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消滅蚊子”為何引發社會共鳴?

針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第5749號《關於開展全面消滅蚊子的建議》,國傢衛健委

針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第5749號《關於開展全面消滅蚊子的建議》,國傢衛健委近日在答復中表示,近年來,我國病媒生物防制工作取得長足發展,建立瞭覆蓋全國的病媒生物監測網絡,重點媒介傳染病疫情保持平穩並呈下降趨勢。下一步將深入開展愛國衛生運動,全面改善人居環境,強化病媒生物防制技術的研究,以創新技術推動防制工作,探索環境友好、綠色可持續、經濟適用的蚊蟲防控技術,降低蚊蟲密度水平。“全面消滅蚊子”的建議和國傢衛健委的答復,引發瞭網友的廣泛共鳴。之所以如此,主要因為蚊子的確令人生厭。蚊蟲叮咬給酷熱的夏季再增一些煩躁,讓睡眠不佳的人更難入眠。並且,蚊子數量和種類很多,似乎無孔不入、防不勝防,蚊帳、蚊香片、防蚊藥水等,都難以完全防住蚊子。此外,蚊蟲叮咬還能致病,輕則導致皮炎、皮膚過敏等疾病,重則讓人染上登革熱、瘧疾、絲蟲病等傳染病。假如不考慮其他影響,很多人都由衷地希望蚊子從此銷聲匿跡,讓“天下無蚊”變成現實。更要看到,蚊子帶來的影響與威脅,呈現出逐漸加劇趨勢。受氣候變化、人口流動性增加等因素影響,很多過去無蚊的地方,現在也出現瞭蚊子;過去隻有夏季多蚊的地方,現在冬季也出現瞭蚊子。新冠肺炎疫情大幅提升瞭民眾的傳染病防范意識,再加上蟲媒傳染病不斷增加,因此很多人擔心,倘若有一種致病性較強的病毒經蚊子傳播,將更加防不勝防。熱議此事,還因為滅蚊的確難度很大,有時還會面臨兩難選擇。蚊子雖然有害,但完全將之滅絕,以蚊為食的魚或鳥或許面臨食品短缺的風險,進而導致生物鏈斷裂。此外,一些看似很管用的滅蚊方法,同樣可能存在風險。比如運用化學方法滅蚊,可能導致污染。即使是一些高科技滅蚊方法,也同樣存在風險。廣東省曾推出“以蚊治蚊”方法,在“蚊子工廠”裡培育一些特殊的雄蚊放到野外,與野生雌蚊進行交配致其“絕育”。這種辦法雖然很奇特,但也有人擔心,此舉可能導致蚊子出現變異,甚至一旦“絕育”失敗,可能催生出新的蚊子品種。由此看來,真正的滅蚊硬招,不是完全消滅蚊子,事實上也無法做到這一點,而是將蚊子數量控制在一個理想水平;不是通過化學藥品、生物制劑等手段直接殺滅,而是應該主要通過環境改造等間接方式,消除蚊子容易滋生的場所,打造幹凈整潔的城鄉人居環境,循序漸進降低蚊子的密度。其實,國傢衛健委的這次答復,體現出的正是這種理念,這也是該話題能夠迅速引發社會共鳴的原因之一。蚊子雖小,卻關系到個人生活質量,更與傳染病防控、生態保護等重大社會話題息息相關,的確值得社會深入探討。很多人熱議此事,其實也是看到瞭這個話題的重要性,是參與意識的體現,是對這個話題受到人大代表和國傢衛健委重視的認可,是對不斷加強蚊蟲科學防治的期待。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22613.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