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意!醫保卡這樣用違法,或被追究刑責

隨著我國社會保障制度的完善,越來越多的老百姓用上瞭醫保卡,即醫療保險個人賬戶專用

隨著我國社會保障制度的完善,越來越多的老百姓用上瞭醫保卡,即醫療保險個人賬戶專用卡。醫院就診、看病買藥,有瞭醫保卡,不僅更方便,而且也大大減輕瞭患者的醫療負擔。但在現實生活中,卻有少數違法犯罪團夥將貪婪之手伸向瞭醫保基金,利用醫保卡倒賣藥品的新聞報道頻繁見諸於媒體。那麼,使用醫保卡套現違法嗎?可以用自己的醫保卡給傢人開藥嗎?把醫保卡借給別人需要承擔責任嗎?針對這些法律問題,北京尚權律師事務所張宇鵬律師進行瞭詳細解讀。案例一:男子利用醫保卡領取藥品出售獲利被判刑2020年至2021年期間,安徽省男子田某某利用國傢醫療保障政策,用自己及配偶呂某某的醫保卡,從醫療機構領取遠超其正常用藥量的藥品,然後進行出售、換取其他藥品,獲利1萬元。經辦案機關查明,田某某違規領取的藥品價值為33228.3元。正當他為發現瞭一條生財之道沾沾自喜時,殊不知自己的犯罪行為已引起瞭警方的註意,最終被捉拿歸案。最終,法院以詐騙罪判處田某某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律師普法:張宇鵬律師表示,近幾年,利用醫療保險管理漏洞,詐騙醫療保障金的案例時有發生。僅2020年,全國公安機關就偵辦此類案件1396起,抓獲犯罪嫌疑人1082名,追繳醫保基金4億多元。司法實踐中,醫療保險詐騙主要有三類,一是醫療保障經辦機構的工作人員利用職權,詐騙醫療保障金;二是定點醫藥機構及其相關工作人員虛構用藥信息,詐騙醫療保障金;三是個人詐騙醫療保障金。根據我國《社會保險法》《醫療保障基金使用監督管理條例》《刑法》等法律規定,參保人員不得利用享受醫療保障待遇的機會轉賣藥品,接受返還現金、實物或者獲得其他非法利益。參保人員實施前述行為的,醫療保障行政部門可暫停其醫療費用聯網結算3個月至12個月;以騙取醫療保障基金為目的,實施前述行為,造成醫療保障基金損失的,醫療保障行政部門應當處以騙取金額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罰金;達到數額較大標準,觸犯刑法的,應以詐騙罪追究刑事責任。本案中,被告人田某某作為參保人員,以牟利為目的,利用享受醫療保障待遇的機會超量購買醫保藥物並轉賣,造成國傢醫療保障基金損失,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詐騙罪,應依法懲處。本案的判處,有利於維護醫療保障基金安全,也為參保人員違法違規使用醫療保障待遇敲響瞭警鐘。案例二: 醫保卡購藥轉賣 “幫手”也獲刑2020年7月,上海市黃浦區一條非法經營藥品的黑色利益鏈被牽出。收醫保卡、配藥、快遞小哥都因參與瞭這一違法行為被判處刑罰。早在2019年1月,做勞務中介的臧某、孟某經人介紹認識瞭李某,李某向他們傳授瞭一條“致富”之道:“有些人會因為需要錢,拿閑置的醫保卡找人套現,你們可以到工業園區發些小廣告收卡。”兩人發現這個商機後,便開始替李某收卡,從中賺取差價。作為中間人,李某從臧某、孟某處收來的醫保卡轉手就交到瞭丁某手中。李某向丁某宣稱自己有渠道能弄來別人的醫保卡,可以將卡內剩餘金額以6折的價格賣給丁某,由丁某去醫院配自己公司的藥。這樣一來一舉兩得,丁某既賺瞭外快又完成瞭單位業績指標。二人一拍即合,開啟瞭“供卡+配藥”的“生意”。截至案發,李某等人非法出售藥品達11萬餘元。檢察機關認為,李某、丁某、臧某、孟某等人違反國傢藥品管理規定,非法經營藥品,擾亂市場秩序,應以非法經營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最終,經上海市黃浦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李某等人因犯非法經營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個月至拘役六個月不等的刑罰,各並處2萬元至1萬元不等的罰金。律師普法:張宇鵬律師表示,這個案例中所涉及的非法經營罪,是指違反國傢規定,非法經營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五十一條規定,“從事藥品批發活動,應當經所在地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從事藥品零售活動,應當經所在地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無藥品經營許可證的,不得經營藥品。”上述規定意味著國傢以法律的形式,要求從事藥品銷售行為,無論是批發還是零售,都要經過藥品監督管理部門批準,取得藥品經營許可證。如果沒有獲得藥品經營許可證,從事銷售藥品的行為,就屬於非法經營行為,情節嚴重的,將被追究刑事責任。具體到醫療保障金的相關案件中,非法經營的具體表現為,倒賣醫保藥品的違法犯罪分子,絕大多數都是不具備藥品經營許可的個人。此時,倒賣藥品的行為人就屬於違反國傢藥品管理規定,涉嫌非法經營藥品,情節嚴重的,就要以非法經營罪追究刑事責任。案例三:借親友醫保卡買藥看病被判刑2019年1月,劉某患病需要就醫,因從單位辭職後醫保卡一直未續保,於是便找到姐夫張某借走醫保卡。