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羨慕的“秒睡”,也可能是一種病

隨時隨地說睡著就能睡著,恐怕要被眾多失眠患者看作是在“凡爾賽”。但特“困”戶的煩

隨時隨地說睡著就能睡著,恐怕要被眾多失眠患者看作是在“凡爾賽”。但特“困”戶的煩惱誰能理解?由於不引人註意,昏昏欲睡的狀態往往可能拖延醫治一二十年。今天,醫生就來帶大傢認識這種在我國有70萬患者的“瞌睡病”。癥狀輕重不一這個病愛禍害青少年一名剛剛升入初中的學生一上課就睡覺,一笑就摔倒,學習成績下降,是懶還是病……一名身強力壯的年輕人開著車卻頻頻點頭犯困,險些釀成車禍……一位中年大叔和別人聊著天卻突然口齒不清、昏昏欲睡,甚至打起呼嚕來……這些尷尬的局面是怎麼回事?其實困擾這些人的元兇是一種罕見的慢性睡眠障礙疾病,叫做發作性睡病。這種病的發病率很低,每2000個人中隻有1個人發病,全世界約有300萬發作性睡病患者,中國的發作性睡病患者約70萬,占全球的四分之一。每個發作性睡病的表現都不一樣,有的臨床表現很輕,隻有白天輕度犯困的,小睡一會兒就能改善,這些患者往往不去就診;有些患者的癥狀表現很重,會嚴重影響生活學習工作的方方面面。發作性睡病的高峰好發年齡在8至15歲,大約三分之二的患者7歲左右就會發病。第二個高峰發病年齡大概40歲以後。最小發病年齡可以在3歲發病,最大發病年齡可在70歲發病。由於發作性睡病發病率低,臨床癥狀差異大,公眾普遍對本病的認識不足,導致很多在兒童青少年時期發病的患者得不到及時的診斷治療,據國外研究報道,發作性睡病從發病到確診平均延遲8至22年。對於兒童青少年來說,這個年齡是求學和個性發展的關鍵時期,如果得不到及時診斷和治療,將對患者的人生產生巨大的影響。五大核心癥狀提示嗜睡“不簡單”發作性睡病最早是1880年由法國醫生首先報道,隨著對該病認識的加深,人們最終總結出發作性睡病的五大核心癥狀,也稱為“五聯征”。日間過度思睡是發作性睡病最常見的癥狀,幾乎百分之百患者都會出現,表現為突然發生的不可抗拒的睡眠發作,有時可能出現在行走、進餐或者交談時,在外界刺激減少時,例如看電視、看書或者開會時更容易出現。如果在這個時候睡上一覺,往往會有精力恢復的感覺,但精力的恢復持續時間往往不長。猝倒是指大笑或者強烈的情感刺激後出現渾身無力,使患者被迫跌倒或坐下,這是雙側肢體肌張力部分或完全喪失所致,雖然持續時間很短暫,但患者發作時有跌倒的風險。兒童患者的猝倒癥狀往往不典型,常表現為低頭、吐舌頭、面部表情異常等癥狀。無力發作的時間常為數秒至數分鐘。睡眠幻覺通常是看到熟悉人的影子、聽到熟悉的聲音,或者有被觸摸的感覺,這種體驗往往十分真實,常常讓人無法分辨夢境和現實,大多發生在剛要入睡時或者從睡眠中醒來時,也可發生在午睡時。睡眠癱瘓患者從睡眠中醒來身體好像被壓住瞭不能動一樣,也就是人們俗稱的“鬼壓床”。發作時患者意識清楚並能感知到周圍的事物,但卻無法活動或說話,需要有人推一下就很快恢復正常。這種情況會持續數秒至數分鐘,剛發病時會感到恐懼。盡管正常人也會出現“鬼壓床”,但發作性睡病的患者出現得十分頻繁。夜間睡眠紊亂這也是患者就診時的主訴之一,主要表現為睡眠不安,多夢易醒,醒後再入睡困難,此外也可以有周期性肢體運動以及快眼動睡眠期行為異常。除此之外,許多發作性睡病的患者還會出現體重增加、性早熟、精神障礙、認知功能損害等其他臨床表現。快來答題超10分建議看醫生如果出現上述癥狀的困擾,可以進行一個小小問卷測試一下,Epworth嗜睡量表是臨床上常用的調查量表,讓受試者對不同環境下“打瞌睡”的欲望進行自我評價,總分24分,大於10分則為思睡。請根據您近一個月的情況,從每道題中選擇一個最符合的情況進行勾選,評分標準:沒有或很少瞌睡0分,偶爾瞌睡1分,經常瞌睡2分,絕大部分或全部時間都有瞌睡3分。1.坐著閱讀書刊時(上課時);2.看電視(電腦)時;3.在公共場所坐著不動時;4.乘車旅行持續一小時不休息;5.條件允許情況下,下午躺下休息時;6.坐著與人談話時;7.午餐不喝酒,餐後安靜地坐著;8.遇堵車時,在停車的數分鐘內。建議評分大於10分的受試者及時到醫院的睡眠專科或神經內科的睡眠專業醫生就診,接受規范的標準多導睡眠監測、多次小睡潛伏期試驗。為瞭精準診斷和鑒別診斷,有些患者首次就診還需要進行系列的檢查,包括腦核磁共振、腦電圖、腰椎穿刺腦脊液食欲素檢測及發作性睡病的相關易感基因檢測,這些檢查能幫助提高發作性睡病診斷的精確性。目前多次小睡潛伏期試驗和腦脊液食欲素檢測仍被公認為發作性睡病具有診斷價值的重要檢查方法。趕走“睡神”除瞭吃藥調整生活習慣很重要發作性睡病還沒有針對病因的治療,所有的治療主要針對發作性睡病對生活影響最大的幾個核心方面進行,治療方法包括藥物治療和非藥物治療。藥物治療主要分為兩大類:一類是治療日間思睡的藥物,主要為精神振奮類藥物,如莫達非尼、替洛利生、哌甲酯等,還有一些FDA批準的新型促覺醒藥物;另一類是治療猝倒、睡眠癱瘓及入睡前幻覺的藥物,主要包括文拉法辛、氯米帕明等一些抗抑鬱劑等。這需要在睡眠專傢的指導下用藥,並定期復診。非藥物治療患者的積極心理在治療配合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具體應當如何做呢?首先可從簡單的日常生活習慣進行改變開始,如保證夜間充足睡眠,安排規律的午睡來減少白天睡意,戒酒、戒煙,避免過度進食高碳水化合物類食物;避免駕駛、高空及水下作業等;保持樂觀的態度,當存在自卑或抑鬱情緒,應及時尋求心理幫助或治療;也不可太過興奮,從而避免猝倒發作。對於青少年患者,傢長和老師應認識到日間思睡及猝倒是疾病表現,並對此表示理解,協助青少年患者進行心理建設和長期的疾病管理。同時患者應前往正規睡眠門診接受藥物治療。發作性睡病目前的治療已經取得瞭很大的進展,另有基因、幹細胞治療以及食欲素激動劑仍在實驗研究中,相信不久後會有更多的藥物投入到臨床使用,從而造福發作性睡病患者,趕走睡魔,讓患者重拾精力充沛的一天。文/詹淑琴(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22861.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