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別“亓媽媽”!四川名中醫亓魯光逝世,患者從西昌、九寨溝趕來送她最後一程……

“各位,再見瞭。天堂需要我去治療糖尿病,幫著造小baby去瞭。”8月4日晚,亓魯

“各位,再見瞭。天堂需要我去治療糖尿病,幫著造小baby去瞭。”8月4日晚,亓魯光教授的兒子熊文匯在亓教授的朋友圈裡,發佈瞭一段以她自己口吻寫的“告別語”。三個月前,她一邊接受針灸治療、一邊給病人看診,在看完最後一個病人後,突然倒下失去瞭意識。雖經積極救治,但一直未能完全恢復意識,於8月4日離開瞭人世。

淚別“亓媽媽”!四川名中醫亓魯光逝世,患者從西昌、九寨溝趕來送她最後一程……

亓魯光最後一次門診 一邊針灸一邊看診

8月4日,四川省名中醫、國傢名老中醫藥專傢學術經驗繼承工作室指導老師、博士生導師、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內分泌科主任中醫師亓魯光教授因病醫治無效,在成都去世,享年71歲。

8月6日上午9時,亓魯光教授遺體告別儀式在成都東郊殯儀館舉行,她的親人、同事、好友、患者,含淚送走瞭她。告別儀式結束後,眾人漸次散去。在大廳外的角落裡,卻仍有患者遲遲不肯離去,他們雙眼通紅,並不停地用手搓揉,淚水忍不住流瞭出來:“亓媽媽,一路走好!”

紮針坐診:

最後一個病人看完後,她突然倒下瞭

亓魯光教授的丈夫是同為中醫大師、剛獲得“第二屆全國名中醫”稱號的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熊大經教授,專攻中醫耳鼻喉科。

兩位中醫名傢攜手相伴47餘年,一生在醫案總結整理、著書立說、學術經驗傳承等各方面互為良師益友,為共同熱愛的中醫事業奮鬥。在醫院,亓老和熊老是一對模范夫妻,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先忙完的就等著另外一個下班,幾十年來相濡以沫。5月5日立夏,天氣格外炎熱,下午6點過,熊老來到亓老診室時還有病人,他便等瞭一會兒。“今天好熱,戴著口罩好悶。”見亓老有些不舒服,熊老便讓她把口罩摘下透透氣,接著她又繼續給病人開藥。把藥開完後,亓老感覺有些頭痛,“頭好痛、好痛” ,大夥立即扶著她到診斷室的床上躺著休息。可是,亓老剛剛躺下,就有些不對勁,眼神迷離起來。熊老呼喊她的名字:“魯光,魯光……”亓老眼睛緩緩地睜開瞭一點,看瞭一眼,等第二次再喊的時候她就沒有瞭反應。隨即,亓老被送往瞭急診室進行搶救。

原來,亓老從當天下午2點開始一直看診到6點過,看瞭40個病人,其中15個是看的加號,還有很多都是免費看的。跟隨亓老出診的學生王冰冰說,由於亓老左手曾受傷留下後遺癥,當天有些疼痛麻木,便一邊接受針灸治療、一邊給病人看診,連一口水都沒喝過。當她感到不舒服時,大傢都勸她回去休息,但是她說:“病人來一趟不容易,我給他們看完吧。”就這樣,她一直堅持到最後一個病人離開診室,而此刻,她再也沒能堅持住,倒在瞭診室裡……

經診斷,亓老被確診為蛛網膜下腔出血,經過近三個月的積極救治,她一直未能完全恢復意識,於8月4日離開瞭人世。8月4日晚間,亓魯光教授的朋友圈裡發佈瞭一段以她自己的口吻寫的“告別語”:“各位,再見瞭。天堂需要我去治療糖尿病,幫著造小baby去瞭。” 驚聞噩耗的大傢悲傷至極……

繁忙的診室:

永遠笑瞇瞇,從不拒絕病人,無條件加號

在亓老的診室門口,時常都圍滿瞭人,因為他們知道善良的亓老從不拒絕病人。“她從不拒絕任何人,軍人、醫生、老人、小孩等都是無條件加號。”毛俐是亓老的眾多學生之一,從2005年開始便間歇跟著亓老進修學習。知道亓老年紀大瞭,看診辛苦,她和其他學生試圖在門口擋住一些加號人,卻要被亓老罵。亓老對他們說,需要找到她看病的肯定是很難的,能多幫一個是一個。經常到瞭上午11點過,門診室外還有很多病人在等,很多是從外地過來的,就算坐最早的一班車來,到醫院也要12點,不忍心病人大老遠白跑一趟,亓老便會加號把病人看完。

