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著?睡眠障礙或是帕金森病早期征兆

睡眠是人類最重要的生理活動之一,人的一生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睡眠中度過的。健

睡眠是人類最重要的生理活動之一,人的一生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時間是在睡眠中度過的。健康的睡眠可以保護我們的大腦,蓄積機體能量,而各種各樣的睡眠異常則有可能導致疾病的發生。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加劇,帕金森病(PD)作為最常見的神經退行性疾病之一,已成為中老年常見疾病,其中,男性患病率高於女性。而在帕金森病患者中,有極大比例存在睡眠障礙,有些睡眠障礙甚至是帕金森病的早期征兆。2022年11月8日,英國伯明翰大學的研究人員在權威雜志《睡眠》上,發表瞭一篇題為“Association of sleep abnormalities in older adults with risk of developing Parkinson’s disease”的前瞻性研究論文。該研究結果指出,睡眠結構的異常要早於帕金森病數年,並且可以識別出未來可能發展為帕金森病的高風險個體。該團隊從一個男性骨質疏松性骨折研究隊列中,納入2770位≥65歲、基線時未患帕金森病的參與者展開研究,利用多導睡眠監測(PSG)進行睡眠分析,並進行12年的隨訪觀察,參與者按照要求定期對帕金森病的診斷情況進行報告,帕金森病的發病與否由醫生進行界定。在9.8年的中位隨訪期間,有70名參與者 (2.5%) 確診為帕金森病。PSG分析顯示,較長的總睡眠時間、較低的快速眼動睡眠 (REM)百分比、非快速眼動睡眠期間較低的α/θ 比率,和快速眼動睡眠期間較高的最低氧飽和度均增加瞭PD的發生風險。睡眠問題作為在帕金森病早期和疾病進展時的常見問題,總體發生率在47.66%~89.10%。其中一些睡眠問題甚至可以在帕金森病患者出現運動癥狀前幾年就開始出現。因此,在帕金森病的診斷和治療過程中,睡眠障礙的幹預成為大傢日益關註的話題。2022年,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首次制訂瞭《中國帕金森病睡眠障礙管理專傢共識》(以下簡稱“專傢共識”),對帕金森病睡眠障礙的臨床規范化處理起到重要的指導作用。帕金森病患者存在哪些睡眠障礙?帕金森病睡眠障礙的表現千變萬化,主要分為兩種夜間睡眠障礙和覺醒障礙 ,通俗來講就是——夜間睡不好,白天睡不醒。白天容易出現的睡眠問題是,白天過度嗜睡 (EDS)和睡眠發作,而白天的困倦思睡,隨著病程的進展出現增加,同時出現夜間睡眠質量下降、情緒低落、食欲下降等不良影響。夜間出現的睡眠問題包括失眠、快速動眼睡眠行為障礙 (RBD)、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OSAS)、不寧腿綜合征(RLS)和周期性腿部運動障礙(RLSM)。失眠是帕金森病常見的睡眠障礙類型,可以表現為入睡困難,夜間易醒,早醒,睡眠質量下降,睡眠時間減少(通常少於6.5小時)。其中,帕金森病患者最常見的是保持睡眠困難,睡眠節律紊亂,嚴重影響瞭帕金森病患者的正常生活和工作。不寧腿綜合征是常見的神經系統感覺運動障礙,帕金森病患者的患病風險是一般人群的3倍,病人躺下時腿部有不舒服的感覺,運動後會緩解,不寧腿綜合征常常伴隨著睡眠時的腿部抽搐運動(周期性腿部運動障礙),通過幹擾入睡和影響睡眠維持進一步損害睡眠質量。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綜合征是在睡眠中出現呼吸異常的疾病,患者睡眠時呼吸中斷,日間可感覺疲勞、困倦、精神萎靡、晨起頭痛、遲鈍,以及記憶力、註意力、判斷力和警覺性下降,與嗜睡、認知功能障礙甚至運動癥狀密切相關,對帕金森病患者長期預後產生不利影響。睡眠時大喊大叫、拳打腳踢是帕金森病的早期征兆嗎?有越來越多的證據發現,快速動眼睡眠行為障礙,其與帕金森病的發病有密切關系。患有快速動眼睡眠行為障礙的老年人將來發展成為帕金森病人的可能性遠高於正常老年人,而其出現甚至早於帕金森病起病幾年甚至幾十年。帕金森病起病比較隱匿,很多病人早期的癥狀不是很典型,比如乏力頭暈等,或者早期癥狀比較輕微,僅是走路變慢、寫字變小等,因此很多患者發病兩三年之後才前往醫院看病。這時候往往已經錯過瞭早期藥物幹預的最佳時間,從而沒辦法有效地延緩病情進展。快速動眼睡眠行為障礙可以當成帕金森病的潛在危險信號,當信號燈亮起的時候,引起我們的關註。 要深入瞭解快速動眼睡眠行為障礙,就先要明白什麼是快速動眼睡眠。我們入睡後,會在兩種睡眠狀態中反復切換,先是由淺入深,再回到淺睡眠、深睡眠的狀態稱為快速動眼睡眠。在這個時期,我們的眼球會快速轉動而因此得名。除此之外,在快速動眼睡眠階段,全身絕大部分肌肉完全放松,四肢和軀體不能活動,夢境也常常發生在這一時期。