少人問津,換成日本企業做成“漢方藥”就成瞭網紅產品,這種現象其實不少見,引人深思。

Kracie集團在1988年合資成立青島華鐘制藥的時候,還叫“日本鐘淵紡織株式會社”。這是一傢日本老牌的紡織企業,成立於1887年。據青島本地媒體2006年報道:1938年日軍占領青島時曾對當地紗廠進行重建,由鐘淵紡織牽頭建成“鐘淵公大第五廠”,即後來的青島國棉六廠。

如今,Kracie公司繼續在山東投資設立中藥企業,攫取中藥名方這座“富礦”。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憑借出眾的生產體系、管理技術,津村等日本漢方藥企業已成為中國中成藥國際化的最大競爭對手。

在國際中成藥市場上,日本專利申請數量位列第一,出口份額也占瞭近八成。如日本津村,已在我國先後建立起70餘個GAP藥材種植基地時,本土中醫藥企業礙於建立GAP費時費力,管理難度大,同一時期,同仁堂在全國的GAP基地不超過10個。

國內中藥材種植分散,生產方式原始,而且價格波動大,近年來,由於中藥材及原料藥的價格一再上漲,成本控制尤為艱難。同時,由於各個環節缺乏統一的標準和檢測方法,采集的藥材質量良莠不齊等,中藥材和中成藥歷來是藥監局“飛檢”的重災區。

中藥經典古方被日本藥企盯上,國內藥企又要輸一局?

同時,中醫藥的市場狀況也並不樂觀。近5年來,同等級醫院市場銷量狀況相似,國內中成藥零售市場銷量規模一直處於停滯狀態,增長全靠單價上漲來實現。

在這樣的市場格局下,集采也沒能放過中成藥。由廣東、湖南、山東等地開展的省級集采對常用中成藥按通用名歸類,同仁堂等品牌中藥企業為瞭避免被砍價的命運,紛紛在各地撤網,回歸藥店渠道銷售。

其實中藥享受的政策照顧並不少。今年3月,《“十四五”中醫藥發展規劃》發佈,提出建設國傢中醫藥綜合改革示范區,打造中醫藥事業和產業高質量發展高地,更是為推動中醫藥向現代化轉型帶來重大利好。

同日本的漢方藥相比,本土中醫藥企業除瞭在現代化生產方式上有差異之外,在品牌建設、市場開拓、形象塑造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已經進軍腹地的跨國企業,是攪活死水的鯰魚,還是吞沒本土行業的鯊魚?

關鍵還是看中國藥企的決心。

撰稿|李傲

編輯|江蕓 賈亭

運營 | 山谷

插圖|視覺中國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20965.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