正因為如此,亓老的看診時間總是超時的,若是早上8點的門診,正常是中午12點下班,亓老要看到下午2、3點,看完病人後再和學生們一起吃盒飯,“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準時吃過一口中午飯。”毛俐說。此外,她會把自己的手機和微信給病人,隻要病人有事,就算是休假她也會遠程網上問診。

在傢裡,兒子熊文匯聽到母親接到最多的電話就是患者的電話,有些外地的患者就醫不便,遇到問題會電話請教母親,母親總是耐心指導。在兒子眼裡,母親從來不會對別人發脾氣,看病時對待病人永遠都是笑瞇瞇。為什麼?母親回答說:“來找她的病人都是很難的,他們來瞭,我好好給他們一說,一方面他們看到我就有信心,另外一方面從心理上幫助他們,把心裡面的焦慮釋放出來。”

2014年,當時還在念大四的李志超來到亓老的診室,說想要跟著學習,亓老二話不說便答應瞭。“當時我站在亓老背後,亓老看見瞭說‘你過來在這兒坐著學’。”從這一跟就跟到瞭現在。讓李志超感動不已的是,亓老除瞭教授醫術,還關心著他的生活,把他當自己孩子一樣看待。大學畢業後,李志超回到山東待瞭一段時間,後來返回成都,亓老幫他找到瞭工作,還介紹瞭女朋友。一次,李志超跟著亓老出診,診室裡一位相熟的患者帶著女兒來看病,聊天時說女兒剛畢業,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對象可以推薦,這時,亓老指著旁邊的李志超說:“這個小夥不錯,要不加個微信瞭解一下。”沒想到,這次牽線促成瞭一對有情人。

患者悼念:

心裡好難過,“亓媽媽”一路走好

得知亓老去世的消息,除瞭親人、朋友悲傷至極外,她的患者們也紛紛表示遺憾和難過。“談及亓老就淚流不止,沒有她就沒有我現在幸福的一傢,您一路走好”“心裡好難過,亓老一路走好”……在患者群裡,大傢紛紛悼念起亓老。在追悼會上,亦有眾多患者從西昌、九寨溝等地趕來,送她最後一程。

8月5日,患者祝女士在朋友圈看到瞭亓老去世的消息,非常難過,“亓媽媽走瞭,太可惜。”平時,祝女士都親切地稱呼亓老為“亓媽媽”,通過多年的治療,他們之間早已從病患關系變成朋友,甚至是親人。今年48歲的祝女士,曾經做過11次試管嬰兒都沒成功,身體和心理都遭受瞭極大的痛苦。幾年前,絕望的她在朋友的推薦下找到瞭亓老,通過中藥對身體進行調理,準備最後一搏。最終亓老沒有辜負他們,通過兩年多的調整,她成功受孕,在2020年順利生下瞭女兒,心中的感激和幸福無以言表。“亓媽媽人真的特別好,她從不會嫌病人囉嗦,總是耐心聆聽。”祝女士說,聽完患者傾訴後,亓老還會開導一番,每次從診室出來後,心情都放松多瞭。此外,她的先生在亓老那看內分泌,母親看糖尿病,可以說亓老是他們一傢子的大恩人。因此,她吩咐先生一定要代表全傢人去送亓老最後一程。在亓老的靈堂前,祝女士的先生送上鮮花,深深地鞠瞭躬,一個人在旁邊默默站瞭半個小時才離開。“很感謝亓媽媽這麼多年的照顧,之前說等娃娃出生瞭請她吃頓飯,因為疫情一直拖著,這頓飯以後永遠也吃不成瞭……”

小沈的媽媽在得知亓老走瞭後,哭瞭一晚上,一傢三口從西昌趕到追悼會現場,一進門便跪下來哭泣,她說:亓老是她孩子的救命恩人。小沈在很小的時候患上瞭兒童1型糖尿病,四處求醫無果,最後在亓老多年的醫治下,病情得到控制,如今已是大小夥子,考上瞭大學。