後劉某冒用張某名義,使用張某醫保卡至醫院就診。掛號成功的劉某來到醫院後,門診醫生告知劉某床位不足,暫時無法手術治療,先繳費開藥。劉某拿著張某的醫保卡繳費拿藥後回傢。不久後,劉某辦理瞭住院手續,再次使用張某的醫保卡完成瞭手術。2019年5月,醫保局接到舉報,劉某冒用張某醫保卡就醫。醫保局分別對張某、劉某約談,劉某試圖以張某不知情為由,替張某隱瞞。在種種證據面前,二人承認冒用醫保卡騙取社保基金合計6900餘元的事實。2021年2月,劉某被檢方公訴後,法院以詐騙罪判處劉某拘役三個月,緩刑三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考慮到張某因親情關系將醫保卡借予妻弟使用,已退賠涉案損失,亦未從中獲取利益,且到案後認罪認罰,屬於犯罪情節輕微,故檢方對張某作不起訴處理。律師普法:張宇鵬律師表示,以欺詐、偽造證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騙取養老、醫療、工傷、失業、生育等社會保險金或者其他社會保障待遇的,屬於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的詐騙公私財物的行為。本案中,劉某冒用姐夫張某醫保卡就醫,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騙取醫保基金,屬於詐騙公私財物的行為。因此,醫保卡隻能由參保人本人使用,明知他人冒用自己醫保卡,仍出租、出借,數額較大的,將構成共同犯罪,即便無償借給傢人親友使用一樣觸犯法律。醫療保障是減輕群眾就醫負擔、增進民生福祉、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重大制度安排。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實施的《關於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中明確,“以零容忍的態度嚴厲打擊欺詐騙保行為,確保基金安全高效、合理使用”,強調“加強部門聯合執法,綜合運用協議、行政、司法等手段,嚴肅追究欺詐騙保單位和個人責任,對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堅決打擊欺詐騙保、危害參保群眾權益的行為”。通過該《意見》,可以看到國傢對打擊醫保領域違法犯罪行為的決心。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講,須嚴格按照《醫療保障基金使用監督管理條例》要求使用醫保卡,做到專卡專用,不多領、不虛報、不轉賣,自身遵法守法的同時,也不給其他違法犯罪分子可乘之機。案例四:5人盜刷他人醫保卡被判刑2021年12月12日至12月13日,董某某在收到上線提供的醫保卡賬號和密碼後,指使吳某某、林某某、徐某某、李某4人使用醫保賬號和密碼,在廣東省廣州市、貴州省貴陽市多個藥店購買某阿膠等藥品,共計盜刷12名參保人員的醫保金累計68000餘元。此案經公開審理後,法院判決認為,董某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夥同他人采用盜刷醫保卡的方式竊取財物,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吳某某、林某某、李某、徐某某在他人指使安排下,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盜刷醫保卡的方式竊取財物,其行為均已構成盜竊罪。5名被告人分別被處以3年8個月至7個月有期徒刑,並處罰金人民幣1000元至5000元。律師普法:張宇鵬律師表示,冒用他人醫保賬戶資金的行為定性,應區分醫保賬戶資金的性質。我國基本醫療保險基金由統籌基金和個人賬戶構成。統籌賬戶資金由醫保中心管理,參保人員發生符合當地醫保報銷條件的費用由統籌賬戶支付,該賬戶資金並不屬於參保人個人財產,如果冒用他人醫保卡偽造就醫、住院等材料騙取醫保資金報銷的,可以按照詐騙罪論處。而個人賬戶資金,隻能用於支付在定點醫療機構或定點零售藥店發生的,符合基本醫療保險藥品目錄、診療項目范圍、醫療服務設施標準所規定項目范圍內的醫藥費用。原則上不得提取現金,雖然使用有所限制,但在其法律性質上,《國務院關於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規定“個人賬戶的本金和利息歸個人所有,可以結轉使用和繼承”。這個案例中所涉及的盜竊罪,是指通過秘密竊取的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行為。這裡面包含兩層意思,一是違背他人意願,將他人財物據為己有;二是竊取帶有隱秘性,是在他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實施。該案中,雖然是冒用他人名義獲得醫保藥品,但屬於在藥店盜刷個人賬戶資金購買藥品的行為,侵犯的是個人財產的所有權,屬采用秘密手段盜竊他人財產,因此最終法院認定以盜竊罪定罪處罰。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22927.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