有快速動眼睡眠行為障礙的病人,在快速動眼睡眠期肌肉沒有完全放松,往往出現大喊大叫、拳打腳踢這種復雜的動作,而且這些行為往往是和夢境內容密切相關的,更嚴重的會因為出現躲避動作而從床上摔落,對患者和傢人都帶來一定傷害。上述專傢共識指出,多導睡眠檢測監測是診斷快速動眼睡眠行為障礙的必要手段,而提供安全的睡眠環境是該類患者重要的非藥物治療手段。出現睡眠障礙後,帕金森病患者應該如何處理?首先,請及時至醫院就診,經過系統評估後,選取合適的藥物幹預。對於患者自身,做到以下幾點可以有效地改善睡眠問題養成:1)養成良好的睡眠習慣,創造一個舒適的睡眠環境,盡量避免在下午或傍晚時分小睡。建立一個有規律的睡前固定程序。例如,每天在同一時間睡覺和起床,並在晚上做放松的事情,如看書。2)避免在睡前做可能幹擾睡眠的事情,如咖啡因、酒精和夜間頻繁飲水。3)白天進行定期的體育活動和鍛煉。4)如果患者伴有夜間睡眠拳打腳踢等傷害行為,可在床邊設置圍欄或放置柔軟地毯、避免尖銳或易碎物品放置在床邊,若患者病情允許,可單獨就寢或使用獨立臥室,以避免對同床者造成傷害。睡眠障礙嚴重影響帕金森病患者及看護者的睡眠質量和生活質量,希望能夠幫助大傢理解帕金森病和睡眠障礙之間的密切關系,幫助到帕金森患者安然入睡。(作者康文巖,系上海交通大學附屬瑞金醫院神經內科副主任醫師,從事帕金森及運動障礙病的臨床研究與基礎研究10餘年,主要研究方向為帕金森病的發病機制、早期診斷。)參考文獻:1. OTAIKU A I. Association of sleep abnormalities in older adults with risk of developing Parkinson’s disease [J]. Sleep, 2022, 45(11).2. 中華醫學會神經病學分會帕金森病及運動障礙學組,中國醫師協會神經內科醫師分會帕金森病及運動障礙學組. 中國帕金森病睡眠障礙管理專傢共識 [J] . 中華神經科雜志, 2022, 55(5) : 441-451.3. Schapira AHV, Chaudhuri KR, Jenner P. Non-motor features of Parkinson disease. Nat Rev Neurosci. 2017;18(7):435-4503. Chahine LM, Amara AW, Videnovic A. A systematic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on disorders of sleep and wakefulness in Parkinson’s disease from 2005 to 2015. Sleep Med Rev. 2017;35:33–50.4. Gjerstad MD, Tysnes OB, Larsen JP. Increased risk of leg motor restlessness but not RLS in early Parkinson disease. Neurology. 2011;77:1941–6.5. Harmell AL, Neikrug AB, Palmer BW, et al.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and cognition in Parkinson’s disease. Sleep Med. 2016;21:28–34.6. Di Fabio N, Poryazova R, Oberholzer M, Baumann CR, Bassetti CL. Sleepwalking, REM sleep behaviour disorder and overlap parasomnia in patients with Parkinson’s disease. Eur Neurol. 2013;70:297–303.7. Berg D, Postuma RB, Adler CH, et al. MDS research criteria for prodromal Parkinson’s disease. Mov Disord. 2015;30:1600–11.8. Valli K, Frauscher B, Peltomaa T, Gschliesser V, Revonsuo A, Hogl B. Dreaming furiously? A sleep laboratory study on the dream content of people with Parkinson’s disease and with or without rapid eye movement sleep behavior disorder. Sleep Med. 2015;16:419–27.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23087.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