亓老從醫幾十年來,無論是內分泌疾病、糖尿病及並發癥,還是不孕不育,受到過亓老救治的患者數不勝數。在她的病人裡,幾乎所有人對她的評價都是:笑瞇瞇、從不嫌麻煩。

潮流老太:

喜歡學習新鮮事物,拍抖音學英語樣樣行

8月6日,熊文匯穿上瞭一件白色襯衣和一條黑色西褲來送別母親最後一程,這是15年前母親陪他買的。熊文匯是電子科技大學的教授,博士生導師,5月5日晚上,他正在學校加班,接到父親的電話說:“母親不好瞭,快回來!”掛掉電話後他立即驅車趕往醫院,此時母親已在ICU裡搶救。采訪中,談及母親,他數次哽咽落淚,至今仍難以接受她離開的事實。

“她很潮流,喜歡學習新鮮事物,完全就是個年輕人。”熊文匯說,亓老雖然已經71歲,但仍保持著年輕的心態。熊文匯打開亓老的手機,裡面下載瞭小紅書、美圖秀秀、抖音、剪映、流利說英語、全民K歌、京東等各類APP,工作間隙,亓老會自己用手機拍抖音、剪視頻。“發抖音咯!我們大傢一起上班咯”2019年4月,亓老在抖音視頻賬號上發出瞭第一條視頻,視頻裡她用手機拍下自己和一起上班的學生們,大傢都開心地笑著,氣氛十分融洽。在她的抖音賬號裡,發佈的內容多與患者問診相關,或普及中醫藥文化,“今天有個非常高興的事情,小姑娘月經停瞭五年,常年用激素治療,吃中藥以後來月經瞭,我們非常高興。”看到患者治愈她開心地說。

熊文匯說,母親有時間還會學習英語,雖然年紀大瞭學瞭容易忘,但還是堅持在學。母親還曾告訴他要不是年紀大,她還要去學沖浪。當母親離世後,他代母親在朋友圈裡發送瞭“告別語”,並配上瞭母親對著鏡頭大笑、宛若頑童一般開心的照片。積極樂觀、熱愛生活,這就是他眼裡的母親。

淚別“亓媽媽”!四川名中醫亓魯光逝世,患者從西昌、九寨溝趕來送她最後一程……

亓魯光傢屬代發的最後一條朋友圈

傢庭和睦

她說:先生和兒子是她的驕傲

工作中,亓老兢兢業業,成就卓然;生活中,她傢庭和睦,把工作和傢庭關系處理得很好,令後輩們非常羨慕和敬佩。

現在已是教授的謝慧是熊老的徒弟,也是全國名中醫熊大經傳承建設工作室負責人。她從讀研究生開始便跟隨熊老學習,由於熊老和亓老的感情非常好,經常一起上班下班,形影不離。謝慧經常跟著熊老一起學習完後,兩老就帶著她一起去吃飯。更有緣分的是謝慧與兩老的兒子同年同月生,20多年來她與兩老建立瞭深厚的感情,亓老也把她當成女兒一樣看待。有時謝慧犯瞭錯,被熊老批評,她犟嘴,亓老總是幫忙打圓場,說:“不要罵她,她知道錯瞭”,她生完孩子,兩老就買好嬰兒車第一時間來看望……因此,亓老的離開讓謝慧非常難過。

很久以前,亓老在學校大禮堂給幾百名學生做講座,熊老搬瞭一張凳子端正地坐在第一排,講座結束後,同學們被亓老的精湛醫術和獲得的眾多榮譽所折服。但亓老卻說:“讓我這一生最驕傲的不是我取得過多少榮譽,而是我的傢庭,我有一個如此優秀的先生和一個如此優秀的兒子,是我最開心和驕傲的事情。”當時亓老說話時的表情、神態,滿臉洋溢的幸福感,讓謝慧至今難忘。謝慧還記得,隨時去熊老傢裡,亓老師要麼在看書,要麼在打掃衛生,有時向熊老請教問題,亓老也會提出建議。

