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近2萬名慢阻肺患者生活質量,丁念:他是為病人以身試治的“三思郎中”

“真沒想到,兄弟口中的‘老中醫’居然是名40多歲的年輕人。”80歲的朱先生從廣州

“真沒想到,兄弟口中的‘老中醫’居然是名40多歲的年輕人。”80歲的朱先生從廣州專程回漢,在74歲弟弟的陪同下來到武漢市中醫醫院漢陽院區,向肺系病科副主任丁念求醫。74歲的“小朱”先生告訴記者:“丁醫生是我的救命恩人。他看病穩、準、好,在我心裡,他就是一位‘老中醫’。”丁念起身將兩位老人迎進診室落座,望、聞、問、切下來,首診用瞭半個多小時。

改善近2萬名慢阻肺患者生活質量,丁念:他是為病人以身試治的“三思郎中”

丁念。

“別的醫生看完3個號瞭,他一個病人還沒看完。”丁念看病慢人盡皆知。他“慢”在每看一位病人必過“三思”——先以西醫的問診模式全面瞭解病人病情、病癥、病史,再用中醫辯證法摸準病人的“病根”,最終以“中西醫融合”的診療思路為病人量身定制診療方案。久而久之,他在病友圈有瞭“三思郎中”的稱號。

從醫初心:每個生命都應受到尊重與珍視

2014年“小朱”先生被確診為重度慢阻肺,2016年經人介紹找到丁念。“他心細如塵,問診很詳細,這讓我覺得他非常可靠、可親。”丁念沒有辜負相托,經歷一段時間治療,病人病情得到有效控制,2019年還順利登上泰山南天門。

丁念是一名醫學博士,行醫18年,他用中西醫融合的方式,成功改善瞭近2萬名像“小朱”先生這樣的慢阻肺患者生活質量。“中醫要求醫生德近佛、才近仙。病人找我們看病,就是以命相托,我必須將心比心,不吝時間。”

丁念從醫的志向是在15歲一次生病就醫時立下的。當時,醫院病人很多,醫生行色匆匆,身患疾病的人多渴望醫生能多說一句。丁念說:“成為一名醫者,盡我所能,讓每一個生命都受到尊重與珍視。這是我從業的初心。”

杏林鬱然:自信積累於不斷治愈重病急癥

丁念有個特殊的病友群,裡面超過三成的病人是外省市病人。這個群是他為外地病人隨診的“線上診室”,現在也成瞭他的“線上杏林”。

年過六旬的林先生每年冬夏兩季都會從福建龍巖轉乘兩趟飛機,專程來漢找丁念復診。3年前,慢阻肺重癥的他找到丁念。丁念對他的生活習慣以及後期異地復診存在的困難做瞭充分考慮,為其量身定制瞭“全周期治管專案”——首先針對病癥進行西醫抗炎、抗感染治療,病情穩定後,再以中藥湯劑扶正祛邪。平時丁念也總在線上指導其進行穴位按摩、中醫功法鍛煉,提高機體免疫力,林先生的病情很快好轉。3年來,每逢“三伏”“三九”,他都堅持從福建飛來武漢找丁念復診,貼敷貼、開膏方以不斷鞏固療效。

改善近2萬名慢阻肺患者生活質量,丁念:他是為病人以身試治的“三思郎中”

丁念手術中。

最初,跑過十幾傢醫院的林先生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來找丁念。超出預期的療效讓他從此對丁念對中醫都深信不疑,他說:“丁醫生對病人的健康管理潤物無聲,讓我們切身體驗到中醫的科學性、有效性。”在病友群,時時都有病人發來康復或病情好轉的好消息。

麻黃湯,是用瞭幾千年的中醫經典方,是簡、便、驗、廉的藥方。丁念曾用兩服麻黃湯,花費僅幾元錢就讓一名高燒數日抗病毒治療無效的患者迅速退燒。“中醫藥能治重病急癥。”丁念堅定地說:“作為一名中醫我倍感光榮。對中醫藥的自信是我在臨床中不斷治愈病人積累的。”

以身試治:帶領團隊推動中醫藥創新發展

“80後”的丁念帶領的是一支年輕的團隊。作為科室負責人、支部書記,丁念對標武漢綜合三甲醫院引進氣管鏡、呼吸機,開展經皮穿刺肺活檢、睡眠監測等西醫技術新業務。

科室新設備,開機首試者都是丁念。治療中病人有什麼感受,操作有哪些註意點,他都通過反復的“切身體會”做瞭註釋記錄。科室所有能開展的中醫適宜技術,他也都帶頭以身試治,做瞭詳細的“體驗報告”。施治過程中,他也總守在病人身邊不斷提示、講解,讓病人感到與醫生心意相通。

改善近2萬名慢阻肺患者生活質量,丁念:他是為病人以身試治的“三思郎中”

丁念。

靠著不斷學習、敢於以身求解的拼勁兒,丁念帶領團隊將科室從幾張床位發展為湖北省中醫重點專科,榮獲全國抗疫先進集體。“幾千年來中醫藥守護著中華民族的生命健康安全。推動中醫藥事業創新發展,是我們這一代傳承者擔負的首要責任。”丁念對自己承擔的時代使命認識深刻,篤行不怠。

(記者關馨 通訊員張姝 陳彥西)

【編輯:餘麗娜】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tg.tw/7516.htm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