“我不能吃糖,亓老師說年紀大瞭代謝差瞭要少吃糖。”當學生給熊老糖時,他嘴裡都是亓老的囑咐。在謝慧看來,兩老的愛情是點點滴滴,舉手投足之間的默契,而亓老也隨時給周圍的人傳遞幸福和快樂,隨時看到她都是笑瞇瞇的,望著熊老的那種眼神充滿瞭崇拜,幾十年如一日。

淚別“亓媽媽”!四川名中醫亓魯光逝世,患者從西昌、九寨溝趕來送她最後一程……

亓魯光和丈夫

5月亓老病倒後,熊老的精氣神都垮瞭,知道自己狀態不好,為瞭對病人負責,他進行瞭休整。但沒隔多久,堅強的熊老又恢復瞭門診,繼續看診,但明顯能感覺到整個人像蒼老瞭10歲。而如今亓老的離世對熊老來說打擊更大,謝慧知道這個時候說任何安慰的話都是蒼白的,但她還是鼓起勇氣給老師發瞭短信,熊老回復她:痛失愛妻,悲痛無言,匆匆病倒,竟成永別,難以面對……

從醫47年:

她曾說:希望自己有生之年能夠為社會作出更多的貢獻

亓魯光教授是山東省濟南市人,童年隨傢人支援“三線建設”來到四川,父親就是後來被譽為“三線建設英雄”的攀枝花市寶鼎山煤礦建設指揮部黨委書記亓偉。1975年畢業於成都中醫藥大學後,她開始從事中醫臨床工作。

據瞭解,亓老擅長中醫糖尿病及並發癥診治、多囊卵巢綜合征(引起不孕癥),及甲狀腺疾病、肥胖、卵巢早衰等內分泌代謝相關疾病。

其中,糖尿病是一種嚴重危害患者身體甚至生命的疾病,數百年來西醫對糖尿病足引起的壞疽多采取手術截肢的治療方法。亓老繼承瞭傳統中醫理論精髓,立足臨床實踐,結合現代疾病特點,創立瞭一套脈絡清晰,理法方藥齊備的學術經驗體系。創造性地提出“氣虛血瘀,邪毒留戀”的糖足發病機制,並立“益氣活血解毒”之法,特別是她自創的中藥復方“脈通方”臨床實踐療效顯著,為許多糖尿病足患者免除瞭截肢的痛苦。更為解決這一世界性難題提出瞭中醫藥防治優化方案,成為學界糖足治療模板。

2018年,經國傢中醫藥管理局批準,依托成都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建設,亓魯光全國名老中醫藥專傢傳承工作室正式啟動,將“亓氏”診療思想體系傳承和發揚光大。

71歲的亓老仍堅持在一線崗位上,從事臨床工作47年的她還是全國老中醫藥專傢學術經驗繼承指導老師,通過“師帶徒”模式,進一步傳承和弘揚中醫藥文化。亓老曾說:“隻要在有生之年還有點兒力氣,就帶帶大傢,讓大傢共同成長。希望我的努力能夠對社會有所貢獻,也希望我的學生能夠更好地服務於社會。”

淚別“亓媽媽”!四川名中醫亓魯光逝世,患者從西昌、九寨溝趕來送她最後一程……

亓魯光和學生們

龔光明是亓魯光教授全國名老中醫學術傳承繼承人,也是亓魯光名中醫工作室的負責人,他跟隨亓老學習近二十年。“她一直鼓勵年輕人發展,不僅要求我們把中醫做好,更要求西醫不能弱,‘兩把刀’齊頭並進。”龔光明說,亓老和藹可親,從來沒看過她發脾氣,但在業務上對他們要求非常嚴格。比如,內分泌所有新技術都必須在第一時間學習和掌握,中西醫並進。近幾年,在中醫治療糖尿病及並發癥方面已得到傳承,亓老又開始在不孕不育方面有瞭新研究,通過中醫解決西醫解決不瞭的一些問題,目前僅登記在冊的成功案例就有1000多例。

在龔光明看來,亓老走瞭是業界的一大損失,作為繼承人,他不僅要學習亓老做人的風范,還要沿著她的學術發展方向繼續研究,將其學術發揚光大。

紅星新聞記者 張肇婷 實習生 趙雲帆 圖據受訪者

編輯 譚王雨

(下載紅星新聞,報料有獎!)

淚別“亓媽媽”!四川名中醫亓魯光逝世,患者從西昌、九寨溝趕來送她最後一程……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6867.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